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2 六月, 2020

雜談

        「港版國安法將很快落實」

        新華社已經將港版國安法條文公佈,在聽取意見之後再二讀一次就可能通過,此事中央不會讓它拖得太久,議論太多,時間太長,反而給不同意見的人有表演機會。其次,港立法會選舉九月就要舉行,由於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區議會選舉所謂「民主派」大勝,有人似乎在策劃趁這次立法會選舉,拿下立法會議席的多數,所以必須有有效的立法出來,阻止這樣的情形發生。

        而在中央表示了在香港止暴制亂的決心以後,可以看到香港的街頭亂象已經平靜下來,相信香港社會很快可以恢復安寧。如果祇有極少數人策劃於密室之中,那國安法將會制裁的祇是那極少數人。

        其實從97年香港回歸的第一天起,一國兩制是存在的,香港行使的是港英留下的普通法,但既然香港的自治權是中央賦與的,那很難想像遇到重大問題,特首能不向中央請示自行其是,港人治港祇是安撫人心的一句話,中央可能也是很想維持港人治港的門面,盡量不在香港內部事務上曝光,但所謂民主派越過了爭取民主的底線,大規模的街頭暴力目標,變成了要顛覆政府,搞所謂「香港自治」,又有外國勢力介入,中央不可能容忍接受,不得不表態立法並介入監督香港的危害國安的活動,社會能回復正常對市民來說是好事,如果天天有騷亂,市民生活會感到很不安。

        至於香港深層次的矛盾,如年青人買不起樓,年青人養不起孩子,都是社會回復正常後政府要切實面對的問題,安居樂業才能使人民心悅誠服,做這些事當然需要時間。

        在教育界,司法界去殖民化的工作也很迫切,正本清源,讓港人有正確的歷史觀,歸屬感。

        當今的現實可能不完美,但是我們必需接受的,歷史的必然,不完善的地方祇能通過改革而不是「革命」才能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