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20

雜談

        「有趣的新聞」

        昨天電視新聞,有三名刀匪,早晨六時趁惠康超市進貨,持刀在門外搶了幾十條廁紙,並用一架手推車推走,刀匪下午已被警方逮捕,並搜到了贓物,那幾十條廁紙,總值港元1700元。

        聽完這條消息,我忍俊不住笑了起來,這世界也真是無奇不有。

        通常強盜搶東西,案情都是非常嚴重的,刑罰也是嚴重的,犯事的人搶的都是名貴的東西,鑽石首飾,名貴手錶,最起碼也要搶到些黃金,怎麼會蠢到去搶廁紙這樣不值錢而又體積大的物件?完全不懂法律,完全不懂後果的嗎?似乎也不至於有人笨成這個模樣吧!更奇怪的是三個人一起去搶,香港怎麼會有這麼三個這麼笨的人一起去做這麼笨的事?唯一的解釋是這三個人腦子給最近幾天瘋搶廁紙的社會氣氛弄壞了,神經過份緊張,喪失理智,真以為廁紙是值得去搶的東西?

        他們不是笨,祇是神經脆弱,經不起刺激失常了吧?

        持刀搶劫刑罰是很重的,即使沒有傷人也要坐幾年牢吧?

股市隨筆

        「中芯國際981」

        我注意這隻股票已有兩年多,中國從拉晶元到製成晶片,有完整的技術和最大規模的生產線,似乎就是這一家了。它一開始由台灣資本來投資,投資者是由台積電出來的,目的也是建成像台積電那樣模式的一個廠,但可能因為技術問題始終沒能突破,長年虧損,由中國政府背景的公司接手,做了控股股東,但經營了十年,也依然未見大的突破,去年發表了第三季業績,盈利環比增加了3倍,而股價也由2019年年初大約6元/股升至近10元/股,此時引起我極大興趣,猜測是技術有了突破,分段在股價10元至12元間入了貨,其間也有報導,它14NM晶片技術有了突破,毛利率由20%左右升至23%。更有消息說華為旗下海思半導體,已將它由華為設計的晶片交由中芯國際生產,關於技術突破,關於海思半導體訂單是否轉給中芯,始終看不到正式發佈的消息。

        就在上週五,中芯發表了它去年第四季的業績,盈利環比增加2.3倍,說明它去年股價上升並非無因。但第四季業績報告的業績展望,卻有點令人失望,而且宣佈了它重大的擴充生產線的計劃,耗資31億美元。

        高盛調高了它的股價預測到20.50元,但也有大行擔心它設備投資太大 (必定要舉債付利息),拖低盈利,甚至造成虧損。

        投資者分歧如此大,也是少見的,原因當然是披露不充份,外界不太清楚它究竟有沒有解決技術問題?有沒有接到大訂單?

        從產品毛利率上升,可以猜測它產品良率是增加了,否則開支增加很快,毛利率怎麼可能上升?從它宣佈將大規模擴產,可以猜測它已接到新的大訂單,工業公司而敢於大規模擴產肯定要當成好消息來看。

        現在14NM的晶片是最廣泛在應用的,而7NM的先進工藝雖已出現,但已出現漏電,過熱等等技術問題,新增加的成本未必能抵消晶片更小帶來的效益了。摩爾定律在晶片已做到14NM這樣細小的時候正在漸漸失去效率,中芯如能大規模有效率地量產14NM的晶片,大概已經不用擔心市場,中國在晶片國產化的政策下本國的晶片廠前途光明。

        中芯國際的股價近日大幅波動,特別是上週五每股跌了大約1.00元,但成交驚人,達到42億。用陰謀論來思考,可能有大戶鬥法,有某些衍生工具上有重大的利益得失,用平常心來看,因為近月漲幅已大,有人好消息獲利沽出,但承接力也巨大,股票從信心較差的投資者手上轉向對公司前景更有信心的投資者手上。

        我對有計劃大規模擴產的公司是有信心的,希望沒有估錯。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匯豐值得投資嗎?」

        我已經連續幾年提到匯豐神話已經破滅,也已多年未投資匯豐了。本月18日,匯豐將發佈業績,想在這裡特別再提醒一句,小心匯豐宣佈的業績會非常差。

        匯豐業績從08年金融海嘯以後,從未令人滿意,客觀的市場環境也的確是差。

        匯豐以前的業務是環球銀行,北美、歐洲、亞洲三足鼎立。但08年一後,匯豐的美國資產幾乎清袋,現在維持一個很小的業務規模。歐洲的經濟也很差,央行奉行負利率,銀行業很難賺錢,中國大陸大家都知道銀行不容易做,近兩年祇剩香港和炒房有利潤,看看去年香港的情形,就知道它的香港業務也不會好。

        去年宣佈第三季度業績時它的前景展望是很灰色的,甚至有預警的味道。

        因為最近三年,匯豐的前管理層做了很多粉飾業績的事,不尋常地派高息,幾乎將每年盈利派光,又回購股票,不惜一切托住股價,漂漂亮亮下台,其中的會計問題,我們是不清楚的。

        新的管理層上台,主席跟總裁不和,踢走了舊的總裁,現在的新總裁是臨時的。最近的董事會又未能確定現任總裁是否轉正,即是說管理層內部仍有問題。由於這樣通常新管理層上台會將舊管理層留下手尾一次撇乾淨,這一步至今沒有做,大家回想一下,渣打換管理層時發生什麼事,就會知道匯豐將會發生什麼事,這一次的2019年年結可能會將以前積下的種種問題大撇賬。假如大撇賬,就沒有能力派如此高息,也不會有回購股份。以前回購的股份也沒有注銷,目的也是要賬面資產好看一些,這些股票如何處理?

        未知的疑點太多太大,而且銀行的經營環境在歐洲和亞洲沒有轉好的跡象,匯豐股價去年從高峰83元/股回調到近日58元/股,不是沒有原因的,如果業績大不理想,又面對大撇賬,還是有可能再跌的。

        當然我們看得到的問題,大的投資銀行不可能看不到,現在各大投行對匯豐股價看法分歧很大,大多數看淡,也有看好的。

        我們小投資者不值得冒險,前景不明先避一避為好,不能貪高息,高息不是一定能繼續的。

雜談

        「疫症影響香港經濟」

        走在馬路上真的是人人都戴口罩,景象很怪異,地鐵裡人流可能不及正常時的三分之一,商場,餐廳人流稀疏。

        銀行紛紛推出六個月至一年樓按還息不還本計劃,這是很不尋常的,說明不少人無力供樓。現在樓宇成交疏落,如果疫情拖長不排除樓價較大幅度下跌。如果樓市跌,先跌的是僻遠地區,小單位,迷你樓,因為業主財力薄,不少人手停口停,當然也供不起樓。

        報紙新聞,已有一萬的士司機停工,雖然車租已減了一半,但馬路上沒有人流,沒有生意是最現實的。有記者訪問一的士司機,問他為何仍返工?他回答說家中五口靠他這份收入,而當天他扣除車租,氣費,淨入袋150元!慘的人很多,許多家庭式經營小餐廳,全天沒幾宗生意,但房租,燈油火臘仍要付,怎麼過日子?酒店,娛樂場所都沒人光顧,裁員,減薪潮已開始,即使在大集團做,也非很安穩,貧窮家庭沒有積蓄日子艱難。

        當然香港主要的金融業,資產管理業等受影響不大,時間長了也會受影響。航空,海運已受影響,如果眼前的情形拖下去,真是不堪想像了。唯一的希望是天氣熱了,病毒自行消失,唯有向天打掛了。

股市隨筆

        「香港電視集資」

        香港電視 (1137) 昨天宣佈供股集資,有趣的是該股一月三十一日股價4.20元/股,至二月十日,短短十天,股價推到6.70元/股,宣佈集資前股價更推上7.30元/股,收市倒跌。

        董事局很會玩財技,趁疫情引發的搶購潮,營造出生意大好的氣氛,推高股價趁機集資。

        香港電視雖然名為電視,現在卻在做電商的生意,事實上連年虧本,它是電商新哥,原本是想做電視生意的,但拿不到牌照,而再以前它原是做移動通訊的,賣了盤拿了一大筆錢,不肯還富於小股東,大股東不斷轉行做新生意,做它完全不懂的生意。

        這樣的公司小投資者避之則吉,生意前景不明,董事局會玩財技,這是小投資者大忌。

雜談

        「武漢肺炎」

        中國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跟他的團隊剛發表了一份關於武漢新型肺炎的病例分析報告,我也是從新聞報導知道的。報告說大約有一半的病人感染以後並不發燒,報告接着說所有感染者中有87.3%的人最終會發燒,氣促,但有趣的是我沒有說過剩下那13%的人,最終是否從受感染到痊癒都沒有發燒呢?其實這一點非常重要,如有13%的感染者受感染後完全沒有或祇有輕微不適的症狀,他們不去看醫生,這些人永遠都隱形,病毒就很難從社區清除。今天附上一張相片,是昨天星島晚報的報導,很積極,也附上我的文章下面,可以彼此鼓勵,不必過份憂慮。

雜談

一側關於武漢肺炎的新聞

雜談

        「關於新型病毒」

        大家可能都知道關於防止病毒的A,B,C理論。A是已知的發病的人,可以將他隔離治療,跟他有密切接觸的人都隔離觀察。C是已知的確診受感染的人,當然也隔離治療,跟他有密切接觸的也隔離觀察,而關建的是B,是隱性的受感染的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帶菌者,他也沒有發病。

        全社會實行盡可能嚴格的隔離和自我隔離以後,假定B過了潛伏期後先發病,然後被隔離,理論上就抗疫成功了。

        現在的一個大問題是如果很多B症狀輕微,他甚至未去看醫生就自己康復了,他是一個從未被發現的B,他也感染了其它B,但其中有些人同樣也症狀輕微,沒有去看醫生,這個病毒就可能永遠存在在一個社區中,成了地方流行病的一種。武漢肺炎最後可能發展成這樣,這祇是跟過去的經驗推斷,最後結果現在無人知曉。

雜談

        「漫談病毒」

        近日查閱了不少病毒的知識,在此與網友分享。

        病毒比通常的動物細胞小100倍,現在電視上看到的有一個圓球,周圍都是尖突形狀的圖像是冠狀病毒放大幾十萬倍的形象。病毒是由一層蛋白質包住一個RNA的核心組成的,甚至不是一個細胞,它表層的突出是開啟寄主身上細胞的鑰匙,病毒進入人體,表層的突出就會連接到寄生細胞的合適部份,進而整個病毒進入細胞,病毒自身的RNA會連接上細胞內正常的DNA,在細胞分裂繁殖的時候,連帶着病毒的RNA一起分裂 (複製),此時人體內的免疫細胞就會發生作用來攻擊這些不正常的細胞,此時就會引起人體發燒,假如大量肺細胞被感染,就會有大量免疫細胞去攻擊這些不正常的肺細胞,引發肺炎。

        病毒有許許多多種,有的非常危險,像伊波拉病毒,一染上很快就發病,一發病寄主(人)很快死亡。1972年伊波拉病毒引發疫症死亡率是80%!但這種兇狠病毒因為宿主很快死亡,病毒自已也死亡了,所以不會傳得太遠,死人也不會太多。

        病毒在每次細胞分裂複製的時候,很容易產生變異。2017年伊波拉再次爆發,死亡率祇有10%,病毒變弱了。

        歷史上可能殺傷力最大的是愛滋病毒跟肝炎病毒。愛滋病毒潛伏期十年,病人無症狀但可傳染他人。上世紀五十年代,美國才出現這種病,等知道這是一種無藥可治的病毒時,美國政府才發現全美國已有百萬人受感染,經過六十年研究,愛滋病現在已經可控制,不致命了。另一種肝炎病毒也肆虐了幾十年,中國有大量的人感染,直到1997年才開發出特效藥。

        這次武漢肺炎也是一種冠狀病毒,攻擊呼吸道,它的傳染能力極強,但死亡率比沙士要小得多,因為它隱形 (未發病) 可傳播,所以很危險。

        現在雷厲風行,人人自我隔離,目的就是找出隱形的帶毒人士,將所有帶毒的人隔離治癒,理論上就戰勝病毒了。

        但聽防疫專家的意見,這麼高傳染性的病毒,很難阻截的,將來可能會成為流行病,祇要及時有適當的治療,死亡的風險也不高。現在已有各種各樣治病毒的藥,也會發展出治理武漢肺炎的藥。

        總之每個人做好防護,盡量避免去人多聚集的地方,直至今天,香港並沒有爆發性的地區爆發的跡象,並不是滿城病毒,也不必太害怕。

雜談

        「四百私家診所停診」

        在香港抗疫的緊張時刻,消息傳來,有四百個私家醫生診所要暫時停診關門,理由是醫生的保護設備不夠,提到的具體理由是私家醫生沒有足夠口罩。

        我覺得這祇是表面的理由,更深入的原因是私家醫生認為現在開業風險太大,一般人都是傷風咳嗽去看醫生,平時是平常的事,現在則是高危的事,每個病人都可能是新病毒的疑似患者,醫生開業就置自己於危險之中。

        也不能責備醫生,一般診所的設備,醫藥都不足夠保護醫生,也不足夠檢測及處理病情,公家醫院肯定是百上加斤了,醫管局呼籲病人小病不要看醫生,自我隔離,問題是病人不舒服了,怎麼知道自己是小病還是大病呢?祇能自求多福了,醫護人員又在這樣緊急時刻罷工,能說什麼呢?祇能長嘆一聲了。

雜談

        「武漢肺炎」

        昨天 ( 2月4日) 看中央電視台新聞,湖北省的疫症發佈會上已有專家強調,這次疫症得病的人的死亡率很低,確診的重症病人的死亡率是2.1%,專家提及還有很多輕症自己痊癒的病例未計在內,言外之意實際死亡率還要低,也許中央也要學美國在2009年豬流感時一樣的處理手法,淡化疫症的嚴重性,設法通過宣傳,減輕民眾的恐懼,該做的事還是會做,而實際層面上漸漸放鬆監管,很可能在一個月內我們就可以看到策略的變化。

        像這種潛伏期長,病情較輕的疫症,實際上是無法堵截的,天氣暖了自會消失。上次沙士,北京最後一個出院病人是在六月底,五月份時疫症已經緩和,這一次很可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