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 六月, 2020

雜談

        「美國制裁中港」

        因為中央為香港立國安法,美國表示要因此制裁香港,並事前氣勢兇兇表示星期五要鄭重宣佈制裁中國和香港的具體措施,但星期五的宣佈特朗普相對語調溫和,也說不出什麼具體的措施。特朗普的宣佈不像是特朗普本人的口氣,他是在背專業官僚為他準備的一份稿子,語言很「外交」,相對溫和。

        市場緊張的不是美國取消香港特惠關稅地位,香港幾千億美元的轉口貿易,都是要報出口來源地的,該徵的稅要徵,所謂給香港的特惠貿易待遇,香港本身的商品出口才幾十億美元,有沒有關稅影響很少。香港對美國來說,美國有貿易順差大約每年300億美元,是美國貿易伙伴中少有的有順差的。市場擔心的是美國會否對香港金融市場干預,一種可能的做法是限止大陸及香港銀行進行美元操作,就像它對伊朗北韓的制裁那樣。另一樣擔心的是會不會限制美資銀行跟大陸銀行交易設限?

        結果是這兩點特朗普碰都不敢碰,即是所謂取消香港特惠安排,也不是立即執行。

        市場原先估計中美貿易的大格局,特朗普政府不敢碰,香港金融業美國政府也不敢碰,因為影響美國自身利益太大,結果一如市場預料,中美衝突中美國可以制裁中國的牌已經用盡。

        特朗普還想在九月份大選前在華盛頓召開G7的實體高峰會,在大選前結他一個表演的機會。德國總理默克爾毫不客氣,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參加會議,特朗普想威都威不起來了。

        上次總統大選中,在搖擺州,民主黨都是以極少票數輸掉,這一次民主黨汲收了教訓,特別在搖擺州做動員。而非洲裔的美國人本已不滿共和黨,現在又出來,黑人被警察殘忍殺死,掀起黑人反抗運動。拉丁裔美國人不滿特朗普收緊移民政策,不滿在美墨邊境築牆也都會投向民主黨,特朗普想連任汲汲可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