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8 十二月, 2020

雜談

        「用博奕理論很多事可以預料結果」

        我在十二月十五日寫了「英國會無協議脫歐嗎?」結論是不會,雙方最後一定談得妥,果然雙方已宣佈達成英國脫歐協議,這是雙方博奕的格局,雙方有重大的共同經貿利益,當時在爭論的是捕魚權益分配,那在經濟上並不重要,容易妥協,不能為小議題耽擱了重大利益。

        記得2011年爆發釣魚島爭議!中日之間當時劍拔弩張,我博文就指出最後結果是雙方都堅持主權,但雙方都不會派人登島,爭議可能長期存在,但雙方會淡化處理。結果一如所料,因為中日之間有共同的重大的經貿利益,雙方都不願局面惡化,影響根本利益,總會找到雙方可接受的某種安排,就像現在這樣。

        在雙方博奕的情況下,從雙方勢強勢弱,事件的嚴重性,雙方可動用的手段,通常都能找出一個雙方利益的平衡點,也就是事態的結局。

        前提是假設雙方都是理智的,會追逐已方可以達到的合理的最大利益。

        如果是多於三方博奕,情況會複雜很多,但考慮各方關切的最大利益,剔除許多次要因素,通常也能預測合理的結果。

        現在美中之間博奕,也可用此思路來分析。

        最初,美國以為它超強 (特朗普這樣想?),想要壓垮中國,希望通過關稅和高科技封鎖手段克制中國,最好中國發展停滯,甚至內部不穩,不惜自損800,損及自己經濟。

        近兩年裡美國對中國一直採取打壓政策,不惜自損,目的有兩個:一個是壓制中國崛起,另一個是釜底抽薪,希望工業鏈向其它地區轉移,從根本上動搖中國。

        但經過了兩年,中國雖有損傷,但損傷不大,整體出口不跌反升,美國佔中國出口比下降,重要性也在下降,反而美國農產品以及其它產品對中國出口依賴增加。

        隨着新總統上台,美國博奕方式會變,美國自己也痛的政策不能再用,因為美國商界激烈反對,美國政府能使用的手段其實不多,兩國關係惡化也不符合美國利益。

        祇要中國採取溫和的對美外交,不主動挑釁,不主動挑起爭端,恪守老二的地位,美國的政策也會理性化承認中國崛起的事實,雙方在科技;南海;意識形態上的爭鬥會延續下去,但保持外交,保持交往,雙向發展經貿關係會成為今後美中關係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