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3 五月, 2020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昨天恒指跌了1348點,成交1800億,沽壓非常大。而A股上證指數也跌了54點,跌幅也很大。

        昨天是全國人大第一天會議,李克強總理做了政府工作報告,今年不設經濟增長目標,也就是不需要去追求一個特定的目標。其次雖然提出赤字增加一萬億,再發一萬億防疫債,但政府救市投入的規模顯然比市場預期小很多。小小英國為救經濟撒出5000億英鎊,大約6000億美元,大約人民幣四萬多億,市場對刺激經濟規模失望,A股因而下跌。

        A股下跌當然影響港股,但總理宣佈人大將替香港完成23條立法,並交由香港執行,而且還會在香港設立相應機構,監督相關法令的執行。這一消息市場完全沒有準備,有些吃驚,股市大跌,港匯也大跌。

        我曾寫過一篇指中聯辦正走向台前,指揮香港的保安,警隊,司法,以更有效的強硬手段止暴制亂,大概也都估中了。如果社會能恢復秩序,那比天天有黑衣人搗亂要好的多。「國家安全法」差不多所有有法制的國家都有,奉公守法的人沒有害怕的理由,英美西方國家雖然口頭強硬,但看不出來它們有什麼手段制裁中國?對中國最有壓力的就是關稅手段,美國已經用盡了,中國再無顧忌,英國更是談不上制裁中國,祇能口頭上說說。

        我覺得對23條立法的擔心很快就會過去,對市場的影響相信短暫。

雜談

        「中美關係」

        四十年前中美是敵國,韓戰,越戰,台海緊張,但中國改革開放以後,政策大轉向,改善跟西方關係,吸收外資,外國技術及管理,拓展輸出,拓展外貿,四十年間中國經濟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科技也有長足進步,美國隱隱感受到中國威脅,奧巴馬時代,在結束伊拉克戰爭後就鼓吹重返亞洲,矛頭對準中國,特朗普更是向中國開打貿易戰,最近更是為疫症天天指責中國,中美關係何去何從?兩國會不會切斷關係?(特朗普言) 兩國是否可能爆發有限戰爭?

        有人指出美國大選在即,在任總統可能讓國際形勢緊張化,提升個人威信。有評論員甚至說美國可能以不承認中國在南海島的主權轟炸中國的人造島,製造事件,當然無人可以排除任何可能性,但今天的美國都不敢碰伊朗,伊朗兩次對美國嚴重挑釁,美都忍讓,又怎麼敢碰中國?戰爭行動一開始可能就不是一方可以完全控制的,所以發生中美之間直接的武力衝突可能是不大的。

        美俄當年冷戰,世界分成兩個陣營,但當時美俄之間貿易極小,沒有共同利益,今天中美關係牽涉每年上萬億美元的商品貿易,美資在中國有龐大利益,美國對中國有龐大的服務業輸出,兩國之間有極大的共同利益,美國在制裁中國同時,也傷害了本國經濟及企業。

        中美之間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已經簽訂,雙方都是滿意的,所以在貿易上美國可以做的懲罰中國但自己不痛的招數,已經用盡了。

        它現在做的是打壓華為,遏制中國的高科技,支持台獨,疆獨,藏獨,總之跟中國製造麻煩,又煽動世界的反華情緒。

        但這些作為並傷不了中國太多,中國軍力強大,第三世界盟友眾多,美國無奈我何。

        所以中美政治上對立,但經濟聯係緊密,任何一方都談不上脫鈎,關係緊張,但祇是口頭上交鋒,沒可能實戰,這種情形恐將持續一段長時間,美國即使換了總統,基本的格局也不會變,將來的關係要看兩國國力的消長,恐怕時間有利中國。

        中國要做實事,低姿態,避免無必要得罪人,第三世界中已有人將中國看成帝國主義,這是我們外交中要小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