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有形的手與無形的手」(下篇)

        凱恩斯理論確認是成立並實用的之後,國家有了合理正當的理由插手管理經濟,美元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宣佈與黃金脫鈎,美國以及其它國家都因為經濟衰退和戰爭,政府預算有大筆赤字,至此古典經濟學的兩大基石:貨幣的價值擔保沒有了,意味着政府可以隨意發行貨幣,而政府的平衡預算也沒有了,古典經濟學被世人拋在腦後。

        政客和有權勢的人,可以利用操控經濟為自己謀利。許多國家的許多政黨,為爭選票開出種種福利承諾,甚至大幅減稅,造成經濟嚴重失衡,典型的可以用希臘作例子。

        而歷史上更發生過兩次更極端的由政府主導國家經濟的試驗,叫做「計劃經濟」,一次是上世紀初列寧領導的前蘇聯的布爾什維克革命,土地和一切生產資料國有化,皇室貴族被消滅,國家在農村搞公有制農業,在城市搞計劃生產,結果是全國大肅條,逼使政府改行「新經濟政策」,允許部份私人經營,經濟才開始好轉。中國在改革開放前也試行類似計劃,也是以失敗告終。人是自私的動物,祇會在為自身利益工作時,才會最勤勞,最積極,最有創造性,一切貌似平等的平均主義的分配,結果是人人懶惰,經濟崩潰。

        不論是古典的還是現代派的,即使極力主張社會正義公平的,經濟學家也都承認,政府干預越少越好,政府的指導必定是扭曲市場,可能是出於好意,限止這樣,限止那樣,但被限的生產力最後一定緊缺,造成價格更高的上漲。

        美國聯儲局給自己定下的責任是兩個,一個是充份就業,一個是避免通漲,那是什麼意思?讓無形的手去運作,經濟不出事就不要干預,不要干預得太多,太緊,太細。

        政府職責如能做到鼓勵人民創富,經濟繁榮,生活提高,弱勢社群得到照顧,已經是非常成功的了,不能因為自己權力很大,出於一個善良意願,要建立一個理想國度,後果就堪虞了。

        中國要回到五十年前的計劃經濟已是不可能了,那祇有在所有企業,農莊都國有化的體制下才能做到,要尊重私有產權,政府最多祇能以國家安全或全民利益為理由,實行國家指導下的市場經濟。假如私人財產不受尊重,私人投資的積極性就會重挫,私人資本外流就會發生,行政手段越多,下有對策也越多,良好意願可能造成極惡的結果。

雜談

        「有形的手與無形的手」(上篇)

        從亞當•史密斯寫了「原富論」開始,現代的經濟學理論出現了,很長的時間裡以亞當•史密斯為旗手的古典經濟學理論認為,祇要貨幣是有牢固的價值擔保的 (後來的金本位制),祇要政府收支平衡,市場上各經濟要素彼此牽制,自動調節,經濟自然會運作得很好,市場的自動調節機制就是所謂「無形的手」。

        但到上世紀二十至三十年代,全球經濟出現衰退,失業增加,工資自然下調,經濟滑坡政府稅收自然減少,政府就裁員減薪,結果是經濟更差,螺旋形下跌下滑,各國更築起關稅壁壘,保護本國工業,結果是衰退更加嚴重。

        凱恩斯一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寫了很多文章,並在1936年出了「經濟通論」一書。

        他認為衰退是社會總需求不足,唯有政府可以提高總需求,辦法就是實行赤字經濟,由政府舉債,大搞基建及公共建設,提供大量職位,就業的人多了,消費自然增加,經濟可以復甦。

        美國羅斯福總統上任,基本上採用了他的方法,大興土木,結果果然有效,此時政府的手介入經濟了,就是所謂有形的手。

        即使凱恩斯也認為正常情形下,政府最好少介入經濟,讓無形的手去管會更好一些?

        由於凱恩斯認為政府有赤字未不足為慮,當時很多人質疑他,怎麼能長期繼續呢?將來怎麼辦?凱恩斯說了一句出名的話:「In long run,We are all dead」。

        凱恩斯的思想在今天更被運用到極致。2008年金融危機,當時聯儲局局長貝南克就採用了量寬的政策,由聯儲局買債,財政部發債,大印銀紙解決困難。當年由於次按債券危機,市場上大約六萬億美元,相關債券的價值突然融化掉了。後來聯儲局做QE,待危機過去,聯儲局資產增加了六萬億美元,不是巧合,剛剛補上那個破洞。

        現在歐洲,日本,美國QE似乎常態化,各國都有龐大赤字。譬如美國,08年之前每年政府也都有赤字,但本地銀行,保險公司有大筆現金 (存戶存款,保險公司收到的保費),正好用於買入國債,還有外國政府,外國的中產增加美元儲蓄,所以是一種可以永續的態勢。但現在3.5萬億美元預算即將通過,赤字可能近二萬億。本土的金融機構已沒有能力填補這個大洞,唯有聯儲局繼續做買家,現在聯邦政府負債已達28萬億美元,現在信用還在,但能永遠這麼做下去嗎?

股市隨筆

        「觀望為上」

        眼前股市雖然好像很便宜,但政府的調控政策仍未明朗,不知道是不是糾正現存的問題就可解決?還是另有新的政策將要提出來?像阿里巴巴,騰訊這一類大的網股,政府要求它們跟政府指定的公司合營,交出數據,又規定網絡之間屏閉打通,這些事都在落實,無論騰訊,阿里,它們本業所受影響不大,如果監管靜下來,股價有望修復。

        所以要等待,也不要輕易地在現在這樣低價沽掉,能守的不妨守一守。

        外圍情形也不太好,美國國債息率上升,通脹在上升,全球產業鏈紊亂,能源不足,美國在高位已長久沒有調整,歐,日股市也熱,而疫情似乎依然厲害。美股道指近日波幅很大,也有不穩的跡象。

        我已將持有的美股歐股全部沽清,留着現金觀望,我估計要耐心一點,等兩、三個月,到時看形勢再定,現在估也沒有意義,誰也不知道市場會發生什麼事。

        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長線來說股市反映經濟,長線股市總是上升的,最重要的是你揸住的是優質股,價值必定會反映出來。

股市隨筆

        「股市大勢難測」

        今年三月,疫苗已開始施打,中國疫情控制出色,經濟大幅回暖,當時預測下半年股市會很好,很合邏輯。但五月開始反壟斷,科技股大跌,又有一系列調控政策,澳門賭股大跌,接着香港本地地產股大跌,近日又因國內限電停產,製造業也大跌,恒指創下了今年的最低價。三月的時候,除了講股市風水的,大概沒有正常的分析師能估到目前的情況,前景依然不明朗因素很多。

        美國,歐洲股市指數都創了新高,甚至日本股市也很熱,但它們經濟並不好,由於疫症引起的生產鏈的紊亂,特別是運輸不暢,運費高昂,全球經濟復甦很不穩定,通脹高企,很多因素令人不安。

        在大跌市中,散戶絕大多數都不能在高位脫身,跌市下被綁住,如果今年至今仍有盈利,而且投資組合中有30%現金,就是非常成功的了。可以有一點安慰的是揸住的股票本身質素好,經營沒有問題,危機過去有機會反彈,收復失地,但也應檢討一下,揸住的股票是否符合國家政策鼓勵?是否行業有問題?經營有問題?

        如果沒有做孖展,沒有揸住垃圾股,也不等錢用,是不必擔心的,現在並沒有結構性的風險,局面會明朗化的。

股市隨筆

        「政府不喜歡的行業?」

        從這一次中央政府的調控以及央媒的表述看,有些行業是政府不喜歡的。先要提到的當然是補習輔導教育的行業,這個行業畸形地發展到這麼大,這麼咄咄逼人,壓迫中小學生和家長,以盈利為目標,差不多一夜之間遭到取締。

        其次是電子遊戲行業。記得最近幾年裡已經多次政府要網絡自律,遊戲內容要健康,設法限制小朋友打機時間,但網站似乎不聽勸告,現在已經明確規定幾歲以下孩子不能開啟,幾歲以下孩子只有星期天和假期可以玩一小時,如果這樣的禁令一、兩年之內發現仍無效果,可能規定這些網站祇能在限定時間內可鍵接,其它時間都要關閉?

        再其次,有些網站標榜是閱讀網站,當然也有古典名著可以看到,但更多的是付費閱讀,你讀了幾段,再想讀下去的時候開始要收費了,內容不是色情就是武俠,這些網站大概有網上警察監視,太過份會勒令你關閉。

        再其次,像網上送餐服務,似乎也是被認為非必要,不受鼓勵的。

        還有網上私企規模太大,牽涉的行業太多,處處有影響力,就是所謂「壟斷」,也是政府不喜歡的,壟斷就會造成「不公平」,損害消費者利益。

        這些思考會影響相關行業,相關企業的發展,投資者選擇的時候也要考慮這些因素。

雜談

        「中美關係在鬆動?」星期六的冥想。

        習主席以視頻發表了在聯合國大會的講話,承諾中國今後不再在境外建造煤火力發電站。

        在亞非發展中國家幫助它們建先進的煤發電廠,主要是日本,南韓和中國。日本和南韓,響應聯合國呼籲,今年五月先後表態以後不在境外建煤發電廠,這也是美國氣候特使克里兩次訪問中國提出的要求,而中國兩次冷待克里,這一次算是給了美國一個正面的回應。

        而拖延了三年的孟晚舟案,也終於解決了,美國已全力打壓華為,再扣押孟晚舟也沒有意義。這一次了結此案而中國也同一時間釋放兩位加拿大公民,挭在中加關係之中的一根刺也挑去了,似乎美國也回應了中國的要求,中美之間可以理解為釋出了一點善意。

        希望是一個好的開端。

        中美對抗中,我最擔心的是南海人工島嶕可能引發的軍事衝突,現在似乎全世界都默認了這些人工島嶼的存在以及主權屬中國。維吾爾族人權問題,香港實行國安法,美國都翩動不起風波,圍堵中國越南,新加坡,南韓,日本都不願表態,打壓中國也已經黔驢技窮,而且對抗對美國沒有實利,拜登政府可能對華政策慢慢轉到多些合作這個方向上來。

雜談

        「中國政府資產龐大」

        我在談到恒大財務危機一文中,提及中國政府資產龐大,立即有網友回應不對,中國政府現在跟美國政府一樣,同樣也負債累累,中央政府負債多少?地方債負債多少?都有數據。順便提一句,說國家有多少萬億外匯儲備,其實那不是國家的資產,其中大部份是企業出口賺到的外匯賣給銀行,是銀行的資產,但銀行對客戶有等量的負債。

        但中國跟美國制度不同,美國的土地都是私有的,政府要用的土地,譬如建政府辦公大樓,軍事基地等等,也是歷史上某一時期向私人手中買來的,因此美國土地上的資源也是屬於私人的,美國政府也沒有「國企」,最敏感的國防工業,主要承包商都是私企。

        而中國則不同,土地全是國家的,現在私人佔用的土地都是向國家承租的,甚至包括農地,改革開放以後將租用權活化,可以有價轉讓,才讓大量土地價值釋放出來,土地都是國家的,地下及地上的資源當然也屬於國家,這是多大的財富?中國政府還擁有大量企業,銀行,電訊,基建,交通,幾乎都是政府的,又值多少錢?中國政府還有強大的行政權力,必要時徵用一切它認為必要的資產設施。

        此外,中美政府一樣擁有印鈔權,政府缺錢開動印鈔機就行了,美元是國際貨幣,信用至今良好,全世界的中產都在儲美元,特別是第三世界,貨幣不太穩定的國家的中產,辛苦工作存美元,美元的無形收益是驚人的,所以它常將自己的經濟危機轉到全世界,這種情形有時而盡,但也許還有很多年可以撐。

        結論是大國的經濟祇要仍順暢運作,財富不斷創造出來,政府雖揹負重債,仍不是問題,政府債券成了經濟活動中不可缺的重要部份,讓銀行,保險公司這些大企業的餘錢有一個可以隨時存取的資金池。

        世界經濟就是這樣運轉,祇要不打仗,不發生大的社會動亂,經濟就這樣運轉下去。隨着科技進步,生產力發展,整體社會越來越富裕,現在除了避免大戰,另有一個課題就是保護環境,這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根本。

雜談

        「恒大財務危機應該影響不大」

        恒大地產雖是巨型企業,現在估計它的未償還債務大約為人民幣1.98萬億。08年金融海嘯,美國次按債券突然停擺,市場大約有5萬億美元,也就是三十多萬億人民幣資產突然「融化」掉了,市場出現流動性危機,恒大負債規模遠不能比了。

        而且中國政府不像美國政府,當時聯儲局長及財政部長要聯袂去眾議員,懇求議員老爺批500億美元救命錢來救銀行,中國政府是絕對有權威選擇救市方案,而且中國政府不像美國政府負債累累,中國政府有龐大資產,現在市場傳聞恒大在各省都有項目,中央準備由中央統籌由各省指定機構成公司,接管恒大資產,照顧小債主,盡量避免美元債違約。

        所以恒大不會引起全國性的危機,市場也已心中有數並不為此恐慌。

雜談

        「新加坡疫情」

        昨天看到一份新加坡防疫中心最新的報告,新加坡是管理良好的富裕城市國家,它在七月份就全國完成了80%人口的疫苗注射,主要施打的是阿斯利康及復必泰疫苗,七月底政府就改變了防疫政策,從以前嚴控努力清零,改成「與病毒共存」,逐步放開了社交距離的管制,對外國入境人員的管制也漸漸放鬆,打過兩劑疫苗,上機前有陰性證明的外國人都可以入境。

        放寬管制以後確症例就開始上升,到九月中旬每天確診過千例,超過了疫症爆發以後最高的紀錄,而且現在傳播面遍及全新加坡,各個社會層面,不像初期發生在外勞社群,但無症狀及輕微病例佔98.3%,重症需入院的祇佔1.7%,如以每天千人確診,每天重症個案祇是17個人,醫院可以負擔,所以不會再封城,而是向抵抗力弱的人打第三針,繼續開放各種限制,就是說「與病毒共存」的策略是可行的。香港推行相同政策祇是時間問題,除此之外似乎別無它途。

雜談

        「恒大地產還能救嗎?」星期六的冥想。

        恒大地產可能破產的傳言滿天飛,政府已派了工作組進駐,很多到期的債息都已停止支付,市場最想知道的是它還有救嗎?

        恒大過度借貸,過度擴充,財務有問題已經傳了有兩年了,但它的做法不是立刻緊縮而是充闊佬,資金充裕的樣子,現在充不下去了。

        恒大自己的財報,它的負債已由7000多億人民幣降至5000多億人民幣,可是現在發現它的負債可能遠不至此數。它發了很多理財產品,購買了它理財產品的大眾全是它的債主,總額是多少?似乎沒有看到確實的數據。它又強迫公司員工購買自家公司的理財產品,為數也不少。它又欠建築公司,原材料供應商大筆材料費,工程費,當然還欠銀行巨額貸款,還有購買恒大債券的機構投資者,所以它的實際負債有人估計可能高達2 – 3萬億人民幣。

        一家財團的公司要拖時間,準時還本付息,唯一方法是變賣資產,差的資產沒有人要,賣掉的一定是好資產,現在去救它,可能為時已晚,一個原因它的優質資產能賣的一定賣了,不能賣的可能已被債權人扣住,剩下的劣質資產賣不出,也不值錢的。

        更主要的是它信譽已失,債權人不再有耐心,債權人心態可能是早一點討可能還分到一點,太晚了渣都沒有了,大家一起討債,恒大就完了。現在已是這樣情形,小債主,包括買入理財產品的,建築包工頭及工人,都已上街影響社會秩序。

        政府進駐如果政府願意拿錢出來,又下令銀行不要追債,當然可以救它,但這不符合市場經濟原則,政府也不一定願救這樣一家私企。

        最大的可能政府控制住恒大現有的資產,打包賣給有興趣的買家,收回的資金以一個折扣價還給人數眾多的小債主,不讓事件演變成社會事件,恒大宣佈破產,銀行及機構投資者排隊在最後,可能什麼都分不到了,撇賬了事,它們自己也有責任,當時為什麼買恒大債券?就因為它息高嘛。

        其它有財困的發展商要及早行動,有困難的要及早救助,希望不會形成大規模發展商倒閉潮,那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