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7 五月, 2020

雜談

        「美國制裁香港?」

        人大要為香港立國安法的消息傳出後,英美的反對聲音最強,英國是因為跟香港有歷史瓜葛,現在有國會議員提出來讓BNO護照持有人正式享用英國居留權,算是它關心香港的一部份人吧?談不上制裁。美國則總統,國務卿都出面表示會有強力反應。

        最強烈的反應可能是取消給香港的特惠地區待遇。假定這樣做,對香港的貨品轉口貿易影響不大,轉口貿易產品都申報來源地,不能免稅,真正香港製造的出口商品很少,增課關稅對香港影響少。影響大的可能是金融服務業,但香港的金融業務對美資公司有重大利益。香港的金融服務業如果受阻礙,美資有重大損失,甚至影響美國在亞洲的很多商務活動,打擊香港可能美國自己很痛。

        最後的結果可能是雷聲大雨點小,避重就輕,看上去嚴厲,但港美都不痛的措施,這也是外交政治上常用的手法。可以舉一些例:美國可能凍結一些人海外資產,但那些人根本沒有海外資產,也可能限制一些人赴美,但那些人本也不打算去美國,猜想是如此,且看真實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