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4 二月, 2022

雜談

        「世界經濟展望」星期六的冥想

        我對長期的經濟預測或展望一直是不甚相信的,特別有些預先設定一些假設,就更沒有意義了,但正如古語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試圖看得遠一點,如有不實隨時修正,也是我們做投資的應有之義。

        先講通漲,現在美國最厲害,歐盟次之,亞洲中國和日本又次之。這次COVID席捲全世界,美國和歐洲大量印鈔,所以需求並沒有縮減,但供應受疫情所阻,許多地方生產停頓,運輸和分配許多環節出現樽頸,引發供應不足,通漲自然產生,而過去兩年大多美歐企業盈利都不錯,其實跟通漲上升有關,商品售價可以上升嘛。現在加息討論不絕,美國前財長薩默斯批評聯儲局應立即停止買債,而不是等到三月份,第一次加息至少要半厘!

        通漲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資產價格上升,工資也在上升,通漲已不能太樂觀,但我認為,疫症擾亂了生產鏈是通漲主因,隨着疫症過去 (可以期望年底前結束),生產恢復正常,供應會追上來,現代的生產力很強,產能過剩是常態,所有物資不必擔心短缺,所以通漲也未必會再上升,未必會很嚴重。

        至於聯儲局買債,停買企業債是可以的,完全停買國債可能做不到,美國政府預算赤字過萬億,可能還會升高。美國本身經濟體產出的結餘,包括銀行新增存款及保險公司新增保金等等,長期投入美國國債的資產可能不夠填赤字這個無底洞,外國人買美元可能也還是不夠,很可能美聯署買國債會長期化,常態化。

        綜合以上所述,美國加息應該循序漸進,不會太激進,如通漲回落,就更不會大幅加息了。

        加息肯定會影響股市,道指跟高峰比已經跌了2000點,大約7%,正式開始加息,股市震盪會加劇,但不一定跌很多。從歷史數據看美股跌15-20%是極多的了,這要在經濟極壞的情形下發生,我估計是不會,道指再跌2000點,見32000點已經是極悲觀的預測了。

        中國情形又不同,疫情控制得很好,生產受到干擾不大。中國經濟本應是去年世界大經濟體中最好的,但政治正確理念介入,懲罰滴滴出行,斷了納斯達克上市這條路,突顯了中國公司承受的政治風險。接着是砍掉整個教輔行業,資本消失了幾千億,十萬高端就業機會消失,而且教輔行業是領有牌照的,政府這麼做,對本身信用造成很大損失。接着又是反壟斷,整頓網絡企業,市場不明政府意圖,網絡大股股價腰斬,業務受影響,損失巨大。接着又是整頓房地產,中國的房地產在高槓桿的情形下運行了至少30年,雖有問題但應讓它們慢慢降低槓桿,減低風險,但突然限制它們銀行貸款,限制它們發債,又用行政指令壓低樓價,令發展商賣樓困難,引發發展商普遍財困,牽涉到經濟面非常之廣。

        最後提出「共同富裕」政策。這個願景當然是好的,低下階層並沒有雀躍歡呼,但投資者產生很大疑慮,擔心私有財產不受保障。

        這一系列政策造成2021年中國經濟下滑,今年面臨經濟下行種種風險。近兩個月看到財政政策在發力,放鬆了樓按,幫發展商高解困,網絡辦等四單位也約談了各大網企,各網企領導都表示政策明晰了,要合法合規做大做強,似乎反壟斷調控都告一段落,希望經濟發展能重納正規。

        西方誇大中國的財困,唱衰中國,但中國有龐大的貿易盈餘,中國政府擁有全國的土地資源,擁有大量國企的控制股份,可以動用的財源幾乎是無限的。

        中國祇要政策正確,以發展經濟為重,尊重私有產權,改造國企體制,增加國企經營的主動性和活力,改善與外國的關係,中國的前途是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