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20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 及 ( 2 ) 」。

        「生產鏈全球化不會改變」

        美國政府比較高調,日本政府比較低調,都在鼓勵本國企業撤出中國,最好撤回本國,就有評論家說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終結了,這種觀點應該是錯的。

        我們先要弄清楚大規模的生產鏈從發達國家遷至欠發達國家,即生產鏈全球化這個過程的背景。我們都知道,歐、美、日是發達國家,欠發達國家有土地,有勞動力,有可用的資源,但沒有技術,沒有資本,本國貧窮,也沒有市場,這種情形維持了一百多年,直到上世紀七十年代,大規模的生產線向欠發達國家的轉移發生了,最深層的原因是出現了集裝箱運輸技術,令運輸成本大幅降低,因此便宜的土地租金,便宜的勞工令到欠發達國家設廠生產再運回歐美日,比在歐美日生產成本更低,在國際資本的推動下,這過程在三十年中完成了,中國在這個過程中受惠。

        便宜的土地,便宜的勞動力,有時加上寬鬆的環境保護政策,吸引了大量外資來設廠,它們帶來資本,技術,生產設備,還有外國的市場。

        這個過程是互利的,國際資本獲利最大,美國人控制了資本,控制了技術,高高站在生產鏈的頂端,但這是指掌握資本和技術的富有的美國人,許多中下層的美國人,工廠搬去外國,他們就失業了,自己的技藝和工作經驗沒有用了,祇好另謀工作,可能在服務業找到低薪的工作。中國經過四十年的改革開放,現在也擁有了很大的資本,也擁有了技術,也擁有了開拓市場的經驗和人才。中國資本會加入國際資本,它們的目標是一樣的——尋求最佳的資源配置,最有效的生產效率,最低的生產成本。

        所以整個「一體化」的過程並非某一國家的政策造成的,是一種歷史潮流。今天日、美政府希望工業回流,一些敏感行業,一些高附加值產品的生產,可能會遷回母國,多一點政治安定的保障,但絕大多數產業都要看成本效益比,政治空洞的喊話是沒有用的。

        特朗普不懂經濟,也許他懂,但他在蒙騙普通老百姓,喊一些口號,拜登政府上台以後,可能會更顧全大局,不喊空洞口號,各國大規模貿易戰應會停止,代之以互利的貿易協議。

        所以生產鏈全球化的過程不會停止,但中國資本和中國技術也將在經濟鏈的頂層分享利益。

雜談 ( 2 )

        「香港在國家發展策略中的地位下降」

        這次習主席南巡廣東深圳,提出發展大灣區經濟,以前大灣區發展香港似乎有領頭羊的地位,這次大灣區發展的引擎祇提到了深圳,香港政府的領導人和商界領袖似乎有一種失落感。

        回頭看看中國改革開放的歷程,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鄧小平提出了改革開放的大政策,在此之前,中國在階級鬥爭的意識形態主導下,閉關鎖國近三十年。改革開放初期,國內的企業事業領導人,對於外國的情形可以說所知極少,港人在當時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一個是港人直接向國內投資,香港的加工工業向國內轉移,享受到很多優惠待遇,香港發揮的另一個重要作用,就是成為中國引進外資,或同中國進行貿易的中介人,不少港人從中獲取巨大利益。

        經過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中國自己積累了龐大資本,對香港資金的需求不再迫切,換一個角度看港人去國內設廠,要跟內地的本地人競爭,通常港人沒有優勢,港人向國內投資的重要性大減。

        另一方面,經過四十年改革開放,外國的情況,外國企業的運作模式,國內的人都已熟悉,加上資訊流傳快速,國內的企業跟外國公司打交道,根本不需要香港人做中介,所以香港在今天中國經濟發展的大局中重要性大減。

        香港今天仍有優勢的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人民幣一天不能自由兌換,香港就仍有此一優勢,國內企業來港上市,吸引國際資本,國內市場通過與香港市場的連接,例如「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渠道吸收外資。另外香港還發展成亞洲重要的財富管理中心,大量資金屯留在香港,香港從中獲益。

        港人要清醒地意識到,香港在中國經濟發展的大局中的地位正在下降,如果港人還有自以為是的優越感,固步自封,香港的優勢還會進一步削弱。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美國總統大選」

        離十一月三日投票日祇有不到二十天了,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大約領先10%,雖然拜登有時失言,又有兒子的醜聞,但看起來不會改變選舉結果。拜登年紀大了,有時有點遲緩選民早已接受,至於他兒子在中國和烏克蘭有生意糾葛,更不會對拜登選情有影響。

        特朗普有點精神亢奮,拼命的在做選舉造勢,但似乎效果不佳,他的演說沒有令人信服的政策闡述,祇有簡單的人身攻擊及試圖討好他的支持者。特朗普很重視自己的上鏡率,每天爭取上鏡,每天出推特,但最好的演員每天出來表演觀眾也厭了,何況他最多是個三流演員。

        總統大選大概勝負已定,如果選票差距相當大,再也沒戲唱了。

        民主黨上台對中國也不會友好,但兩國的經貿關係對美國很重要,美國的新對華政策將不能令美國自己經濟上感到痛,美國制華的手段將很有限。

雜談 ( 2 )

        「從中芯國際看中國晶片產業」

        中芯國際10月16日公佈至9月底第三季收入由原來估計增1-3%上調至14-16%,毛利率由原先預期19-21%增至23-25%,都大幅超過預期。

        更有一重要新聞在10月11日發佈,基於中芯N+1芯片用FINFET技術芯片,所有IP全自主國產芯片流片測試,功能一次測試通過。

        所謂N+1就是在14納米基礎上再切割相當於7納米晶片試產成功。

        美國用晶片技術壓制中國,中國被迫加速發展自己的晶片工業,看來有了重大突破。

        在晶片的使用上,14納米技術已能滿足95%的晶片應用用途,7納米及5納米晶片祇用在高端手機上,軍用及航天用的晶片,功能是關鍵,安全是關鍵,更不大在乎晶片的大小,而在晶片小至7納米,5納米,也已達到摩爾定律的極點,英特爾 (INTEL),美國電腦業及晶片業巨頭,都已宣佈他們不再投入更小尺寸的晶片的研究,成本/效益可能已不成比例。

        所以以中芯國際所代表的中國晶片製造在量產14納米一年後,又開發7納米技術,而毛利率上升,說明它的產品良率在提高。

        中國的晶片供應,現在國產的大約不到20%,市場空間非常大,像中芯國際 (981) 這樣的工廠前途光明。我並非鼓勵大家投資在中芯,因為國內跟香港對它的估值相差很遠,外資行對中芯的估值更是大大低於現價,什麼時候,股價可能在什麼價位,真的無從說起,但美國的打壓,真的是在逼中國快速補足這一根經濟中重要的短板,晶片設備的製造商很多都不是美國的,中國給它們訂單,它們不一定聽美國那支笛!

雜談

        「病毒變異通常變弱,死亡率下降」

        新冠病毒傳遍全世界,如從今年一月算起,迄今已延續了十個月,現在衍生出很多變種,究竟是怎麼一會事?

        病毒本身比我們人體細胞,大約祇是1%的大小,它不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它的外層祇是一蛋白質,內核是一個核酸結構,醫學上稱它為RNA。病毒進入人體以後,它表層的突出結構好像一把鑰匙,讓病毒進入人體細胞內,此時病毒的RNA結構會粘附在人體細胞的DNA結構上,人體細胞分裂時//,連帶着分裂出RNA,體內就產生了大量不正常的細胞,人體的免疫功能會被激發來消滅這些不正常的細胞,引發病徵,嚴重的可以致死。

        但人體受感染的細胞分裂時,同時分裂出的RNA病毒核酸,在過程中可能會掉落一些,就是病毒的RNA變短了一些,因此形成了病毒的新變種,通常病毒的殺傷力會變小。

        上世紀八十年代,非洲的伊波拉病毒剛出現時,死亡率幾乎達到90%,伊波拉病毒曾多次出現,兩年前在非洲再現,死亡率祇有15%.

        現在的新冠病毒,無症狀感染者比例也在增加,死亡率也在下降,這是醫學界普遍相信的現象,但說法並不嚴謹,寫在這裡供網友參考。

        現在我們人類雖然科技發達,但對人體的免疫系統如何運作,所知依然極少。對於自然界為什麼突然出現非常厲害的病毒,譬如肝炎病毒,愛滋病毒,伊波拉病毒,根本可以說接近無知。

        當我們解開人體全部DNA密碼時,我們才發現等着我們去破解的人體生理機能的謎團不是解決了,而是更多了。

        人類要承認自己是很渺少的,要學會跟自然共存,我們不可能戰勝自然。

雜談

        「香港的房屋政策怎麼了?」

        反修例運動曝露了香港一些深層次的社會問題,其中很關鍵的一個問題是香港樓價太貴,年青人和一般的受薪階層的民眾買不起樓,甚至租不起樓,無力成家,引發民怨,這已成社會的共識,解決之道當然是需要大量增加房屋供應,特別是公屋供應。記得林鄭特首曾在公開場合提出政府要大規模起公屋,特首說將來「要讓每一個香港年輕人,香港家庭,無須為房屋問題擔心」。新界私人地的地主也表示他們願意出售土地,而政府有儲備超過四萬億港幣,而又有收回土地的現成法例可以運用,並非無地起樓,但時至今日,這麼緊迫的問題,甚至提都沒有人提了,公私房屋未來的供應不見增加,反而減少了,情況令人憂慮。當然其間政府要處理反修例的社會運動,要推動國安法,但這些都不應影響政府收購農地,擴大公屋建設的總規劃,是不是現屆政府的高官都在等着任滿退休,不想負責,不想再為百姓做些實在的事?看來大規模增加公屋供應的新計劃制定和實施都要由中聯辦來推動?不管誰來推,誰來擔起責任,但此事實在不應再拖!

雜談

        「特朗普不斷自己撞牆」

        特朗普出院以後返回白宮,走一級樓梯,站在露台上等記者拍照,完全像個小孩子逞能,很是可笑,拜登說他是小丑,一點不錯,而且他說新冠肺炎不可怕,是嚴重誤導民眾,疏忽防疫,遭到輿論撻伐。本來第二輪舒困措施兩黨已接近達成協議,而且這是急不可緩的,美國中下層民眾很多是月光族的,沒有儲蓄,等着政府救援開飯的,但特朗普心血來潮,突然叫停了兩黨談判,公然說等他連任,他將實行大規模的派錢政策。

        這一舉動引來全國輿論嘩然反對。

        一方面等錢開飯的民眾,實在是等不及。另一方面特朗普將舒困金當成自己對百姓的施捨,好像國庫是他的,也不符合美國憲制,財政預算權在國會手中,並非總統可以決定的,又是誤導民眾的謊言。

        他要扮英雄,當然失去了生病的同情分,總之他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不利選情。

        自以為聰明的人不斷在做出笨事。

股市隨筆

        「散戶不宜玩輪證投機」

        在網上看到有證券行買廣告,它們有專欄,教你「由零開始成為輪證專家」。

        我在Blog裡一直勸年青朋友避開輪證投機,近幾年已經少講,今天再提一提。

        「輪就是窩輪,證就是牛熊證」,是由證券公司發行跟正股掛鈎的一種投機產品,理論上可用作對沖正股的買賣,實際操作上跟去賭場買大細賭一舖差別也不大,而賭場並不能控制骰子擲出的點數,而輪證莊家是可操控的。

        首先莊家發行時已有一個溢價,散戶已經吃虧了。其次莊家提供流通量,這話什麼意思?你的交易很多時是跟莊家做的,你怎麼能贏莊家?輪證的發行量每分鐘的報價都在莊家手裡,莊家控制了一切,散戶贏的機會比去賭場還差。

        所以再次提醒年青朋友,不要相信刀仔鋸大樹的神話,遠離市場上的衍生產品!

        我上面講的道理,其實很多年芾人都知道的,但就是有一些年青朋友,自信爆棚,以為自己比別人聰明,反應快,可以火中取栗,現實並非如此,遊戲規則對你不利,就不應參加,就算贏了一、兩次,常賭必輸。

        我的話也許是白說,無用的,賭場裡的規則對賭徒不利,但不是一樣人頭湧湧?

雜談

        「美國總統選舉」

        關於美國總統選舉,網上一直流傳一個說法,叫「十月驚奇」,就是說十月會發生一般人想像不到的大事。

        華盛頓郵報發表了洋洋灑灑萬字長文,說是根據線人報告,得到了特朗普本人和他公司過去十九年的報稅資料,這份資料詳細透露了期間特朗普和他公司的交稅細節,看起來文件不是偽造的。根據這份資料,特朗普在2016及2017年,每年祇交了750美元的稅,之前的十年他都沒有交稅,當然是生意常年虧蝕,更有趣的事特朗普有幾個大地產發展項目,發展過程中都付出了巨額諮詢費。而華盛頓郵報也掌握了特朗普大女兒開設的公關公司,在相同時間收到差不多相同數額的諮詢報務費,郵報很謹慎,沒有肯定地說兩者有關聯,一切都在不言中。根據美國法律父女溝通浮報開支,作逃稅手段是嚴重的刑事罪。

        美國普通老百姓人人關心報稅的事,逃稅是嚴重的失去誠信和丟面子的事。

        華盛頓郵報沒有交待它是什麼得到這份資料的,可能已有相當時間,而特意選擇選舉投票前一個月發表這些資料,當然是有計算的。

        最要命的是華盛頓郵報沒有說它已發表了所有有關的資料,是不是還有更敏感,更見不得人的資料等着發表?這是很可能的。

        特朗普有巨額欠款,它的債主是什麼人?特朗普女兒女婿都是精明生意人,他們有沒有借特朗普的獨家內幕消息獲利?如果有進一步的細節,總統選舉是必敗的了。特朗普得罪太多有權勢的人,得罪太多職業官僚,這些稅務資料其實是小兒科,一定會曝光的,尚未曝光的可能還有其它驚人消息。

        市場上傳播「十月驚奇」,是有人早已掌握內幕消息。

        令特朗普雪上加霜的是他自己確診染上新冠,更令人想起此病的厲害以及初期以特朗普總統為代表的政府對此病的輕忽。

        特朗普在選前餘下的日子裡,可能不再能為選舉造勢,總統辯論剩下的兩場也可能取消。如果病情嚴重可能他的推特也要停,完全消失在公眾視線中,剩下的是民主黨排山倒海的稅務討伐和道德責罰,特朗普都無力還手。

        看得再遠一點,假如美國總統選舉引發亂像,開票延遲,鬧上法庭,那美國將陷入內鬥,即使民主黨上台,政府班子要重組,一大堆事等着新政府做,那時外交,經貿戰都不重要了,中國將有一個很好的重整旗鼓的機會。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借錢」

        看到本地新聞,有著名化妝品零售店創辦人夫婦及兒子三個人,向本地財務公司借款5700萬,期限一年,息率是17.5厘,每月還息,最後一期本金和利息一起還。

        不知消息怎麼會透露出來,有損借款人聲譽。通常當一個人或一家企業陷入財困,首先是向來往銀行協商,加大貸款額,直到用盡額度,銀行也拒絕增加額度,如果銀行感覺到債務人還款能力存疑,可能會加入成為追債人。

        此時受困的人會轉向親戚朋友,希望獲得低息甚至免息的貸款,這條路也可能很快走到盡頭,沒有人再肯借了。如果銀碼不大,就會轉用信用卡借錢,趁名字還乾淨,申請盡量多的卡,拆東牆,補西牆,直到所有卡都刷爆。如果涉及銀碼大,唯有轉向財務公司借高利貸,如果另有不易套現的資產,套現以後就沒事了,長期財困的大概都是深陷債務,如果欠債是高利的,那是很難翻身的,在債務陷阱中越陷越深。

        有一些人雖有巨額債務,但有能力預留一份給兒子老婆,自己擔下破產擔子,現在欠債不用坐牢,損失是借款人,破產的人依舊日子好過,但一步一步陷入財困的人,大都做不到留一筆錢,祇能遠走它鄉,隱姓埋名過苦日子去了。

        日子總是可以過的,廣東有一句俗語很生動「馬死落地行」,雖然無奈也要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