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 二月, 2020

雜談

        「武漢肺炎——星期六的冥想」

        現在是談疫症色變,全中國都緊張,港澳也緊張,當然沒有人希望染上病,做好個人衛生,減少去人多地方都是應該,但不應該過份緊張。

        上次2009年 (?) 豬流感在南美爆發,很快傳到美國,美國政府也如臨大敵,但結果是無法堵截,由於死亡率低,政府也聽之任之。豬流感已成為眾多流感中的一種,見怪不怪了,同樣的事有禽流感,有寨卡病毒。

        這一次武漢肺炎,重症的死亡率大約2.5%,未計入大量的輕症的,未確診的人數,死亡率可能甚少。武漢應該發佈一個今年一月跟去年一月總體死亡率的報告,很可能數字並未上升,那又何必花那麼大資源去打一場又打不贏 (病毒傳播失控,像在美國的豬流感一樣),又沒有必要的疫情戰?

        讓傳染病專家每天上電視,越說越怕人。

        就是普通的感冒現在也是沒有特效藥的,為什麼沒有?因為服藥也是有成本的,藥的副作用,用多了有抗藥性,如果病的結果不嚴重,不吃藥待自身的免疫系統工作,戰勝病毒,就沒事了,這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假定新病毒的殺傷力真的不高,政府就不要那麼高調宣傳防疫,百姓無知,嚇都給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