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9 十一月, 2007

股市評論

        今天另有兩篇網誌,標題是「博奕策略 ( 13 )」及「回應網友 特倫斯」。
 
        昨天里昂證券發表報告,指匯豐1114日將公佈的業績可能要為各類壞賬撥備300億美元,這已是一個很驚人的數字。
 
        匯豐在美國的「匯豐美國融資」,前身是House Hold,專做次按的金融機構,當年匯豐收購時,已引來不少批評,但其後的幾年美國樓市不斷上升,完全掩蓋了這一風險。而且,由於匯豐是動用自己的資金放貸,比以前House Hold 向外界銀行拆借利息成本低,因此一時之間似乎是一個成功收購,盈利也不錯,但看來幾年來似乎匯豐管理層沒有正視此一業務潛在的風險,現在惹出大禍來了,可見現任匯豐管理層的差勁!
 
        最終,匯豐的報告中會撇賬多少,沒有人知道。我有一種感覺,匯豐管理層將盡量縮小應撇賬的數字,匯豐的次按不同於一些金融機購,它是自己直接在跟客戶打交道,而一些金融機構,可能祇是購入了相關債券,直接跟客戶打交道,會計上可能有不同的處理手法。
 
        我們看看花旗銀行,今年第三季為次按相關債券本來宣佈的撥備是57億美元,後來改為77億美元,後來又改為110億美元,主席離職以後最後定下來的撥備是132億美元,所以即使一流的大公司,照足會計準則來做,仍可以有那麼多不同的結果,這說明我們不能盡信公司年報。
 
        特別是匯豐,現任管理層真是差,內情如何外人實在不可能搞清楚,既然前景不明朗不如避一避。
 
        再談談大陸股市,已經連跌兩個星期,跌去了百分之十,成交也萎縮,據說是分流資金,抽緊銀根,加息都起到了作用,我想市場冷靜下來是好事,香港股市也作一些調整也是好事,整固橫行一段時間,股價相對合理了,資金又重新積聚,可以再展升浪。

博奕策略 ( 13 )

        「空城記」
 
        三國演義中諸葛亮跟司馬懿對決,由於街亭失守,司馬懿大軍兵臨西城,那是一個小縣城,城不足守,諸葛亮身邊文式官員不少,但兵都派出去了,留守西城的兵都是老弱,不足五百,諸葛亮身處險境中。此時逃走已經來不及,打又打不過,諸葛亮使出了漂亮的空城計,嚇退了司馬懿,這是一個膾炙人口差不多中國老老少少的人都能說得上來,但你是否知道故事中包含的深刻的博奕的道理呢?
 
        首先,諸葛亮此時已是身處絕境,逃又逃不遠,戰又沒有兵,空城計是無計中生出的計。而諸葛亮此時仍是十分沉著,他有自信司馬懿會中計,他的憑藉是自己從不犯險的一流的聲譽,他的憑藉是他對司馬懿的瞭解,司馬懿跟他一樣在行兵作戰時也是謹慎小心,也是從不犯險的一個人。
 
        此時戲開場了,司馬懿帶了二十萬大兵到了小小的西城,他看到的是一片寂靜,城門大開,兩個小僮在灑掃,諸葛亮在城樓上微帶笑容,全神撫琴,看到這樣的情景司馬懿大驚!三國演義寫得真是好!此時大驚的居然是司馬懿。此時司馬懿的兒子催促父親進兵,可將諸葛亮手到擒來。但司馬懿說:「亮生平謹慎,不曾冒險,今大開城門,必有埋伏!」其實此時,他本身的謹慎因素在發揮作用了,而山谷裡蜀兵虛張聲勢,引起的塵土煙霧升了起來。司馬懿心虛了,撥轉馬頭就逃。這裡諸葛亮利用了自己一生謹慎的聲譽,而司馬懿並不知道他的底牌,而司馬懿也是一個不肯犯險的人,這一切因素加在一起諸葛亮才避免了失敗被擒,這樣的虛張聲勢也是博奕的一種「計」,但不能經常用,這裡利用的是:
 
1) 資訊的不平等。諸葛亮知道自己無兵,而司馬懿不知道。
2) 藏拙。諸葛亮無兵,所以索性將兵都藏起來,也不讓老百姓留在街上,裝出一
    過鎮定有理化的樣子。
3) 心理戰。諧葛亮了解司馬懿,知道他也是不敢犯險的謹慎的人,據此,諸葛亮
    才敢用此計。
 
        我們常說諸葛亮料事如神,其實諸葛亮是博奕論專家。在一個已知的前提條件之下 (條件設定) 去分析參與博奕各方的利益所在、長處和弱點、性格特徵等等,而預先分析出各方的反應和行動,這就是「料事如神」了。很多事情講出了答案,是一點懸疑都沒有了,當然也沒有了神秘感,你也可以料事如神。 🙂

回應網友 – 特倫斯

        特倫斯:
 
        日本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經濟欣欣向榮,房地產、股票都狂升,當時東京皇宮的花園地皮的價值,超過美國加州整個州的土地價值!很瘋狂,當時日元兌美元在230 – 2601之間。後來,1986年美國向日本施壓,要求日元升值,日本雖然很強,但實際上是在美國軍事佔領下,政治、經濟都依賴美國,不敢說「不」。自此日元迅速大幅升值,在初初的一年裡,日本人變得財大氣粗,到國外到處收購,但至90年代初泡沫爆破,迄今股市不及當時指數的一半,地產價格僅及高峰時的30 – 40%。日本一沉不起一個原因是通縮,嚴重通縮令財富蒸發,銀行年年大撇賬,但仍是越撇越多 (樓股不斷跌),直到近兩年裡才穩定下來。日本今天的根本問題是它已經失去了在國際間的經濟競爭力,工資、地價、生產成本相對其它國家依然是非常高,而它本身也沒有發展出嶄新概念的新科技,互聯網、電腦軟件、手機科技它都落在後面,本身經濟體系的低效率的毛病 (僱員終生制,零售層面重重疊疊),都暴露出來。所以日本的經濟前景依然不能樂觀,除非政府商界合作,改革體制 (例如最近郵政儲蓄的開放),但那需要漫長的時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