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6 五月, 2020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隨着北京為港制定國安法的消息傳出,港股已跌了1500點,本地地產及銀行股跌幅較大,大概市場預期黑衣人的暴力會升級加劇,商場經營將受很大影響,就是一般的商業活動也會受影響。

        看到九倉,匯豐,這些傳統的大藍籌股價如此低殘,不禁唏噓。雖然業務前景仍未明,但如此股價也有值得投資的價值了吧?英國已正式進入負利率,香港的情形又這樣不明朗,匯豐真的還是不敢買,但九倉,新地這些本地收租股相信已有投資價值,但我習慣上不投資這些股票,暫時也不打算買入,看看5月27日,如果上街人數很少,大概可以買入一些了。

雜談

        「人大立國安法,香港會大亂嗎?」

        基本法中訂明,香港應自訂23條國安法,但回歸以後25年,特區政府都無能力為此立法。自去年反修例社會運動暴發以後,特區政府甚至難以維持治安,各種反體制勢力內外勾結,利用社會深層次矛盾及部份市民對現狀的不滿,街頭暴行越演越烈,區議會選舉所謂民主派全面獲勝,中央認為局面不可容忍,認為據特區現狀,無辦法為23條立法,因此由人大立法交給香港執行。

        所謂香港民主派當然不滿,也令人有些擔心會不會再出現百萬人大遊行?香港大亂?

        我認為表達反抗的遊行聚會,可能還會有,但規模不會很大,行動不會很激烈。

        首先這一次是人大立法,有足夠的權威性,如果有公然的反政府言論,香港自決,香港獨立的言論就已觸犯法律,上街的風險大增。

        其次,所謂民主派的一些首領人物都已被捕,等待審訊。雖然起訴的罪名較輕 (煽動罪是可大可小的),但反體制派的氣焰已受到重大打擊,逮捕12個人並沒有引起強烈反彈,這次對人大立法,更是無力反抗的了。

        第三,運動的組織,財政支援,外國聯系,執法當局早就請楚掌握的,切斷資金,互解組織,大規模的活動就很難進行了。

        第四,警方也可採用新策略,利用反修例的群組散佈不信任,散佈令參加者驚恐的消息,我是沒見過這些群組的通訊,相信現在充滿了警方心理戰的真真假假消息,很多人都會退縮。

        第五,香港雖有不少人不滿現狀,但沒有你死我活的民族沖突,宗教沖突,港人也不是窮到生活無着,所以上街的風險一高,大多數人都會退出的了。

        注意到韓正講到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待社會平靜下來,特區政府要大力解決民生問題。

        希望香港社會安定下來,從新出發。

        這一次人大立法當然是中央有全盤考慮的,既已決定這樣做是下定決心了,不在乎外國人的看法,不在乎外國可能的什麼制裁,沒有社會的安定,其它什麼都談不上,社會安寧符合香港人的最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