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9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波音飛機」

        我曾寫過一篇短文,談到波音飛機,當時先後有兩架波音737 max失事墜毀,波音股價大跌,我認為是一個買入的好機會,因為波音在世界大飛機市場的地位不會因這次事件而動搖。目前世界上大飛機生產商祇有波音和空中巴士兩家,而空中巴士過去十年花很多資源研究380特大飛機,而不受市場歡迎,沒有訂單,現已停產。而波音發展點對點的長程窄體飛機,技術超越空巴,省油很多,祇要737 max復飛,不愁沒有訂單。現在波音股價已經回升不少,737 max可望在今年12月,最遲明年1月復飛。今天想補充的是,在世界大飛機市場會很快多一個競爭者,中國的商用飛機公司。中國自行生產的C919型飛機,載客及性能跟空巴320或波音737 max極相像,已經生產了四架,試飛了兩年多,今年內將在中國投入商業營運,手中訂單已有800架。C919每架售價約5000萬美元,比空巴320或波音同類機便宜一半,而中國商用飛機公司另有一款支綫噴射飛機,載客100人,飛行距離2000-3000公里,已經量產,平均15天可以生產一架,可以預期未來的3-5年內,來自中國的飛機訂單會漸漸減少,而5-10年後由於C919可以大量生產,又獲得國際飛行的認證,可能會參加國際市場上大飛機的競爭,所以波音和空巴兩家公司的好日子可能會結束,揸住波音的股票也要小心一點了。

雜談

        「國進民退」

        這個詞自2018年以來,成了報章雜誌上一個常見的詞,意思是在中國,國營企業不斷擴張,而民營企業不斷萎縮後退。在2018年,甚至有頗有名氣的「經濟學家」在相當有份量的刊物上發表文章,表示民營企業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未來的政策應該發展國企,逐步淘汰民企,祇是沒有說用什麼方法淘汰民企?

        這是很奇怪的理論,後來在中央的會議上,由黨主席親自講話,說民企是中國經濟重要的組成部份,要重視民企,還要幫助中小型的民企,這一股思潮才停息了下來。

        接着又有聲音,要在中國所有大型企業中,建立中國共產黨組織,成立黨委,包括外資企業,這種說法又引來一股猜測,會不會真的貫徹這樣的政策?如果真的實行,黨委在企業中的地位將是什麼樣的呢?黨委可不是工會,企業管治權是董事會大還是黨委大?這樣的聲音後來又沉寂下來,但企業經營者還是擔心,這是不是政府放出來的政策動向氣球?觀察社會的實際反應?

        就在不久前,2019年的8月份,有消息說杭州市政府派出了工作組,進駐兩家大的民企,阿里巴巴與吉利汽車,照杭州市政府的說法,工作組進駐是為了更好地加強企業跟政府的聯絡。

        阿里巴巴馬雲已退休了,騰訊的馬化騰,風傳也要退休了,聯想創辦人柳傅志也傳說要退休了。

        所有這些事是不是都有關聯性呢?到底在發生一些什麼事呢?

        柳傅志曾經在接見央視的記者時,很大膽地說過一句,民企的領導人很害怕地方政府的權很大,如果讚揚你,當然沒事,如果批評你會發生什麼事呢?他在擔憂民企做大以後沒有法律的保護,希望他的擔憂不會成為真實發生的事。

股市隨筆

        港股挾空倉單日升了1000點以後續升,從低點回升近2000點,近日回調也合理,市場期望中國央行有大動作放水,結果也沒有出現,有些失望。

        近一個星期美國本土銀根忽然大緊,紐約隔夜折息升上10厘,很奇怪發生這樣的事,聯儲局竟然事前不知道,紐約聯儲局急急忙忙放水,本來放750億,結果不夠,再放多250億利率才降下來。

        這一次短期銀根這麼緊張,正好是在財政部拍賣950億國債以後發生的,兩者很可能有關聯,政府現在赤字太大了,每月賣債達天文數字 (又要借新債還舊債,又要籌措新的資金填補赤字),可能正常狀態下的新增的保險基金,銀行資金吸收不了,看起來聯儲局又要被迫做QE了,聯儲局不加入購買,財政部的新債賣不出去,或新債息率大升,都是不可接受。

        歐洲央行將負息從負0.3 加到負0.5,理論上借錢的人有錢收,但私人投資仍似有若無,經濟停滯,資本可能流去美元區,造成美元匯率高企,總之,經濟亂糟糟,中美貿易戰如能結束,世界可能祇有中美經濟仍在增長。

  負利率在經濟學上沒有經典的論述,究竟對經濟好或不好是存疑的。

回應網友 – Arhonlam

        Arhonlam:謝謝你9月25日的帖文。

        香港現在的從政之路,從參加 (或自組) 政黨到當選為議員,路並不好走,但當上了議員,工資也不高,在私人機構裡當上一個高級管理人員,薪酬福利要好得多。所以最精英的那一批人都不會選擇從政,而且在外國你當上了什麼眾議員,參議員,還可以去選總統,在香港當然沒這種可能,也就是說仕途的前景有限,有能力的人當然更不會選這條路了。

        而當上了政府首長級官僚,他們最關心的是循規蹈矩,不犯錯誤,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做多錯多的哲學,明哲自保是第一條。

        一切變動,改革祇能由上而下諮詢八方,誰都不願承擔責任,所以有好的意願,好的政策,也不知要多少時間才能推行。

        這就是香港政壇今天的情形,惰性很難改的。

股市隨筆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見埃及總統塞西斯的時候,傳媒拍到特朗普,塞西斯,蓬貝奧及財長姆奴欽在坐,不知怎麼姆奴欽講起中美貿易,姆奴欽說中美兩國將在兩週後舉行高級別談判,這次中國代表團沒有安排參觀農業州,是出於美方的要求,避免在談判中引起混亂。此時特朗普問姆奴欽,恕我多問一句,出於好奇,我想問為什麼會引起混亂呢?財長做了解釋,這一幕很有趣,似乎特朗普對這一輪副部長級談判毫不知情,似乎印證了中美談判將轉到美方專家手中,不再由特朗普隨意指揮。

        中國亦已購買了幾百萬噸大豆,並豁免了中國進口商的進口關稅,美方也已經排除了部份中國產品的進口關稅,這似乎是一個合乎理想開端,中美互徵關稅這個「套」似乎在漸漸解開,雙方今後將會低調地扎扎實實地談判,不再互相恫嚇,低調是為了避免任何一方可能被解釋為「退讓」的說法,中美的雙邊貿易關係會漸趨正常,因為雙方都需要對方,牽涉的實際經濟利益太多,而華為問題可能難解,因為制裁華為美方不太痛,遏制中國的科技發展它不會放鬆。

回應網友 – Arhonlam & Geraldyin

        人性是自私的,而且在跟別人相比時喜歡看到別人的處境比自己更糟,所謂「幸災樂禍」,「幸」別人有災,「樂」別人有禍,在正常的年代裡,人的表現都溫文爾雅,那是他接受教育的結果,而在非正常的時代,人跟人的關係緊張而對立。發生大規模群眾衝突的時候,人的劣根性都暴露出來,歷史上這樣的現象屢見不鮮,可嘆香港今天也出現這種場景。

雜談

        「天氣暖化」星期六的冥想

        近五十年裡人類開始觀察到整個地球環境的暖化現象,現在跟五十年前比,北冰洋的冰蓋縮小了三分之二,冰層也變薄了。格林蘭島每天融化100億立方米的冰,西伯利亞的凍土開始融化,現在的理論認為是二氧化碳人為的排放多了,引起溫室效應,這個過程大概是不能逆轉的,一方面人類對溫室氣體的排放有增無減,另一方面冰雪覆蓋面積減少,對陽光的反射減少,地表吸收更多的熱,而凍土帶的解凍釋放出本來在地表下的二氧化碳和甲烷,氣候暖化祇會加速進行。

        海洋水面上升已造成實際影響,印尼已通過法律,將首都從爪哇遷到加里曼丹,因為雅加達已經陸沉得很厲害。

        現在颱風也更多了,而且在緯度更高的地方形成,日本,朝鮮以前是很少有颱風的,現在變成經常發生。

        我相信人類並沒有能力,也沒有真正的意願去減低排放,所以在未來五十年內全球平均氣溫升高2℃大概是不可避免的。

        那也不是世界末日,人總是有辦法生存下去的。對中國來說,現在觀察到的是西北地區在變得比以前濕潤,氣溫高了一些,可能農作物生長更茂盛,北冰洋可以通航,帶來的影響不一定是十分壞的。

        地球歷史上,氣溫變暖變冷已經發生過很多次。恐龍的年代 (距今6000萬年前),就是中國的華北,也是非常溫暖濕潤的,後來氣候變冷,所謂冰河時期到來,整個華北都被覆蓋,暖一些的週期在地球上已發生多次,原因不太明暸。至少有一次冰河時期的原因,是因為現在蘇門答臘的火山大爆發,那是在八萬年前一次超級火山爆發,據說火山灰遮蓋住整個地球有幾年之久。

        所以也有一批人,特朗普是代表,不理會地球暖化,他們認為是地球環境週期變化的一部份。

雜談

        「中美貿易戰」

        中美第十三輪貿易談判副部長級會談正式在華盛頓舉行了,最近兩個星期雙方都有幾次舉措「釋出善意」,特朗普也不像之前那樣惡聲惡氣「極限施壓」,雙方達成部份協譏是有可能的。

        美國的大豆豬肉堆積如山,這些農畜產品都不是可以長期庫存的 (貨倉已爆棚),而中國也迫切需要,大豆在用庫存,豬肉已供應短缺,所以達成中國採購農產品的協議是非常可能,中國會排除這些美國商品在徵稅範圍之內,而換取美國同意對從中國進口的日用工業品減徵或免徵關稅,這樣是切實地雙方都有利的,能走得多遠,我們估不到,但一定會有正面結果。

        保護知識產權,擴大開放市場,放寬市場進入,中國也是會同意的。

        但美國要放棄要求中國對稻米,小麥等農產品補貼的要求,而中國可能也不能堅持要美國放棄打壓華為。

        打科技戰美國本身是不太痛的,它也是一心要遏制中國科技的發展,不會放寬對華為制裁。

        這兩個題目可能留到最後談,也許很長久地拖下去。

        中美貿易停頓絕對不符合雙方利益,鬥到最後還是利益先行。

        這樣的局面應該在八月份就出現,被特朗著鬧一下又拖了一個多月。

        中美在科技領域還會鬥下去,在政治層面爭奪國際影響力還將繼續下去,但在雙邊貿易領域會緩和衝突,長遠的方向應該如此吧?

雜談

        「假消息泛濫」

        有一天搭的士回家,司機主動跟我說話,他第一句就問我信不信「8.31」沒有死人?我說應該沒有吧?死一個人是大事,有苦主,政府瞞都瞞不住。他斬釘截鐵告訴我死了三個,警察隱瞞,我也沒法跟他辯,他接着又吐苦水。他今年已六十歲,揸的士三十多年,但收入沒有增長,他說自己住公屋,落街市買菜,什麼都省着用,年青一點的,住劏房都租不起,怎麼成家?我同意他的說法,說政府應做些事,不能抱住幾萬億儲備做守財奴,多建些公屋!他冷冷地答我:「哪裡還有儲備,香港的錢都讓中央政府拿走了!」我又啞口無言,沒法答他。接着又說大陸政府濫捕無辜,說錯一句話就關起來,每年死掉幾十萬人,我又啞口無言。

        所以有這麼多人不滿,假消息這樣流傳,令人吃驚。

        以前信息都經報紙登出來,報社為信譽會求證會篩選,現在任何人都可以舖消息上網,不少人看到立場跟自己信念相同,就相信了,造假消息太容易,成本太低,就讓有心的人有機會藉假消息達到自己的目的。

股市隨筆

        沙特阿拉伯煉油設施被炸,沙特每天可提供給市場的供應量差不多要減半,引起國際油價大漲,而一切耗油的行業像航空業,郵輪業,股價都大跌。

        像油這樣重要的大宗商品,平時供求是基本平衡的,可是祇要供方減少供應或需求方大幅增加,則5%的供應短缺可以引發50%的價格波動。

        這一次的事件背後的含意可能更加重要,就是說像沙特這樣的產油國,它的石油工業設施是相當脆弱的,無人機體型小,能載的爆炸品應該也有限。可以帶來這麼大的破壞,甚至迄今美國同沙特都還沒能肯定施襲者是什麼人,無人機很小在低空低速飛行,可能很難偵察到,而煉油廠內佈滿易燃的油和氣,很小的爆炸都可能引發重大事故。中東又是多事地區,衝突各方會不會不顧一切去攻擊對方的石油設施?

        從供求關係看世界油市場增加了美國的頁岩氣,油氣供應是過剩的,所以油價漲不起來。但如重要設施經常發生這樣受襲的事,原油市場一定不穩,中東不穩,是因為它們內部種族和教派的衝突無法舒解。

        中東的各種武裝集團可以說多不勝數,如果十架小小無人機可以造成沙特這麼大的損失,可能會令反沙特的武裝力量大受鼓舞,反沙特,反海灣富有產油小國的武裝力量是很多的,以後石油市場可能經常會受到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