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1 七月, 2020

雜談

        「國家力量強弱的內部因素」

        昨天寫了一篇「美國的霸權地位正在衰退」,這個題目可以再深入探討一下。

        我們說到一個國家強大,一是它有相當的版圖,眾多的人口,有效的政府,人民有很高的科技及文化水準,這樣才能建成強大經濟,支撐強大武力。

        想深一層,還有其它因素,是該國內部的因素。

        例如前蘇聯一度是十分強大的,它兼併了十五個加盟共和國,又控制了東歐,但幾乎是在一夜之間突然倒下,原因是內部民族和文化衝突失控。前蘇聯的領導人知道這一點,他們以為通過聯邦軍隊以及跨國界的蘇聯共產黨組織,加上經濟互相依存,已經有足夠的凝聚力,控制了所有分離傾向。但一旦中央轉弱,地方民族主義崛起,波羅的海三國首先宣佈獨立,莫斯科中央無力鎮壓,各加盟國獨立勢如燎原,甚至俄羅斯自己也獨立了,當時葉利欽向戈爾巴喬夫逼宮,傳說戈爾巴喬夫要求給他多一個星期在克里姆林辦宮,葉利欽都不同意,蘇聯解體,俄羅斯現在人口1億4千萬,經濟落後,GDP排在南韓之後,世界第十三位,已經稱不上強國了,但它有核彈以及老舊的航母及空軍。

        另一個例子印度,印度人口有13億人,但沒有人將它視作強國。

        它歷史上從未統一過,是英國人殖民時將那些土邦合併成今日印度。它有十七個邦,生活着不同種族,不同語言的人,官方文字有二十二種,更有二百多個土皇,邦的權力很大,土皇也有特權,中央政府很弱,可以用一盤散沙來形容。它還有種姓制度,雖然明令廢除,但社會上影響依然根深柢固,人民分成幾等,一生下來就註定了的,這樣國家如何強大?如何現代化?

        就是在發達的歐盟,27國差異很大。譬如捷克斯洛伐克,本是一個小國,捷克人跟斯洛伐克人還一定要分開,獨立成小國,前南斯拉夫,六個細小的加盟共和國,最後也分裂成六個小國,其間還發生內戰及大屠殺。今日歐盟貧窮的南方與富裕的北方為了疫情舒困基金,立場明顯分裂,這樣的國家體自顧不暇,怎能團結對外?

        阿拉伯國家則有教派衝突,爭鬥千年,沒完沒了。

        我們中國,民族衝突不最重,95%的人都自認是漢人,說同一種語言——普通話,有共同的歷史認同。中國也沒有嚴重的教派衝突,「儒」學一直是中國文化的主體,我們的價值觀植根於此。

        但我們也有我們制度的弱點,我們國家的權力是高度集中的,政府可能很有效率,菁英治國的體制有兩個缺點:一個是菁英以為自己是為民服務,在做最正確的事,但民意不一定認同。其次權力的交接,沒有公開透明的民意授權,容易引致權力交接的不順暢。

        我們還有一個弱點就是人多資源少。我們農地不夠,至少在目前科學水平上,我們農產品生產不足以滿足消費,需要大量進口大豆雜糧。我們石油和鐵礦銅礦這些基本資源也缺,也需大量進口,所以我們國家需要和平的國際環境,需要跟其它國家互通有無,基本是我們進口原材料和農產品,再出口製成品。

        我們因為發展時間短,在高科技,例如晶片製造,精密機床,儀器設備很多方面還是落後的,所以沒有理由自高自大。

        用謙卑態度跟朋友相處才是最好的處世之道,自己有了強大力量不怕別人來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