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美元超強,資本又在割韭菜了」

        今年以來美國不斷加息,歐洲卻不敢加,日本更是正中下懷聽任日元下跌,所以歐元及日元兌美元大概都跌了20%。土爾其里拉跌了50%,一些發展中國家,像泰國,越南,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本幣都跌了不少。

        貨幣下跌有時是不得不跟的,譬如南韓,它在國際市場上的主要競爭對手是日本,日元貶了,韓元不得不跟着貶,否則在貿易競爭中要吃大虧。

        南美和非洲一些國家更不用提,美元一強它們本幣都難逃大跌。

        各國貨幣大跌主因是美國加息,美元開始回流美國引致美元強勢。

        而亞、非、拉的發展中國家,它們發債發的主要是美元債,甚至它們的大企業發債,也是發的美元債,因為它們本幣信用差 (匯率不穩定),所以發本幣債沒有人要。美元大升,這些國家本幣大跌,問題來了,例如一家菲律賓公司,它欠的債務是美元,本身披索貶值,但它的營業收入是披索,等於資產大貶值,收入大貶值,但負債不變,很可能造成週轉不靈。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就是這樣形成的,當發展中國家資產大貶,許多企業甚至國家陷入財困,美元資本又回來了,賤價收購這些地方的優質資產。

        所以眼前是一個資產大轉移的時代,資本又來割韭菜了。

        中國的很多私企,經過兩年反壟斷,監管,資本大幅萎縮了,而且中國有嚴厲的資本管制,在這一波中中國資本大概不能獲利,廣大發展中國家銀根抽緊還可能影響中國的出口。

雜談

        「中國的房地產市場」

        上世紀80年代前,中國是沒有私人房子的。大概1985年之後才有土地拍賣,才有私企發展商。由於經濟突飛猛進,大量的人富了起來,大量的農民湧入地市,所以地價樓價快速上升,而發展商並沒有大筆資本,所以都是用各種形式籌資,向銀行貸款,都是在高槓桿下運作,膽小不敢負債的發展商都淘汰了,所以中國的發展商可以說都是在高負債的情況下運行的,祇要新樓造出來能順利沽出,一切也不成問題,政府知道這種情形,正常情形下應該小心扶持它們,並幫助它們利用經營利潤減低負債。但去年政府出台了一系列針對私人房企的政策,先是出台了房市參考價,政府出的參考價比當時市價要低20-30%,立即擾亂了市場,本想置業的人要發展商減價,發展商不願意,樓市立刻靜了下來。接着出台了「三條紅線」,而幾乎所有私企發展商都踩着紅線,銀行放貸也停止了,發展商剩下發新債券及發股票集新資兩條路,但政府相關部門遲遲不批,發展商的資金鏈在這樓情況下是必定斷裂了,幾乎所有大規模的私人發展商無一倖免,但同時帶來的後遺症是地方政府土地拍賣停頓,在建樓盤發展商無力繼續,產生一系列嚴重問題。

        樓價大跌,發展商失信,民眾更不敢買樓,而中國人民的民間財富有60%是在房產上,樓價大跌或樓市凍結,產生極大負財富效應。

        總之是政府政策人為地製造了一次房市大危機。中國是一個大國,中國政府擁有巨大資產,危機一定可以解決。現在各地都在積極讓樓市活起來,首期可以低至20%,但看起來要解決這些困境不是短期內可做到。

        樓價下跌,樓市淡靜,甚至會影響到國企的發展商,它們當然較易得到銀行貸款。

        從這次的事件是否看出政府對私企和公企發展商的態度是有差別的,特意要打擊私企發展商,不願意看到它們發展成幾萬億規模的企業?但國家經濟受損,千千萬萬人損失畢生積蓄,政策有沒有為這些人着想呢?

生活情趣

        「奇妙的太陽能」

        今天是星期天,我拿了手機去露台上給種的辣椒照相,四月初撒的種子,現在已經長成植株,結了不少果實。

        照相的時候忽然想到,四月初撒下的種子,祇是像細小的沙粒一樣,怎麼現在長成了這麼茂盛的植株,而且結了果實,可以給我們人類食用呢?

        奇妙的一點是植物吸收了太陽的光能,能將水、氧、氮、磷、鉀各樣元素經過光合作用,變成淀粉及纖維素。世界現在人口大約有八十億,每人年消耗500公斤糧食,那每年糧食產量應有40億噸,如再計入全球森林,草原,海洋中的藻類,利用太陽能產生的淀粉,蛋白,油脂,纖維素,那數量是驚人的,也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根本。

        再想深一層,我們今天所用的化石燃料,包括煤、石油、天然氣,都是千百萬年前經過光合作用合成的植物礦化或分解而來,唯一不是來自太陽能的能源,祇有核能、鈾礦是天然存在在地殼中的,也許還有地熱能,也非來自太陽,但在能源供應上不太重要。

        另一個奇妙之處是小小一粒植物種籽它是有生命的,會發芽長大,吸收太陽能,也許能長成一棵巨大的樹。

        這個太陽給我們能源,維持生命,生生不息,我們每天都看慣了,似乎一切理所當然。其實不是那麼簡單,環境會變,歷史上地球有多次冰河期,現在知道都是跟大規模火山爆發或外星撞地球有關,塵埃覆蓋了地球,幾年都看不到太陽,還好生命沒有滅絕,並進化出人類。今天全球人口總數已達八十億,人類活動已經在影響環境平衡,最明顯最大的威脅就是氣候暖化,如果全球氣溫再升兩度,人類可能面對現在還不能預測的自然災害。

        本來減炭排放做得還不錯,但還有人發動戰爭,各國從新啟用煤發電廠。

        人類寧可在彼此撕殺中同歸於盡?還是能協手拯救地球?祇有天知道了。

朝天椒生長95天
甜椒生長95天

雜談

        「再談通脹」

        上月美國通脹升到9.1%,加拿大央行昨天加息一厘,美國聯儲局七月底加息0.75厘,似乎已成定局,還有聲音要再加至一厘。

        在構成消費的種種成本中,能源 (石油,天然氣,煤) 基本材料 (鋼,鐵,銅,木材,化工製品) 及農作物,價格都有上有落,以現代的科技和生產能力來看,缺什麼價格就上去了,價格一高供應就大增,價格會回落,所以不必太擔心。

        但構成消費指數中有兩樣指標卻是基本上祇升不降的,一樣是房屋租金,一樣是工資水平。

        今年美國全國租金漲了5.5%,而發達國家普遍掀起了加薪潮,這兩個因素是推動通漲上升的最重要的要素,能源,原材料,農作物價格可能下降了,但工資和租金在升,通脹不那麼容易回落。

        各國央行加息,是要抑止消費,抑止樓價升幅。如果不出現一次溫和衰退,讓失業增加,地產降溫,根本就談不到壓抑通漲。現在在談論軟着陸,祇是希望衰退不要太厲害。美國兩個季度負增長可以說是必然會發生,市場已經習慣低息甚至負息很久了,西方經濟衰退可能會比我們想的更厲害。

雜談

        「中國市場中似乎有兩隻無形的手」

        我們談到市場經濟,就會想到無形的手和有形的手,無形的手是市場本身有調節功能,平時看不到的,謂之無形的手,有形的手指的是政府干預市場,是有形的,看得到的。

        有趣的是中國市場中有兩隻有形的手,一隻手是刺激經濟,希望經濟好起來,另一隻手是加強監管,打擊資本。

        反壟斷辦公室沉靜了一段時間,昨天又有消息對多家網企實行反壟斷罰款,雖然金額不大,但市場很驚怕,又來加強監管?

        在中國投資的德國企業,組成了德國商會,德國商會的主席在北京抱怨說:「在中國最能確定的事,就是政府政策的不確定性,不可預測。」很多部門,很多隻手都可以對市場說三道四,國務院命令各部門如有影響市場的政策事項,要先通報國務院批准才能出台,但似乎沒有用。

        剛看到富力地產 (2777) 6月合約銷售46.7億人民幣,上年同期126.1億。禹洲集團 (1628HK) 6月銷40.3億,上年同期110.2億,可以想見中國樓市多淡靜,地產發展商的財務一定進一步在惡化!

雜談

        「俄烏戰爭」

        俄烏戰爭最近明顯靜了下來,俄羅斯打下了盧甘斯克州,聲稱要休整一下,烏克蘭聲稱要反攻烏南赫爾松,也是沒有行動,正在進行的戰爭規模相當小,可以說形勢膠着。

        西方情報說俄羅斯軍備耗盡,武器庫中上世紀70年代的武器都拿出來用。西方的情報可能是正確的,俄羅斯急着要和談,但烏方沒回應,俄羅斯有點急着要下台階的感覺。

        俄羅斯的軍事工業,在西方全面制裁之後可能生產新的坦克導彈有困難,如有零配件,晶片之類本來可以進口的,現在全部卡住了,俄羅斯的生產線是很弱的。

        烏克蘭一方如果有西方源源不斷的援助,又知道俄方軍備供應陷入困境,當然不肯停火。

        但戰爭如何進展決不是烏克蘭可以決定的,西方如停止供應武器及物資,烏克蘭是打不下去的。

        所以戰爭已經受控在一個小範圍進行,西方大國,特別是美國也不急於讓戰爭停下來,要繼續消耗俄羅斯的軍力,看穿它的底,所以戰爭還要進行下去,直到西方大國認為應該停手為止,可憐的是烏克蘭的百姓。

雜談

        「通脹會不會很嚴重?」

        通脹通常是以消費者價格指數來表現的,(CPI) 指數越高表示通脹越嚴重。

        美國的CPI組成最大的一塊是住房,住房費用指的是租金,不是房價,大約佔比42%,其次是食品,飲料佔大概15%,再其次交通也佔15%,這三項已佔總指數72%。再其次是醫療,雜項服務 (主要是教育) 又佔13%,再其次是娛樂,通訊,服裝,佔比都很小了。

        各地CPI各項目佔比是不一樣的,香港相信住房佔比更大,交通佔比會小一些,不像美國人,人人一架車,我們人口密集,公共交通發達。

        在一些不發達國家可能食品,飲料佔了最大比例,其次是煮飯的燃料-煤油。

        我們可以看到影響通脹背後一個重要原因,是原材料漲價。像這一次油價高漲對歐美來說就是交通費大漲,要壓縮其它消費,對不發達國家人民來說煤油價格大漲,就不夠錢買糧了,而糧食也漲,生活就陷入困境。

        食物糧油的農產品價格波動是很大的,但生產週期也很短,缺什麼價格就上升,價格一升供應就升。我想起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國的豬肉價,週期性上落影響CPI很大,但最終都不會沒豬肉吃的。

        原油跟基本材料,例如鋼鐵,木材價格也極大地影響消費品價格,但長遠來看,供過於求可能又出現。原油已由125美元/桶回落到100美元/桶,應該還會回落,銅鐵,木材也是增產,價格也回落了。

        那麼我們現在擔心通脹惡化,擔心的是什麼呢?影響最大的就是工資上漲。

        美國麥當勞因為請不到服務員,每個錄取的小哥先獎300美元。英國法國運輸工人大罷工,不可能不加工資。發達國家由於通脹極低,因此已多年沒漲過工資,去年和今年明顯上漲了,工資上升是推動通脹的強大力量,所有生產,服務的成本都上升了,物價一定大升,這個趨勢已成,恐怕壓不下來。

        另一個因素是房屋租金,發達國家由於大做QE,樓價近兩年都上漲,遲早租金也會漲,影響消費指數上升。聯儲局急急加息,也許會迎來溫和衰退,失業增加,工資當然加不上去,樓價降溫,租金也升不上去。

        但聯儲局顯然估計不足,太慢加息,經濟調整可能會更痛苦些。

股市隨筆

        「內銀有投資價值」

        工商銀行 (1398),建設銀行 (939),中國銀行 (3988)等幾家銀行巨企,現在有很高的投資價值。

        這幾家銀行中國政府佔股大約都在70% 左右,所以是絕不會倒閉的。而目前的價位都處在歷史低位,P/E都是3 – 4倍,息率8 – 8.5厘,面值跟淨資產比大概都是0.4 – 0.5倍之間,可以說已經便宜到貼地了。

        市場所以給它們的估價這麼低,大概有兩個理由。一個理由是它們的真實壞賬可能比我們看到的要多得多,這可能是個問題,但它們是可以帶着壞賬永遠永續運營下去的,除非中國發生大動亂,這樣的因素應排除在考慮之外,如真擔心中國會大亂,任何中國資產都不可投資了。

        市場擔心的第二個理由,是它們派息的息率不一定能保持,股價低了董事會可以減少派息,但這樣的情形,也就是內銀派高息率已經是多年常態了,董事會承諾盈利的大約70%會用來派息,多年來年年都做到。現在四大內銀的派息對國內經濟的影響很大,上至保險公司,投資基金,小至個別小投資者,四大銀行的派息是他們的重要收入,牽一髮動全身,內銀的高派息已成常態,每年有8%回報已是極好回報,如能捕捉一定的升幅,回報可觀而風險不大。

雜談

        「再談歐盟」

        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前蘇聯解體,本來在前蘇聯範圍內的很多中東歐國家陷入一片混亂,其中包括波羅的海沿岸的立陶苑,拉脫維亞,愛沙尼亞,東歐的波蘭,羅馬尼亞,中歐的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等,它們有的延續了原來的共產黨統治,統治者沒換,祇是政黨模式改頭換面,有的國家陷入政治爭鬥的混亂,有的則是經濟崩潰,但這些國家的人民,出於國防安全 (害怕俄羅斯) 和發展經濟的需要,都強烈希望加入歐盟,歐盟的憲章就是里斯本條約及馬城條約的規定是很明確的,對於國家政體,人民權利,杜絕貪腐,經濟運作都有具體要求,這一大群小國就努力按照歐盟的要求,改造自己國家,現在都已加入歐盟,國內安定,經濟也發展很快,人民生活大幅提高,這個過程在短短二十年間完成,外部世界並沒有特別留意,但是對這些國家來說是重大的進步,整個歐洲也整合得更大,歐盟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進步的,歐洲更穩定而世界也更和平。

生活情趣

蕃茄開花了
辣椒
朝天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