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6 七月, 2020

雜談

        「中國對港新政策」

        1997年收回香港主權,恢復對香港管治,英國人撤走,中國制訂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方針,香港繼續行使英國留下的普通法,甚至法官都沒有變過,確實是「一國兩制」,但「港人治港」祇是一個安撫港人的門面,主權在北京,而且香港對中國如此重要,有龐大的中聯辦,外交部公署等機關在香港,遇到重大事務,特首怎麼可能不請示北京自把自為?但北京也很小心地維持着港人治港這個門面,中聯辦保持低姿態,這種情形維持了22年,直到2019年的三月,香港發生了所謂「社會運動」,社會秩序漸漸失控。

        今年一月派了跟港澳事務沒什麼歷史成見的駱惠寧來港任中聯辦主任,他曾任山西省委書記,是地方大員,辦實事的,不是那種書生氣的幹部。

        中央要止暴制亂,是要地方上拿出方案的。駱大概就是肩負這樣的使命,香港的事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複雜,駱履任後兩個月大概就制定了全套的止暴制亂的方案,並得到中央批准,我們看得到的第一步,大概就是逮捕李柱銘等十二個所謂民主派的頭面人物。

        接着就是從把持着議會選內會主席的民主派手中奪回主導權,並迅速通過了國歌法等法案,此時中聯辦已經高姿態地站出來,要來恢復香港社會的秩序。接下來人大宣佈,代香港立國安法,禁止所有分裂,顛覆特區政府的行為和言論,此時還有人上街,警察也大規模捕人。

        一直到最近教育局宣佈中小學甚至幼兒園都要認識國安法,政府圖書館也開始審查有否可能違法的出版物,同時針對教師,針對媒體,針對公務員要大家自律。

        所有這些措施可能都是止暴制亂新政策組合拳的一部份。接着比較迫切的是要檢查選舉主任的忠誠度,擋住所有意圖參加九月份選舉的所謂民主派代表。

        等到暴亂壓下去,應該還有促進民生,促進經濟的新措施。

        公務員的領導,本能是不想負太多責任的,按章就序做完公務不犯錯就行了。現在有人承擔,政府會有有力的新政策出現,止暴制亂,大力發展經濟,解決深層次矛盾,對香港而言是好事。

        這次國安立法,也盡量跟普通法接軌,不設死刑,不設追溯權,也是中央的苦心,中央要對付的是那些策劃於密室中,勾結外國暗中指揮的人,並不會打擊一大片受蒙蔽上街的人。

        香港的國安委,特首是主任,掛個名字,顧問是駱惠寧才是抓實權的。

        本來要在香港執行新政策,顧慮有外國干預,影響經濟利益。現在美國那麼需要跟中國的貿易協議,其它制裁都是不痛不癢的。

        這一套組合拳現在看來很有效,社會寧靜下來,疫情希望有疫苗出現,香港前景是光明的,中國越強香港越重要,祇要人民幣不全面開放,香港的特殊地位會保持下去,西方要跟中國做生意也需要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