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2 十一月, 2007

博奕策略 ( 15 )

        今天另有一篇網誌,標題是「回應網友 – KKW」。
 
        「哈丁公用地悲劇」
 
        這也是一個博奕論述的經典故事,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英國。
 
        有一個古老的村莊,有一片向全村牧民開放的牧場,那是該村莊村民共同擁有的土地。當牧民養牛的數量超過那牧場的承受力時,草地會耗盡,牧場會退化,在牧場退化的過程中,村民並不去考慮可能的結果,反而是增加自己養牛的頭數,補償養牛產出的下降 (草不夠了,牛奶產量下降,或牛成長較慢),而最後的結果當然是草場的徹底破壞,所有人都受害。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哈丁,論述了上述情形,並指出不加限制的個人選擇可能給社會整體帶來災害。
 
        十五、十六世紀時出現了圈地運動,公用地被圍起來,成了貴族的私人產業,放牧者付租,業主管理草場,問題解決了。
 
        同樣的事在香港也經常發生,最典型的就是大廈的管理和維修。有很多舊樓,沒有業主立案法團,即沒有一個公權力,去管理公共的地方。公共地方的燈壞了,沒有人修,公共地方的衛生條件一塌糊塗,大廈的公共設施日益殘破,各家隨自己的喜好,改建、僭建。
 
        要解決這種困境,靠道德教育是沒有用的,唯一的方法是改變制度。
 
        效率低下的公有財產,設法讓它私有化,正如大陸前幾年大規模的國有企業的「轉制」,「轉制」前連年虧損的企業,轉制以後都開始交稅了,又孕育出一大批新的「民營企業家」。
 
        不能私有化的公共設施設置有公權力的管理機構。例如香港的居民大廈中的業主立案法團,政府鼓勵,扶持業主立案法團,由法團委托管理公司管理公共地方,現在這一制度已深入人心,大家明白到要為公用設施承擔責任 (付管理費)
 
        最大的公權力是政府,政府收了稅要將國防、文化、教育、社會保障、環境保護、基礎設施等工作做好。
 
        私有產權不明晰或公權力不彰顯的地方 (軍閥割據),都是今天世界上最貧困落後的地方。

回應網友 – KKW

        KKW
 
        我在網誌裡已經多次批評匯豐的現任管理層了,表現真是差勁,現在匯豐的壞賬山積,如果14日它宣佈出一個符合市場預期的大的撇賬,相信它會小跌,如果公佈出一個比市場預期好很多的壞賬,很可能會跌得更多一些。匯豐管理層正在失去市場的信任,這是嚴重的事實。事實上它又不單在美國,它在英國的壞賬也非常多,前途如此不明朗,我早就勸朋友們沽出的了,你每股損失了10元,不到10%,如果沽出後改投資在其它更有前途的股票上 (H股中的交通、工商) 你可能很快賺回損失,匯豐前景不明朗守3 – 5年你就便是付出了額外的資金成本。你不要因匯豐股價進一步下跌而不捨得沽出,不明朗的股份要果斷地沽出,這是我的意見,供你參考。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