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31 七月, 2020

雜談 ( 1 )

        今天共有三篇雜談。

        「新冠疫苗」

        現在世界上至少有23個研究中心在研究新冠疫苗,其中根據已發佈的消息,英國,中國,美國走在最前面。有傳媒形容這一次的疫苗競賽有些像上世紀七十年代太空競賽一樣,各國傾盡全力以赴。

        由於科技的進步,現代疫苗的研究也大幅加快,以上提到的三家,已經進入第三階段的大規模人體試驗,副作用極小及可以產生足夠多抗體,都已獲得證實,第三階段試驗旨在取得龐大數據,證實安全及可靠。假如各國藥管局能給與快速批准,即可進入量產,樂觀的估計九月底就有疫苗問世,保守一點,認為要到明年一月底。接下來各國要比併的是誰能實現大規模量產,以及誰能有效地分配及要求國民注射,我估計這兩方面可能又是中國第一。

        未來疫苗產的抗體可能祇能維持四至六個月,所以可能每年都需要打,可是如果已有60%的人接種了疫苗,理論上已可阻止病毒傳播,總之疫苗可能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不能保證無人再染病,但一定可保證這病不會大規模傳播,肯定是好消息。

 

雜談 ( 2 )

        「有古老文明的國家可以再度輝煌」

        我要說的是一個真實故事,就是我親身經歷的。

        1981年,當時中國剛開放,我帶了四個美國朋友去中國談生意,他們有意投資中國,將他們現在在美國的工廠遷移到中國來。

        第一站是上海,獲得熱情接待,那時上海沒有新酒店,住在舊國際飯店,已訂好的房間差一點不能給我們,因為外國來客太多了。

        第二站是北京,市容老舊,沒有新酒店,我們住在舊北京飯店,跟中方談了兩天,美國朋友對中方的承諾感到振奮和吃驚,新廠可以很快造好,生產成本可以大幅下降,下降的幅度美國朋友都不敢相信,談判順利。接着是星期天,中方要派人派車帶我們遊覽全北京,當時我是無所謂,但我的美國朋友認為不應接受主人家太多的招待婉拒了。問題是星期天做什麼呢?我提議美國朋友去參觀北京的大鐘寺,大鐘寺裡有一口黃銅大鐘,吊在一個鐘亭裡,那黃銅鐘重15噸,是整體澆鑄出來的,形狀完美,鐘的外壁鑄有九千個漢字,鐘的內壁鑄有二萬多漢字,我們看不到,但亭的四壁有內部漢字的拓本,每個字每一筆都是線條精細,沒有瑕疵,鐘的鑄造在500年前,工藝如此精良,給人一種震撼的印象。

        我記得很清楚,當天午餐時其中一位美國朋友說:「真了不起,500年前歐洲都造不出這樣的銅鐘,我們美國的影子都還沒有呢!」我說:「我們中華民族有悠久歷史,有輝煌文化,可惜近二百年裡落後了!」那位美國朋友說:「中國會再度輝煌的。」

        後來生意也談成了,資金設備也來了,基建也順利,不到一年產品生產出來,銷往美國。記得當年美、日、歐,甚至意大利,西班牙的廠商都接踵而來,紛紛來中國投資。在「改革開放」的大政策下中國經濟開始起飛。

        中國四十年裡的經濟成就是很了不起的,令人難以置信的。今天中國經濟仍以很快的速度發展,窮鄉僻壤都通了公路,峻嶺高山,各種資源都開發出來,如更開放私營經濟,政局穩定,繼續高速發展可期,乘上十四億人口這個大數字,國家力量無可匹敵。

雜談 ( 3 )

        「特朗普的政治自殺」

        昨天晚上新聞,特朗普以總統身份在推特網站上貼文,提出來因疫情嚴重,提請國民考慮是否推遲這一屆的總統選舉,直至「選民可以安全地投票時」,也就是無限期推遲,由他說了算。

        在我看來這是愚不可及的一步棋,暴露了他人格的自私,自戀及自大,他必將受到排山倒海的輿論攻擊,民主黨堅決反對不去說,共和黨大概也會掀起反他的波浪。

        美國的議會民主及憲法,對總統任期,總統選舉是有明確的條文的,已經成了全體人民的共識,特朗普要憑一己之力來挑戰這一制度,他一定摔得頭破血流。

        假如他本來還有一點點可能連任的希望,那麼因為這一愚蠢舉動,他將信譽掃地,成了人民公敵,寫到這裡我忽然想起了袁世凱,特朗普跟袁是不是在一些地方真的有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