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30 五月, 2020

回應網友 – Arhonlam

        Arhonlam:謝謝你5月29日留言。

        中美的意識形態不同,加上中國在經濟,軍事,科技各方面強起來,美國感受到威脅,所以不斷打壓中國,持強凌弱。但美國自己的底子已經不再那麼強,它跟中國又有重大的貿易利益以及美資在中國有重大利益,所以打中國也不能隨心所欲,關稅手段它已用盡,真的輸美產品全面加價它也難向老百姓交代,最明顯的例子是這次沙特大砍油價,特朗普說他要加石油進口稅保護國內頁岩氣商,最後他也不敢做,汽油漲價怎麼向老百姓交代?

        至於中國,毛的時代,心中祇有他個人的權力地位,他是完全不理會人民的死活的,一切的意識形態說詞都是藉口,利用來打擊異已,唯我獨尊。搞原子彈氫彈也是為了他的大國領袖的野心,那年代中國餓死四千萬人!但共產黨也在變,鄧跟毛就很不同,務實地搞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改革開放最好也是最成功的年代,是江澤民,朱熔基年代,奠定了中國今天現代化的基礎,但共產黨演變成一個大的既得利益集團,「黨的利益」擺在第一位,「官」仍很「威」,沒有平等人權,不准批評政府和黨。

        中國是不是一定要有威權統治才能保持國家統一穩定?真的說不清楚。

        我們小百姓改變不了什麼,祇能希望中國權力移交時政治穩定,給人民多一點言論自由,放寬並鼓勵私人經濟,照顧弱勢社群,讓國家一天天富強,人民生活也有改善。

        美國也是在變,特朗普是個自私的商人,一切算計都是利益,特別是他自己的個人利益,現在看到美國醜陋跟他的作為是分不開的。他濫用總統權力,自己言行像個毫無信用的流氓,美國的形象被他敗壞了。看看英國德國的首相,總理,非常平民化,施政時人民利益,國家利益放在第一位。

        英國的制度穩定地延續了一千年,它的議會民主制度,因應時代的變遷,不斷地通過社會各階層各利益集團在議會中協調折衝,改革完善制度中不公義不平等的情況,沒有改朝換代,沒有暴力革命,保持社會穩定和進步,保證權力平穩移交,全社會在法律形式固定下來的契約制度下運轉,應該是當今世界最成功的社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