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4 七月, 2007

股市投資策略 ( 5 )

        我的投資準則中第三條,是「長期持有直至大趨勢改變」,從交通銀行今年的走勢可以領會出一點道理。
 
        交通銀行是大藍籌,在中國銀行業正在飛速發展,所以買入交銀是對的。我在05年中交銀上市不久就買入了它的股份,其間又不斷增持,但踏入07年直至七月中,交銀股價的表現並不好,它從接近10元的高峰跌下來,然後在78元之間橫行了六個月,然後就在這個星期裡,股價由8.40漲到了9.20元,上了一個新的台階。如果期間失去了耐心沽出了它,很可能永遠沒有決心再將它買回來了,即使是最好的股票,股價也不會祇升不跌的,有下跌,有牛皮,但跟著跳躍式的又會上一個新台階。也許有人會說A股牛皮了,沽出了去追B股,待B股賺了錢再回頭買入A股。理論上不錯,但恐怕神仙都做不到,抓住了好的股票,而股價又沒有漲過了頭,是要有些耐心一直揸下去,總會有好的回報的。
 
        交行今年第一季度盈利按年升了31%,其中還做出了很保守的5億人民幣壞賬撥備,而人民幣今年將會升值5%,稅務改革令稅務可以減少約5%。那從H股的角度看,按年盈利升約40%,已經不能太苛求了。揸住交銀的股票,讓它替你賺錢吧!你自己很難找到年增長40%的生意了!是不是?

中華醫學存在著嚴重的問題 ( 4 )

        中醫的「不求甚解」到了令人吃驚的程度,在很多情形下令人懷疑中醫自己到底懂不懂中藥?
 
        舉個例說。我十多年前就服食過靈芝,當時是因為我睡眠欠佳,據說服食靈芝有療效。當時是買了原隻靈芝回家煎成湯服食的,我服用以後也沒有好的感覺,也沒有不好的感覺,服用了一段時間之後也停用了。大約十多年以後,我做完了肝臟移植手術後回到香港,當時身體很虛弱,就去了香港一家著名的中藥舖,裡面有北京醫科大學派來的常駐教授應診。我說了自己的病情,他開給了我靈芝,野山人參等一大包藥,那野山人參價值港幣幾十萬一支,為了健康,也願意付出,但這一次,那些藥不是煎湯服用的了,而是全部混合在一起切碎,再放進現代的粉碎機中粉碎,最後得到的是相當幼細的黃色粉末,裝在不透水的兩個塑膠罐中,每天用湯匙,早晚各沖服兩匙,全部粉末都吞下去。我就問中醫,以前的中藥都是煎了以後渴湯的,現在怎麼改成「生」的吞服了。他告訴我以前沒有現在這樣的粉碎機,祇能煎湯服用,現在有了先進的粉碎機,就可以全部吞服了,不會浪費藥效。
 
        聽起來似乎有道理,但想一想就問題來了:煎過的藥跟生吞的藥,成份是一樣的嗎?我們都知道天然植物中的天然碱,維生素或營養素,在高溫 (煎熬) 中會改變成份,有些分解,有些又結合成新的成份,如果藥必須經過煎熬成湯才有效,我們「生吞」了它,豈不是無效的嗎?究竟醫生給了我什麼有效的治療成份呢?這些有效成份的濃度是多少呢?煎過跟生吞,是否這些成份依然保持不變呢?太多太多的問題,我相信那醫生也全然不懂,開藥方的人自以為是的開,吃藥的人糊裡糊塗地吃,這就是今天中醫藥的現狀。十幾萬、二十幾萬港元一支的野山人參我吃掉了三、四根,但感覺不到服藥有什麼好處,反而那每天四個大湯匙的沒有經過煮爛的纖維素,時間長了令我的胃不舒服。
 
        這一次看中醫又留給我極不愉快的印象,藥舖裡的醫生和店員都勸說我買更貴的野山人參,似乎對我的病情毫不關心,最後我也停止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