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 五月, 2008

股市隨筆 ( 1 )

        今天共有四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 ( 1 ) ( 2 )」,「關心時事」及「溝通與人際關係 ( 81 )」。
 
        昨天看到一則不受人注意的消息,美國通用及克萊斯勒汽車廠成功取得加拿大汽車工人工會的支持,簽訂了新合約,避免了一次工潮,汽車工人同意接受減薪,時薪從以前的28美元減為18.5美元,並接受減少有薪假期一週。
 
        在中國的汽車廠工人時薪是多少呢?假定上海車廠工人的月薪是人民幣2000元,每天工作八小時,每月工作21天,則工時為168小時/ (週六週日休息兩天計),則每小時工資為人民幣11.90元,人民幣兌美元以71計,則折合美元1.70/小時。中國工人的時薪祇是加拿大工人的十分之一,加拿大工人肯接受這樣的減薪幅度,也是他們明白不接受則資方要關廠。
 
        從這樣的小消息可以知道美加汽車製造業經營的困境,工廠遲早都要轉到低成本地區,或者關掉!
 
        是否在中國的車廠就一定賺錢呢?當然不是。中國的汽車業競爭激烈,原材料漲價,但車價漲不上去或跟不上成本升幅,所以投資汽車業是一件絕對困難的事。
 
        寫到這裡我想到了這個月在上海成立的大飛機公司。大飛機是指載客300人以上四引擎能越洋飛行的飛機,現在世界上祇有美國的波音及歐洲的空巴兩家公司,牽涉的技術和材料是十分複雜的。日本曾籌建過,以過度虧損而失敗放棄,俄羅斯有前蘇聯留下的技術,也能生產。但今天的世界上飛機上天要領准飛證,准飛證祇有美國標準及歐洲標準的,俄羅斯的大飛機通不過歐美的准飛標準,要飛出俄國祇有買波音或空巴的飛機。中國也許有足夠的國內市場,也許也有能力在短期內發展出相關技術以及生產出相關材料,但祇要在任何一個意想不到的「瓶頸」上給歐美卡住了,恐怕都不容易解決,在此祝福中國的大飛機公司能順利經營。

股市隨筆 ( 2 )

        現在是傍晚七點半,今天深滬股市微跌,港股微漲,歐洲股市微漲,道指期貨跌了6點,全世界股市風平浪靜。我差不多每天都在說現在是上落市,但前景是向好,逢低應該吸入自己有研究的優質股。我在中華電力約60/股時吸入了一些,大概佔我投資總額的百分之十五,這樣幾乎全資投入股市了,靜等著市升吧,希望沒有看錯市,如果市場轉勢,通常是有跡象的。
 
        即使買入了優質股,也不是可以鎖在保險櫃裡不理會它的,每天都要花些時間 (至少半小時) 研究市場,如果出現對相關持股不利的消息,要立即做出反應。而如果有好消息,如果在短期內 (兩、三個月內) 股價大漲 (例如百分之二十至三十),則應該套現一部份盈利。如果整體股市都漲,則應該減持股票,增持現金觀望,待股市調整再入市吸納。賣出買入的股票可以是相同的幾隻,小投資者不宜持有太多股票,揸住優質股,跟著股市進退,是長線獲利的不二法門。
 
        一般來說,如果心理上相信自己揸住的是好股票 (那是經過自己的分析有根有據的),如果心理上相信股市長線總是向上的,則我們不必擔心,不必有心理壓力,像目前這樣的情形是小投資者很輕鬆的時刻,心理上安定,才能做到長期持有股票。

關心時事

        昨天看到許多地方為四川地震死難者默哀的報導,心中十分感動。回想起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當時我在上海,在一家小工廠當工人,月薪人民幣36元,因為工作體力消耗大,每月另有2元人民幣營養補貼。沒完沒了的文化大革命鬧了十年,人人生活在窮困、驚恐之中、前路茫茫,唐山大地震發生了,雖然官方封鎖了消息,但謠言不逕而走。傳說上海也將發生大地震,人心惶惶,當時周恩來總理一定病重了,但人還在,也指揮派出救災隊伍去唐山,但江青一伙喪心病狂,竟然指桑罵槐,說是總理一派人「以地震壓革命」,所謂「革命」就是「文化大革命」,那大概是現代中國最黑暗的一段歷史。
 
        這次四川大地震一發生,據說三小時後總理就到了四川,第二天就出動了軍隊,新聞報導完全開放,看到默哀的鏡頭,大城市裡高樓林立,馬路上車龍不見尾,民眾都穿著整齊,文明有禮,不禁感慨這三十幾年裡中國的進步。記得當年我自己穿的是劣質波鞋,鞋底磨光了,去波鞋店裡再加一層膠,可以再穿一年。
 
        在一場大災難前政府顯示出效率,軍隊表現出勇敢和拼博精神,人民顯示了團結和力量,我們的民族是優秀的,傳統的道德精神正在重整,這是每個中國人可以引以自豪的。

溝通與人際關係 ( 81 )

原則三)   先講你自己的錯誤。 ( 2 )
 
        以後遇到喬瑟芬犯錯時,Carnegie總是這樣說:「喬瑟芬,你犯了一個錯,但是老天知道我以前也常常如此,判斷力來自經驗,我以前絕對比不上你,依我現在的經驗,假如你能這麼處理的話,會不會更好一些?」
 
        聽別人指出我們自己的錯誤很難,但假如對方也謙卑地自稱他們也並非完美,就比較容易接受對方的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