Daily Archives: 27 五月, 2008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六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關心時事」,「生活情趣」,「溝通與人際關係 ( 87 )」,「回應網友 – Tsz Hing Ricky」。
 
        昨天港股又跌了500多點,我將49日股市隨筆 ( 2 ) 重新貼上,港股是一個上落市橫行的格局。
 
        較進取的策略可以高沽低買,在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的波幅中買賣獲利。
 
        或者手持現金的,可以趁低吸納。
 
        也可以繼續觀望。
 
        現在觀察港股的主流意見都認為港股不會大跌,例如跌破23000點的可能不大。而如果今年底或明年初美國經濟轉好,則美股在八月或十月份就會開始轉好。滬深股市政府在上證指數3000點時出手救市,相信那是一條底線。
 
 
重貼49日股市隨筆 ( 2 )
 
        近五個星期,港股找回了自己的走勢,不再跟隨美股跌完又跌。香港本地基本的經濟形勢不錯,所有大公司的業績宣佈也都十分理想,所以已經連升五週,指數從最低點21014升到昨天24576點,已經升了3562點,升幅百分之十七,一些H股的銀行股升幅更大,在接近恒指25000點時 (200天線現在所在) 上升阻力會非常大,這是技術分析有用的地方。統計學上來說恒指25000點以上多是蟹貨 (虧蝕盤),沽壓將會出現,如果持倉量很大的朋友 (千萬港元以上?),可以用沽出call期權,買入put期權,來鎖定持倉的利潤,現在港股市場的期權交易很大,也比較容易做,當然這樣做比較複雜。另有一種做法是沽出一定比例,例如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之五十的手持股票 (即使是過去高價買入,現在仍有虧損的),每次大市調整百分之5 – 7就在低價買回,港股再大幅下挫的機會不大,但橫行有波幅的時間,最少會有2 – 3個月,策略隨時可能變,屆時再大家一起討論吧!

關心時事

        昨天的電視新聞很側重地報導了地震區學校震塌,懷疑有「豆腐渣」工程,有人為圖利而不顧質量,造成重大傷亡。當然也不排除有這種可能,那當事人真是該千刀萬剮了,但也不能排除另外兩種可能。一是窮困,建校資金本來就不足,如果要達到國家規定的標準,根本就建不起學校,所以有一個選擇問題,要一個建築不達標準的學校?還是沒有學校?
 
        另一個可能是愚昧無知。建校的施工者根本不懂什麼國家標準,甚至也不懂基本的建築力學,這種可能聽起來很荒謬,但去過中國的窮鄉僻壤的人就知道,發生這樣的事一點都不奇怪,我就在西安市的郊區見過用紅磚砌了幾層高的樓,停止了施工拋荒在那裡。
 
        有朋友告訴我,日本地震頻繁,全國有防震的預案,核心是每鄉每村的小學都有很高的防震要求,發生地震時,人民向小學靠攏,因為小學有操場空間,小學有防震的建築。經過這次災害,中國應會痛定思痛,將來對學校、醫院這樣的公共建築應有更嚴的法規及監管的制度。

生活情趣

        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第一次獎給了一位中國著家高行健先生,高先生現在香港參加一系列活動,523在沙田大會堂文娛廳有一個座談會,主題是「走出二十世紀」,主講人是高行健先生及劉再復教授,我獲邀跟韓國外國語大學中國研究所所長扑宰雨教授二人作為回應嘉賓,現將我在會上的發言貼上。我的網友相信不但對經濟,對文學與歷史是一樣有興趣的。高行健先生的作品不容易看得懂,我因為不是專業的文學評論家,所以才能坦率地說出真心話,但高先生的作品值得再讀第二次,第三次,他的一些非傳統的筆法,他海闊天空跳躍式的描寫和敘述,有值得深思的地方。
 
 
【走出二十世紀】座談會發言稿
 
高行健先生,劉再復教授,方梓勳教授,潘耀明先生,王明清女士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朋友:大家好
 
        今天我能來參加這個座談會,感到非常榮幸,見到了高先生及各位教授,心裡也很感動,僅從一個文學愛好者的角度來說說我自己的感想。
 
        2000年當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以中文創作的高行健先生的消息傳來時,我跟一些朋友都是很興奮的,終於有中文的文學創作,受到國際最高的學術殿堂的重視,令每一個中國人感到驕傲,但同時,我們又有些迷惘,高行健?在當時那是一個對大多數人都很陌生的名字,如果是頒給巴金先生,也許我們就會覺得理所當然了。當時的反應是立刻去書店買回了高先生的書「靈山」和「一個人的聖經」,現在在我的藏書中,幾乎有了高先生出版的所有中文著作。高先生的書並不是那種開始讀了就放不下的書,「靈山」我是讀了一段又放下了,放下了卻又一種想再讀下去的衝動,拿起來再讀,先後三次才讀完了。高先生的用筆,你、我、他、她是很不傳統的,高先生的意境是很不傳統的,因此要理解高先生的作品也是不容易的。我祇能說我似乎很喜歡高先生的書,清明、簡略、意味深長、每一節描寫都好像是一幅畫,我可以看到你、我、他、她,看到裡邊的人物,筆觸一轉,又是另一幅畫出現了,但我並不完全懂得高先生想要傳遞給我們的思想或信息。後來我想通了,也許不去追尋字裡行間的微言大義才是高先生創作的原意,他祇是展示給我們他看到的人性及社會,很簡單很簡單,讀者有充份的自己思考的空間。高先生是個先行者,站得很高,站得很遠,所以我們讀者需要多費些心思,才能追趕上,才能真正了解。高先生也許不喜歡被人稱作先行者,但我想不出另有什麼稱呼更合適。高先生的書能引起廣大的讀者的深思,已經是一種對文學和社會的重大貢獻了。
 
        在頒發諾貝爾文學獎給高先生的文稿中提到,是為了表彰「其作品的普遍價值,深刻的洞察力和語言的豐富機智,為中文小說、藝術和戲劇開創了新的道路」,我想這樣的評價是很中肯的。
 
        高先生曾在一次盛大的頒獎儀式上發表了「必要的孤獨」的演講。孤獨使他獲得距離,冷靜觀察世界和人性;孤獨使他冷靜審視自身;孤獨使他獲得動力去征服困難和開拓事業。我非常欣賞這些充滿哲理和智慧的說法,但我不禁想到正是高先生的非凡天賦及精神素質,才能做到這一點。他能生活在自己的宏大的精神世界中並創造出充滿新意,脫俗而傑出的作品,絕大多數的其它人,一般作家、藝術家恐怕是做不到這一點的。每個作家都需要追隨者,讚美者或者有些批評者也好,如果社會對自己的作品毫無反映,那祇能做一個被迫的孤獨者了。在某些特定的環境下,例如高先生在自我放逐的歲月中,孤獨造就了他,那是很特別的一種情形。我認為孤獨是一種選擇,高先生選擇了孤獨並得到成功,也許對很多其它的人難以選擇也難以得到孤獨。
 
        高先生獲獎以後,在海外及台灣的華人世界激起了熱烈的反應,但中國大陸官方似乎刻意地淡化這件事,當然其中有政治的考慮。高先生在19661976年文革期間曾受迫害,以後雖然他有許多創作,但也時時被禁止出版或禁止演出,這造成了他1987年離開中國赴法定居。今天的中國政府已日趨開放,對「十年浩劫」也做過批判,當時錯的是意識形態掛帥,迫害知識份子,錯的並不是高行健先生。我想引用「靈山」一書中的第65節的文字,這是高先生的心聲:
 
        「我早已厭倦這人世間無謂的鬥爭,每一次美其名所謂討論、爭鳴、辯論,不管什麼名目我總是處於被討論、挨批判,聽訓斥等判決的地位……
 
        人都好當我的師長、我的領導、我的法官、我的良醫、我的諍友、我的裁判、我的長老、我的神父、我的批評家、我的指導、我的領袖,全不管我有沒有這種需要……」
 
      二十世紀在中國是一個特別動盪的年代,也有特別多的種種「主義」,特別是二十世紀的後半個世紀,政治介入文學、政治介入藝術、政治介入作家,成了理所當然的事,許多「政治正確」的作家,自以為可以充當他人的神父、他人的批評家、他人的指導、他人的領袖,那是一個荒謬的年代。而高先生指的走出二十世紀,我想就是走出政治羈絆,守持個人的自由思想和獨立不移的文學立場。
 
      高先生說:
      什麼地方才能找到這真實的人的聲音?文學,祇有文學才能說出政治不能說的或說不出的人生存的真相。十九世紀現實主義作家巴爾扎克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他們不充當救世主,不自認為是人民的代言人,也不將自己看作正義的化身,而正義何在?他們祇陳述現實,不用預設的意識形態去批判和裁決社會,他們祇是把人生有困境和人性的複雜展示無遺,無論從認知或審美的角度看,都經得起時間考驗。
 
      走出二十世紀,讓每一個藝術創作者都能擺脫預設的意識形態的羈絆,而由創作者自己自由地決定創作什麼?如何創作?文化藝術的花朵必將更絢麗多彩,湧現更多新風格,新的、好的作品。從高行健先生開始,希望有更多的中國的藝術作品登上世界的大舞台。
 
        高先生追求的祇是一個自由的創作天地,我不知道高先生的書是否能在大陸出版,希望大陸的中國人一樣能接觸和了解高先生的作品、智慧和思想。
 
                                                                                        張大朋
                                                                                        2008520

溝通與人際關係 ( 87 )

原則五)   保留他人的顏面。 ( 2 )
 
        保留他人的顏面,是非常重要的一種處世原則,有些人,特別是稍有成就的人,會很少考慮這個問題,有人喜歡擺架子,表現出自己比他人優越,在眾人面前責備下屬或年青一輩,這種責備非但不能解決問題,反使怨憤積聚,造成不利的後果。
 
        賓州的佛瑞.克拉克先生,談到發生在他們公司的一段小插曲:
 
        「有一次開生產會議時,副總裁提出尖銳問題,箭頭直指生產部監督,生產部經理作出了答辯,這使副總裁更為惱火,直罵生產部監督是個騙子。」
 
        「再好的工作關係,也會因這樣的火爆場面而被毀掉,那位生產部監督不能再在公司裡工作下去,辭職去了另一家競爭對手的公司,結果當然對公司毫無好處。」
       

回應網友 – Tsz Hing

        Tsz Hing
 
        謝謝你的留言。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集體的人性扭曲」貼在這個Blog的右側,點擊可以讀到。我有一種感覺,你我可能年齡相近,是同時代的人。經過「文化革命」,在中國人情、人性曾變得很醜陋,但看看近十年裡,隨著經濟發展,提倡「和諧社會」,情形似在改變。近年來的儒家及傳統的中國價值觀再受重視,都是一種希望,我想我們中華文明植根在四千年的歷史中,不是一場浩劫就能連根拔起的,仍然充滿著希望。
 
                                                                                       
                                好!

回應網友 – Ricky

        Ricky
 
        謝謝你的留言。
 
        買房屋自住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交通便利,如果每天上班單程要花上半小時以上,在時間及精力上是很大的消耗。其次單幢式的樓令高的樓宇,要考慮維修費用。邊遠地區的舊樓升值潛力當然不會大,但買樓是各有所好,喜歡較大空間或者有一個自家的花園,當然錦繡或加州花園也是一種選擇。
 
        預祝你早日買到合心水的房子。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