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9 十一月, 2007

股市評論 ( 1 )

        今天共有五篇網誌,分別是「股市評論 ( 1 )( 2 )( 3 )」,「簡介投資大師 ( 7 )」及「回應網友 江鯤」。
 
        1127日看到花旗銀行獲阿比扎布投資局注資75億美元的消息,真想不到世界市值最大的銀行依然如此脆弱?花旗銀行就是因為次按撇賬引至資本充足比例不足,而低聲下氣接受注資,真是想不通區區75億美元竟沒有美國的財團來注資?當各類債券容易發行的時候,似乎滿街都是錢,現在信貸市場收縮花旗銀行要求75億都那麼難?
 
        現在看起來中國的國家投資公司投資在黑石集團,真是出了高價買了三等資產!
 
        我更想起了匯豐,市場上已經有分析員在懷疑匯豐,為何將兩家資產公司孭上身?代價是350億美元!如果匯豐再要為它在美國的「美國融資」按揭貸款撇賬,再要為它的英國壞賬撇賬,會不會像花旗銀行一樣,產生資本充足比例不足的問題?如果匯豐出事,必然影響香港股市,當然那影響也必然是短暫的,總會有人出面打救的,但這似乎是很現實的一個威脅。

股市評論 ( 2 )

        1128日收到高盛 (Goldman Sachs) 一位朋友給我的E-mail,那是他們1124日出的最新的關於匯豐銀行的研究報告。
 
        標題是:No end in sight to HI (Household) Lossesunsolved strategy / pelf issues SELL,該份報告指出,匯豐的壞賬撥備將會沒完沒了,將匯豐一年的目標價調低至119.00/股,跟里昂的報告相似。
 
        匯豐的前景不單止不明朗,可以說很糟,特別是現在的領導層能力有問題,誠信有問題,在香港迷信匯豐的人很多,現在時代變了,人事變了,匯豐也變差了,不能漠視這個現實,當然匯豐真的出了問題,也不是世界末日,經濟會繼續繁榮下去。

股市評論 ( 3 )

        聯儲局副主席Donald Kohn在紐約對外關係協會的集會上發表了一篇講話。他說最近信貸市場的動盪可能減少向商業及消費者的信貸,他現在不同於一個月以前,認為經濟成長受到危害的可能性大增,聯儲局政策必需有彈性和務實。他又說經濟的不確定性大增,他的言論跟1031日聯儲局公開市場委員會的論述大不相同,當時聯儲局是相當樂觀的,表明聯儲局的立場已有大轉變。
 
        Kohn的言論一出,市場鬆了一口氣。1211日至少減息0.25厘已成共識,道指期指已經上升,看來12月份歐美的大環境會有一些好消息,中國市場近一個多月也跌了有20%,成交縮減未見有危機,應該也會穩定下來。
 
        最近兩個月美元兌歐元、日元一面倒地下跌,幅度很大,雖然長線來說美元依然看淡,但美元空倉太多了,美元隨時可能反彈。我很少炒賣外匯,一年祇有一、兩次,也不鼓勵朋友們炒,投機的意味太重,風險也大,看到市場上一面倒地看淡美元的評論,在這裡提醒一下,很多評論員是「跟風」唱淡或唱好,不能輕信他們的評論。
 

        由於對聯儲局1211日會議減息的期望大增,美股大幅反彈,要舒緩債市的緊張最根本的一招就是聯儲局減息。
 
        基準息率一減,債券價格立即上揚是立竿見影的。假定持有100萬美元年期債券,息率8厘,則每年收息8萬美元,現在減息0.5厘,投入100萬,祇能收息100 X (8 – 0.5) = 7.5萬,要投入106.5萬元,才能收到年息8萬元,即是說本來值100萬的債券,減息以後值106.5萬元,顯而易見。當債券升值的時候,處理各種債券的買賣會容易很多,現在金融市場正處理次按債券、SIV,頭痛得很,聯儲局減息,使這一清算過程容易一些。
 
        其次,聯儲局基準利息減了,房按利息也跟著減,本來供不起的家庭,也許又能供款了,舒緩了斷供的危機,今天的市場無形的手 (市場機制自動的調節) 和有形的手 (政府央行) 一起起作用,經濟的困境總有解救之道。

簡介投資大師 ( 7 )

        【費雪 (Philip Fisher)
 
        看了以上簡單的介紹,大家可以看到葛拉漢跟費雪兩人的選股策略是有不同的。葛拉漢著重於「股價低於淨資產」,即是買便宜的股票,他祇著重於公司年報、會計報告的分析。而費雪更著重於所投資公司的「質量」,費雪不但走訪公司的管理層,他還特別喜歡去訪問他準備投資的公司的同行的競爭者,他認為同行彼此間的認識比不在行內的人是要深刻很多的,常常可以從同行競爭者的口中了解你所想投資的公司是否一家好公司?
 
        費雪重視的企業質量,主要是看該行業的前景、公司盈利成長的前景以及公司的管理層是否誠信、能幹。
 
        他設計了一套系統,共有二百多項評估公司質量的指標,然後逐項逐項給予評分,再看總分的高下、訪問企業、訪問企業的競爭者、調整市場都需要大量時間和精力,所以不可能同時投資於很多公司。費雪的做法就是剔除那些自己不了解公司,他的投資組合經常是少於十家公司,而且常常是其中的三、四家就佔他投資總值的75%。費雪認為分散投資因而投資在自己不了解的公司,反而是增加了投資的風險,這又是費雪不同於葛拉漢的地方。
 
        有一點他們兩人是相同的,費雪強調短線投資可能是投資常犯的錯誤,投資於一家傑出企業,並長期持有它,才能使你賺大錢。
       

回應網友 – 江鯤

        江鯤:
 
        我指的不是淡馬錫,也不是美國鋁業 (減持中國鋁業) 也不是華倫.畢菲特 (減持中石油),他們是正派的投資機購,不在市場上頻繁出入炒買,我指的是在市場中頻繁炒賣的大財團,他們行動常常比較隱蔽,但看看平安保險、中交建、中國鋁業、江西銅、中國人壽,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這些大戶也是要順勢而行的,但有他們參與成交就特別熾熱,波幅就特別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