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 六月, 2008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 及「孔子與中國文化 ( 7 )」。
 

        昨天發改委公佈了上調油品價格及電價的一個內容複雜的方案,昨天A股上漲可能就是有春江鴨事先知道了這個消息,我現在還不能肯定發改委發佈的時間。如果是昨天上午,則市場對此一方案很不滿意,所以股市大跌。如果是收市後發表,則要看今天A股的表現。像這樣的消息,市場如何反應,是很難預測的,從不同的立場有不同的解讀。

        基本的精神是一次過上調油電價格,如果影響民生的,則政府補貼,並出台了一系列的限價措施,補貼及限價的範圍非常之廣,方法非常複雜,真要實行起來,就要回到計劃經濟的路上去了,不知道政府如何能實行及監管這麼一套複雜的計畫。

        如果現在祇是放開價格的第一步,以後將有更多的小幅提價的調整,則該計劃顯得更複雜更難執行。

        煉油虧損及發電廠盈利大幅壓縮的基本形勢仍沒有變化。

        美國的一個私人研究機構發表的基本經濟因素,數據略有寸進,失業救濟申請人數下降5000人,昨天沒有重要消息。

孔子與中國文化 ( 7 )

        挫折與成功 ( 2 )

        此時的孔子,由於他對禮的研究,又由於他淵博的學問,在曲阜已是小有名氣了。

        一次魯國的執政大夫季孫氏宴請名流,正在居表的孔子氣沖沖地跑去了,誰知季孫氏的家臣陽虎向他呵斥道:「我們請的是有地位的人,並不招待叫花子,你走吧!」孔子吃了閉門羹祇能退了下來,他對這樣的羞辱是難忘的,此後終身討厭陽虎,其實陽虎的羞辱更激起了奮發圖強的志氣。

        自此以後,孔子更是廢寢忘食,如飢似渴地學習,他學無常師,把社會當作課堂,隨時隨地向一切人學習、討教,孔子有一名言:「三人行,必有吾師」,他博學多問,不放過任何一個求知的機會,他祇要有機會進入魯國的太庙,就不停地問這問那,有人輕蔑地說:「誰說這個孩子知禮呢?他什麼都不懂啊!」孔子聽了並不生氣,學了以後他深思多慮,力求對知識有真正的把握。

        有一段時間,他向一位當時出名的樂師師襄子學琴,學了一段日子,師襄子說:「可以學新的曲子了」,孔子卻說:「不行,我還沒有把握其中的拍子呢!」又過了一段時候,師襄子說:「行了,可以學新的曲子了。」孔子又說:「不行,我還沒有體會曲中的主題呢!」又過了一段時間師襄子說:「主題已經領會了,可以學新曲子了。」孔子依然說:「不行,我還沒有理解作者的風範呢!」再過了些時候孔子才說:「我現在已體察到作者是性情樂觀而目光遠大的人。」師襄子恭恭敬敬地站起來說道:「我們所學習的正是文王 (周文王) 親自所作的文王操啊。」

        孔子就是這樣一位孜孜好學,好學不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