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4 二月, 2022

雜談

        「也談谷愛凌」

        這次冬奧有一顆耀眼明星,代表中國隊出戰的谷愛凌,又年輕,又漂亮,朝氣勃勃,拿了兩金一銀,奇怪的是輿論不去讚揚她的體育成就,不去為滑雪項目創造了新的更高的標桿而歡呼,反而聚焦在她的國籍,一向標榜體育不要政治介入的一些西方媒體,更指責她忘恩負義,似乎是西方培養了她卻去為中國隊出力。

        體育競賽的目的就是不斷挑戰人類體能及技巧的極限,運動員積極參與,盡力拼博,創造的是人類的紀錄,勝則喜,敗亦榮,勝負不是那麼重要。

        扯上政治就麻煩了,任何一個新紀錄屬於全人類的,何必計較什麼國籍?

        國際頂級的足球隊,隊員轉來轉去,球員當然希望工資高些,福利好些,人望高處走,英國的球員去法國的球隊踢波,打敗了英國隊,他就是反英國的叛徒嗎?當然不是。

        再看看谷愛凌,有什麼好指責呢?寫文章捧她的,罵她的,當然有言論自由,也應想想自己評論是否適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