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8 二月, 2022

雜談

        「俄烏衝突」

        俄羅斯攻入烏克蘭已經四天了,21世紀的今天還發生這樣的事,真是難以想像的。普京強烈警告任何人不要插手介入戰爭,否則面臨「意想不到的強烈懲罰」,他在暗示俄羅斯有核武器,已經有三十年沒人以核威脅嚇唬別人,今天又聞到了核戰的可能發生的味道,令人不寒而慄。

        有人引用法國總統馬克龍的話,說他見到的普京 (開戰前兩個星期馬克龍到莫斯科跟普京談了很久),跟兩年前不一樣,更偏執,更頑固,更主觀,也有政論家仔細看他兩次電視演說的表情和內容,他大談斯拉夫歷史,當然是從他的理解和角度,令人感覺怪怪地,不切合實際。普京的精神狀態是否有問題?當年希特勒認為日爾曼人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種,應該主宰世界,結果帶給德國巨大災難。希特勒有手段煽動民眾追隨他,有組織能力將德國變成一個巨大的戰爭機器,並不是糊塗人,但他的偏執將德國帶入絕地,對世界帶來一場浩劫,沒有一個有效的制度可以約束這些狂人,是令人擔心的事。

        烏克蘭在西方和俄羅斯之間近一千年來不斷被強大的鄰國蹂躝,不斷被分割,被佔領,它是一個小國,弱國,它的領袖應該有政治智慧,本份一些,認清自己的位置,不可以去惹自己強大的帶有敵意的鄰國。當然在今天,烏克蘭遭入侵的時候好像不應講這些話,但高瞻遠矚有政治智慧的領袖是難得的,可能烏克蘭境內反俄的氣氛很高,為贏選票他不停何俄羅斯挑釁,招來大禍,我細細想想真為烏克蘭人感到恐懼。

        希望死去的人留下的血喚醒大國的良知,少爭霸,多合作,世界和平共謀發展,保護地球環境,提高民眾生活,該有多好!

        恐怕也是空想,人的本質都是自私的,鬥爭和競爭是常態,合作?也非不可能,歐盟是很好例子,但歷史上他們打了一千年,現在面對俄,美,中,新興強權,他們才能聯合在一起,歷史自有它本身的道理,本身的因果沒有人能參得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