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22

雜談

        「世界不安寧?」

        我們現在身處的世界環境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冷戰結束以後,未曾見過的不安寧的世界,危機處處。

        西方和俄羅斯在烏克蘭土地上開打,本來俄羅斯和西歐還能和平相處,在能源和經濟上合作,雙方都獲益。現在變為互相制裁,互相攻擊,俄羅斯在戰場上失利,它可能動用核武器,但在戰場上西方毫不妥協,支持烏軍猛攻,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接近發生核戰。

        中美兩大國也發生激烈對抗,佩洛西訪台,美國對中國進一步科技禁運,都不是好兆頭。

        經濟上鈔票跟貴金屬掛鈎,廢除了很多年了,政府應該量入為出,沒有赤字經濟才能永續發展,但現在穩定經濟的這兩個錨都已不存在了,政府赤字天文數字,亂印鈔票,後果遲早都會出現,現在的快速加息會不會引發危機呢?誰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經濟再出問題央行會再放錢出來?

        中國的二十大即將召開,如果不再提改革開放發展經濟為主要目標,改為強調政治意識正確為第一位,市場會如何反應?

        黑天鵝有好多隻,身影若隱若現,投資者要小心,保本為上!

雜談

        「俄烏戰爭結局如何?」(二)

        我曾在九月二十六日寫過一篇,推論各方博奕的結果,現在烏軍攻勢並未因烏東併入俄羅斯停下來,上次分析博奕的一個大前提,就是假設美國不願看到核彈出現,現在戰場上會運用影響力,讓烏軍停止進攻,這一假設必須修改,美國可能認為一顆或兩顆戰術核彈,烏克蘭可以承受,而俄羅斯和普京個人可能付出更大的代價。

        美俄都在玩核戰爭邊緣政策,置人命於不顧,這樣推演的模型就變了,假定引入一個新的假設——雙方不會動用戰略核武器,那結局是俄方必敗,它武器裝備落後,情報通訊落後,士氣低落,軍備又已耗盡。

        如果動用戰術核武,道義盡失,而且會在國內引起大恐慌,普京政權穩定性都成問題。

        烏克蘭戰爭可能這樣結局?拭目以待吧。

雜談

        「美國加息引發的全球經濟不穩定」

        美國聯儲局超大幅加息 (一次0.75厘,一季加兩次,可能繼續再加),引發了世界經濟失衡。

        首先是美元轉強,短短半年裡,日元,歐元,英鎊這些主要貨幣兌美元幾乎都跌了20%,發展中國家貨幣更糟,大量海外美元資金 (不一定是美國人的,全世界的有錢人不少) 回流美國,這引發了很多問題,這些國家的企業如果收入是本幣,但負債是美元,對這些企業就造成大問題,貨幣貶值的國家通脹更嚴重,引發社會不穩。

        其次聯儲局大幅加息,引起股市債市齊跌。我上一篇博文提及資產收縮以十萬億計,花旗銀行有一研究,已造成的資產蒸發是48萬億美元,還不包括樓市的下市,這樣的資產收縮超過了08年的次貸危機,資產大量收縮造成金融風險,就是英國的退休基金,也出現週轉問題,需英國央行出來救,退休基金通常是投資最保守的,邊論其它投資基金,市場傳瑞信及德意志銀行面對巨額虧損,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聯儲局加息太快,這些龐然大物的投資者來不及拆倉,來不及轉身,英國出現這樣情況,西方其它國家一定也有。

        所以現在市場擔心的不止是加息,更害怕有金融危機發生,聯儲局可能會被逼放慢加息步伐,譬如從加0.75減到加0.5之類,升息太快是可能引發大問題的,而且可能並非必要,加息對房地產業是立竿見影,對冷卻整體經濟需時間消化。

雜談

        「加息如何遏通脹?」

        這一次的通脹我們看得到的因素有兩個,一個是西方各國都大做量化寬鬆,由於疫情生產受阻,產出受阻,譬如建築業停工,新屋供應減少,可是政府派錢,利息又跌到零,所以各地樓價都狂升,接着就是租金上升,導致通脹上升。另一原因是疫症引起供應鏈混亂,引發商品價格上漲,能源農產品都上漲,而生活費上漲引發工資上升。歐洲的航空業最近加薪14%!工資上升通漲一定急升。

        聯儲局不得不加息壓通脹,鮑威爾還擺出一副特別鷹派的嘴臉,除了加息還要嚇唬市場,不要擴大投資。美息上升,引發債券市場大跌,股市大跌,融化掉的財富可能已在十萬億美元以上,許多掛鈎的投資都要拆倉,市場是很緊張的,美息還要再升,最壞的日子可能還在前面,難以預測,沒有負債的散戶問題不大,有負債的投資者就要小心,這樣的市況資產在貶值,但負債不變,利息更高,要計清楚自己負擔能力。

        遏制通脹就是要讓房價下跌,至少是不再上漲,聯儲局快速加息是立竿見影的。美國樓價正在下跌,世界樓價都跌,香港也不例外,但對增加工資,加息的效果要較長時間才能看出來。

        現在市場害怕的是快速加息導致金融風險,資產大收縮影響如何?就是央行也看不清。英倫銀行加息引發債券市場大跌,退休基金的很多投資被追孖展,結果英倫銀行被迫買債,托住國債價格一邊加息,一邊放水,混亂得很,市場緊張,希望不會有危機吧?如有危機,央行來救又是放水,真不知道後果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