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22

雜談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這是中國社會中無人不知的一句俚語,為什麼唯有讀書高呢?因為可以去考試做官,另一句俚語是讀書人的夢想:「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做什麼都不會有大的出息,做官就吐氣揚眉了,所以勸人努力讀書也有一句俚語:「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豪宅美女祇要你書讀得好,做了官就自然都有了。

        另有一句俚語:「十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意思是一個算清廉的知府 (大概相當現在一個市長) 做了十年官也能撈到十萬兩銀子,那是一筆很驚人的財富了。

        現代民主社會,政府公務員是人民公僕,在中國人的意識中可不是這樣,官的稱號前加父母兩字「父母官」,是當然可以吆喝子民的,老百姓都要仰望父母官,官是高高在上的。

        讀書不是目的,目的是做官。做官也非目的,目的是「黃金屋和顏如玉」。

        所以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吏治清廉的時代,朱元璋做了皇帝,他是平民出身,對貪官污吏深惡痛疾,所以嚴厲治官,各地立剝皮亭,將貪官活剮,但貪風依然,各種潛規則勝過皇家法例。

        中國文化中根深蒂固的頑疾在不同時代依然以不同形式出現。

        要當官的不貪 (政府手中有權的官吏,國企有權的高管),根本是很難做到的。祇有人民有了地位可以監督官僚才可能做到。

雜談

        「聯儲局放慢加息步伐?」

        美國有媒體放風,聯儲局在十一月的會議上會討論放慢加息速度,引發美股反彈。聯儲局做事有一個原則,就是盡量做好預期控制,它將有什麼動作都會讓市場盡早知道,避免不必要地造成金融市場震動,預早放風是一種常用手段。

        通漲就是市場太熱了,需求遠大於供給,原因可能很多,需求太大 (貨幣供應太多?)產出減少?疫情打斷了生產鏈,物流鏈?地緣政治因素? (俄烏戰爭?) 但歸結到影響通漲的最終兩個要素是工資跟租金。過去三年美,歐,日本都大做QE,又是超低息,所以引發房價大幅上漲,最終傳遞至租金上漲,租金上漲,影響所有的生產成本,生活成本,祇有加息才能抑止樓價上升,而且是立竿見影的。美國新樓銷售九月跌了10%,樓價跟租金不會繼續上漲。

        工資上升在今年勢頭很猛,歐洲的航空業僱員今年平均加薪14%,各地都在罷工,不加也不可能,但經濟過熱跟加薪要求,並非一加息就能抑制的,需要一個很長的時間,資金成本上升才能傳導到實體經濟中。

        現在很多經濟評論員都指出過快加息祇會嚇怕市場,引發經濟危機,穩步加息,給市場清晰的要加息的意圖就已足夠,這些評論員的說法是有道理的。

        譬如普遍加了8-10%的工資,這個加幅一定會反映到通漲指數上,無論聯儲局加了多少厘息都沒有用,祇要維持加息的意向,冷卻經濟,明年加薪很少或不加薪,通漲就下來了。

        美國前財長姆努欽在沙特舉行的投資峰會上說,美國衰退會發生,但市場可能過份憂慮。美國經濟沒有大問題,他反而擔心地緣政治風險,包括俄烏戰爭以及中國經濟放慢,與會的美國財金界權威人物看法都很相近。

        美國市場上好股票很多,一些巨無霸公司靠技術和營銷實際上壟斷了一些重要行業,現在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投資機會。

雜談

        「中共二十大閉幕」

        中共二十大閉幕,新的領導班子也已確立,習主席是核心,他的思想是今後中國發展的指導思想。

        由鄧小平開創的,江•胡兩代繼承的「改革開放」路線,正式劃上句話,照官方的說法,是改革開放過程中出現了偏差和錯誤,十八大以後由習主席糾正了。我不是學政治學的,不敢評論新政策是不是向「左」轉了?中共黨內近四十年來,由於「改革開放」的路線太成功了,因此兩條線的鬥爭沉寂了很長時間,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了四十年,人民生活大幅提高,這是黃金的四十年。

        路線改變,如果經濟及社會發展一如既往,則沒有問題,如果發展不如人意,則「向左」或「向右」的路線鬥爭又會回來。改革開放路線得到很多人認同,有大批的既得利益者。習主席報告中提了很多次「鬥爭」這個詞。要敢於鬥爭,勇於鬥爭並取得勝利,當然不是無的放矢,習主席高瞻遠矚,他已看到了什麼。

        希望可見的未來,中國內部是和平的。

股市隨筆

        港股恒指從2021年2月22日的30319點,跌到上週五的16211點,簡直是無眼看。強積金戶口如是投資港股的,不見了大約一半,不見共同富裕,相反大家窮了一大截。

        港股中中資股佔了大份,騰訊,阿里這些科技大股受到政策打壓,股價跌了一大半,有趣的是茅台酒的市值已超騰訊,似乎很不合理,更搞笑的是茅台也在一天中跌8%,原因是傳出消息,以後公款宴請,包括政府宴客,國企宴客,都不准飲茅台!

        內銀股,三桶油也祇有波動,沒有增長,煤股也沒前景,像粵海投資這樣穩定的將東江水供應香港的公司,不知為什麼股價跌足兩年,不見了三分一,是不是利潤都被管理層和員工吃光掏光?當然這是氣話,作不得準的,以後要監管資本,監管民企巨企,投資者還能投資嗎?

        外資大量外撤,外企如在中國祇有加工業務的,也在紛紛外移。

        當然中國市場很大很大,資產雄厚,短期內也不見得會太差,但實在看不到亮點,不知可以投什麼板塊?中國經濟的高增長期可能已經結束,準備勒緊褲帶勤儉過日子。

雜談

        「香港防疫政策」

        北京允許香港0+3,允許香港有不同於大陸的防疫政策,香港人應感恩了,社會各界都要求政府放寬到0+0,甚至取消安心出行,特區政府拖延,也許是有政治考慮的。二十大明確提出了要堅持「動態清零」,毫不動搖,國內媒體都在談外國做不好防疫,死了多少多少人,祇有中國做到,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就是絕口不提今天的病毒已不是2019年時的病毒,國內少數有知識,有海外消息渠道的社會精英份子知道這事實,普通老百姓並不知道,對這病感到很可怕,相信清零是為了保護人民健康。

        如果香港取消大部份防疫措施,顯然是不符合中央意圖的,港人還是要忍一忍。

        假定中國繼續封閉,假定人民幣長期都不可能開放資本自由兌換,香港的窗口地位又會得到提升,一兩年後繁榮景象重返不是不可能。

雜談

        「二十大揭開中國發展新篇章」

        習主席順利連任黨主席已無懸念,中國今後將進入社會主義,科學發展的新時期,今後政策有別於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三代領導人開創和繼承的「改革開放」的政策。

        鄧小平當年是在全國經濟一片凋零,農村集體化體制失敗,經濟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明顯效力低下國企彼此拖欠,形成所謂「三角債」,銀行體系壞賬山積,全國一窮二白,在這樣的背景上鄧提出改革開放的新政策,允許私營經濟,鼓勵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引進外資,引進外國技術,正好趕上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浪潮,在三十年的時間裡,在中國創造了經濟奇跡。

        當時鄧小平還有一句名言,叫「摸着石頭過河」,就是說他對於實行新的政策沒有完全的把握,不知前景如何,要走一步,看一看,從這裡可以看到他的謙遜。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主政,中國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同時糾正了改革開放過程中出現的一些不健康現象,以習主席為中心的領導層,高瞻遠矚,已經掌握了,科學地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和實踐,帶領全國人民走上新征途。經濟發展似乎已不是首位,鞏固黨的領導,政權穩定,國家穩定是首要目標。政府要控制一切,從藝人私生活到宴會上喝什麼酒都要管,確保穩定。

        穩定當然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要通過鬥爭才能達至,而我們國力已強,底氣豐厚,不怕鬥爭,習主席報告提了很多「鬥爭」,「安全」,提醒每個人要有憂患意識。

        希望中華民族復興能成功,希望前途平安。

雜談

        「核彈可以隨便用嗎?」

        表面上看起來俄羅斯武器庫中有核彈,在烏克蘭戰場上失利拿出來用就可以了,似乎很簡單,細思之下可以認識到問題非那麼簡單。

        核彈殺傷力強大,爆炸以後又有放射性污染,所以是恐怖又骯髒的武器,已是全世界人的共識,扔核彈的人必會遭到千夫所指,所以一動用核彈,打仗未必贏,而做決策的人已盡道義盡失,怎麼辯解都沒有用。

        再想深一步,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同是斯拉夫人,不是親兄弟都是嫡堂兄弟,怎麼能對自己的兄弟扔原子彈?

        再想深一層,外國人的抗議,烏克蘭兄弟的苦難都可以不理,俄羅斯百姓會如何反應?除了憎惡下令使用原子彈的領袖,他們會不會害怕核戰開啟了頭,俄國本國會不會遭到報復?俄羅斯的人民,特別是精英分子不會願意跟隨一個瘋狂領袖同歸於盡,俄羅斯軍隊中高級將領有理性有良知的人會聽從命令跨出這邁向鬼門關的一步嗎?所以對普京來說口頭上做出核武威脅是容易的,真要下令使用核彈,將會是十分困難的決定,因為對相關的後果根本無從預測。

        俄羅斯經濟基礎差,工業能力差,武器和軍需品補充難以源源不絕的供給,戰事拖長了,俄羅斯要敗,就看美國人什麼時候叫停這場戰爭。

雜談

        「壓艙石也靠不住」

        做投資的朋友常常會買入中電跟港燈,或電能,公用股有利潤率保障,以往經驗股市差資金會避入這些穩定股,大市不好它們股票反升。

        這一次卻一反常態,中電港燈都跌跌不休,而且跌幅相當大,一個原因是銀行加息,定存都有三、四厘,收息就不太吸引,但主要原因我猜想,還是因為不少投資者在股,樓,外匯樣樣都跌之下被call孖展的可以想像也不少,這些投資者祇能沽出他們的壓艙石補孖展。

        聯儲局加息遠沒完成,俄烏戰爭又蒙上核武陰影。二十大召開在即,動態清零繼續,如果市場認為不利資本發展,走資仍將繼續。

        經歷了很多危機,今年是最特別的一年,市場之差可能差過我們想像。

        現在做淡的散戶也不少,也非必賺的,小心被大戶挾倉,總之保守為上,保本為上。

雜談

        「再談疫症」

        最近報導COVID病毒的兩個新變種殺入香港,是所謂Ba.2.75及XX1,但兩個帶病毒者都是無症狀的。

        曾讀過美國一份相當權威的醫學報告,專門研究COVID的。報告說病毒大約每兩個月出現一次小變,每六個月出一次較大變動,但現在的總趨勢是對人體的毒性和傷害越來越輕微。

        Omicron是病毒的一次大突變,原來病毒中可以進入肺部的一個刺突消失了,病毒不再攻擊肺,對人體影響小了很多,現在新的變種都是Omicron的亞種,也都沒有可以進入人體肺細胞的刺突,理論上病毒已越來越弱,所以那麼多國家敢全面放開防疫措施。

雜談

        「貝南克得獎」

        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了三個美國經濟學教授,其中一位就是08年次貸危機時任職美國聯儲局局長的貝南克。

        另兩位教授是迪布維格同戴蒙特,他們二人在1983年提出了一個經濟學模型,解釋了銀行為什麼在經濟體系中重要,它們的社會角色,它們的脆弱性,以及如何監管令銀行業穩健。

        至於貝南克為何得獎?諾獎評委會表彰他在應對金融危機中的貢獻。

        貝南克在08年次貸危機爆發時任聯儲局局長,當年美國的次按債券危機不斷發酵,導致債市突然停擺。貝南克當機立斷,將聯邦貼現利率降至零,又提出了出名的「量化寬鬆」,財政部發債,聯儲局買入,財政部就有錢投資瀕臨倒閉的銀行,等市場有時間清理壞債券及好債券,市場漸漸復常,財政部再沽出所持銀行股票,大賺一筆。

        貝南克臨危不亂,採取的金融政策都是前所未有的,事實證明非常正確而有效。

        貝南克能做到這一點不是偶然的,他讀經濟學畢業,他的畢業論文就是研究經濟危機時應如何應對?如何救銀行?如何救經濟?他的主要手段就是政府派錢,誇張一點說用直昇機向市民撒錢,有了錢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08年的危機的確很快過去了,近來了09年經濟V型反彈,但後遺症就是聯儲局大量發鈔買入的債券仍在聯儲局裡,本想慢慢「正常化」,減少「聯儲局資產」,但做到2019年,仍有幾萬億債券在聯儲局手上,後面的事大家都知道鮑威爾照辦煮飯及做量化寬鬆,現在聯儲局手中國債比當年多了三倍!

        看起來國債再多也不要緊,祇要國內的生產體系能正常運輸經濟,產出正常就沒問題,餘下的事留待將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