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8 十一月, 2007

股市評論

        今天另有一篇網誌,標題是「博奕策略 ( 12 )」。
 
        昨天 (117) 經濟通訊社北京專電,中國銀行在今年2月份首款QDII「中銀穩健」增長基金將於下週四 (1115) 分紅,分紅方案為每10份理財產品派人民幣2元,該基金半年內淨值達1.36倍,年化收益率66.36%
 
        早來香港的QDII利潤不俗是在意料之中,但有這麼清晰的數字則是第一次。我一直在說投資在H股賺到錢的消息一定在廣州、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中流傳,吸引更多人將資金調來香港,這個大趨勢看起來還將進行一段時間。近來滬深股市偏軟,人行行長出來講話,表示通賬將回落,年內央行不會再抽緊銀根,這當然是一種政策宣示,讓央行的政策有一定的透明度,同時也可看作是對市場的一種安撫。

博奕策略 ( 12 )

        「智豬博奕」( C )
 

        很多網友大概都不知道上世紀六十年代發生在中國農村的事,也許有人知道195919601961發生了「三年特大自然災害」(這是當年官方的標準說法),農村裡餓死了幾千萬人,實際是怎麼一會事呢?
 
        當年毛澤東主席一心一意從「一窮二白」過渡到共產主義,農民土地都集體化了,種植什麼由幹部決定,農民早晨聽鐘聲召集出工,跟著隊長去大田裡勞動,做一天記十個工分,沒有獎勵機制,然後在收獲以後按照每人的勞動積分來分配,以上就是「設定的條件」。
 
        此時農民的最佳選擇是什麼?是找個地方躲起來睡覺,盡量減少自己的體力消耗,他們假定其它人會完成田地裡的工作。       
 
        由於收成是遙遠的,幾個月以後的事,而未成熟的農作物就在他們手邊,所以他們的次佳選擇是偷未成熟的農作物,在田地,那是公眾 (公共) 的財產,偷到家裡,就成了自己的東西了。
 
        所以偷懶和偷盜成了人人都在做的天公地道的事,包括基層的小幹部,不但容忍 (他實際上管不了大群的人) 而且自己也是採取同樣策略,最後田地荒蕪,到收成時顆粒無收,所以那幾年的所謂「特大天然災害」,實際上是策略失誤。城市裡的工人中,也在發生相同的故事,所以國家才搞成那麼窮。我是經歷過那個時代的,挨過餓,我見過草草下葬的農民瘦削的屍體,人命是那麼地低賤!毛的荒唐政策,是我一生中最深惡痛絕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