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 七月, 2020

雜談

        「國安法已通過」

        港版國安法一如預期,快速通過,在此文發佈時可能已在香港正式生效。

        斷斷續續擾攘近一年的所謂「社會運動」大概很快會沉寂下來,主要有點聲望有點地位的領袖人物都已被捕,沒有被捕的或高姿態,或悄悄地表示引退或轉變口風,活動經費多已被截斷,國外的聯系,如果還有就要轉入地下,變成非法活動。

        曾經上街表示對現狀不滿的,對政府不滿的人,人數也不少的,但港人中並沒有飢寒交逼鋌而走險的人,也沒有像烏克蘭那樣跟俄羅斯有幾百年的種族仇恨,也沒有中東那些不共戴天的教派衝突,港人的不滿可能是買不起房子,越房子太子,生活指數太高,許多人工資收入追不上,或價值觀有差異,諸如此類。

        當反對現在體制,參與暴力行動的代價太高時,大多數人選擇安於現狀,不會有殊死的反抗,而且中央政府非常強大,搞政治的人如果要付出的代價太大,而沒有成功希望,也就是沒有回報的時候,很多人轉軚也是可以預期的。

        所以估計所謂「社會運動」很快會沉寂下來,但社會深層次的矛盾依然還在,為政的能注意到處理好,香港才能長治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