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5 十一月, 2007

股市評論

        今天另有兩篇網誌,分別是「博奕策略 ( 9 )」及「回應網友 後輩先生」。
 
        昨天 (114) 看到一篇新聞,股神華倫.畢菲特的投資旗艦巴郡公司,今年第三季賺了48億多美元,計入了他的中石油投資的獲利。
 
        想想畢菲特真是了不起,2000年科網股爆破,他一點沒有損失,因為他說「我不投資在自己不了解的公司中」,當年納斯達克指數像火箭一樣上沖的時候他完全不為所動,今天次按危機,他又不沾身,他清楚高息債券的風險,不貪那一些高息,有高度自信,明白自己在做什麼,祇做自己明白的事情,是他成功的關鍵。
 
        畢菲特的投資,其實早已超越了我們一般投資者的範疇,很多情形下,他買下整家公司或成為公司的大股東,通過經理人管理和操作公司,他早期投資的地方報業,後來投資的傢俱店、糖果店以至於大的保險公司,都是這樣,這一點我們小投資者學不到了,年青人又當別論。畢菲特的投資精髓就是以合理的價格,買入一家優質公司,然後長期持有,這是我們可以學的,要學的是懂得分析想投資的公司是否「優質」,是否價格合理,這些分析要我們自己獨立進行,可以參考大行的報告,但也要篩選過大行的資訊,不能盲從。
 
        這次畢菲特沽售中石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P/E 23倍的油股我相信畢菲特也沒有見過,但是我們身在香港,比較多一些大陸和香港的資訊,我們可以比他賺的更「盡」一些。
 
        昨天的消息,溫家寶總理提出了四個理由,「港股直通車看起來會長期拖下去,開不了車。」現在想起也許還是好事,此事牽涉面太廣,牽涉的資金可能太大,後果難料。直通車沒通行港股已經漲成這樣,如果通行,真不知市場會怎麼樣?現在大陸資金通過各種管道源源不絕流進香港,市場更穩定一些,祇要主要的十幾廿隻H股比A股仍有較大差價,大陸資金流入香港的動力依然存在。

博奕策略 ( 9 )

        囚犯困境是博奕理論中的一個經典故事,我在博奕策略 ( 3 ) 貼出以後,故意留空數日,並徵求網友答案,如果「囚犯困境」變成一個多次博奕,最後結果會如何?很高興有四位網友提出他們的看法,在此先多謝這四位網友。

 

        提出答案的四位朋友,可以看出來都是有很高文化修養的,至少其中一位還正式學過博奕的理論,令我有些汗顏。我雖然多年來讀了不少這方面的書,但從未在課堂上受過教,一切有關的知識都是自修的。

 

        四位朋友的答案可以說都對,因為博奕理論是由一些假設開始的,遁著你自己的假設去推理,都是對的,但特倫斯朋友在1029日的留言最接近標準答案。

 

        「囚犯困境」的博奕是一次性的,他們必然選擇對自己看似最有利而整體上卻並非最有利的策略——背叛對方。但如果這個博奕繼續下去,是無數次的,「自私而理性的人」是懂得學習和比較的,他們很快會明白不背叛對方才是雙方的最佳策略。

 

        當然這裡舉的例子是兩個囚徒,他們看似「壞人」,但博奕論研究的是「自私而理性的人」,跟人的「好」、「壞」沒有關係。

 

        而我們作為一個人,18歲成年 (16歲算成年?) ,二十歲左右就踏上社會,我們有漫長的6070年甚至80年生活在社會上,跟同學、同事、朋友、上司、生意對手或生意伙伴有無數次的利益「博奕」,什麼策略是我們的最佳策略?

 

        看看上面「囚犯困境」的多次博奕,大家會明白到「誠信」是我們做人的最佳策略。

 

        「誠信」是指作為一個「自私而理性的人」我們要遵守法規,那是用公共利益來約束私己利益的有公信力的規範。

 

        「誠信」是指我們作為一個「自私而理性的人」要遵守「約定俗成」的社會公認的道德規範,不做損人利己的事。

 

        「誠信」不是指老實迂腐,諸葛亮那樣德高望重的人,必要時還會用「空城計」耍一下司馬懿,有好的策略,在道德和法律規範的框架裡儘管使用。我們要做「亞當.史密斯」在他的「原富論」中所說的利己又利他的人,那才是一個真正成功的人。

 

        博奕理論不僅用故事實例,還用數學方程式推論出了這一點,做一個有「誠信」的人,是做人的最佳策略。

 

        著名的諺語「老實人不吃虧」,是否說出了同樣的道理?

回應網友 – 後輩先生

        後輩先生:
 
        你在110元買入匯豐迄今五年了,匯豐近五年來的表現都不算好,跟它同級的花旗、JP犘根比也有不及,更不用說跟H股的中資銀行股比了。
 
        匯豐現在有兩個大的不明朗因素,一是美國的次按撇賬它究竟還要撇多少?這次的季度業績,花旗為此撇了57億美元,而匯豐特有的次按相關債券是花旗的三倍,很可能質素更差 (當年House Hold 就是專做次按的),需撇多少呢?還有大行估計它明年要為英國的壞賬撇賬,總之匯豐內部壞賬山積。但近來它的股價仍能企穩,似乎沒有「春江鴨」向我們報信,到底怎麼樣要等它宣佈才知道了。
 
        另一個不明朗因素是葛霖為首的董事會近一年來表現很差。
 
        通常投資者在投資對象前景不明時都是會避一避的。
 
        匯豐的P/E 15倍,但花旗銀行的P/E祇有9倍,它在交銀及平安保險的投資收益已在上季度盈利報告中披露了,並計入了綜合賬,現在不知它用那一處的遞延盈利來沖銷撇賬的損失?
 
        換入中銀應該是不錯的,中銀的Growth 40%07P/E26倍,很合理,大連港絕對是好公司,有專利經營概念,但這一類股份是比較「邊緣」的股份,較少受投資者注意,可能是「慢熱」的,你能長揸一定會有收獲,我也買了很多了。
 
                                                                                       
                一帆風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