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關於中西醫學的反思」-星期六的冥想。

        這一次的新冠,香港人自己想打的都打了防疫針,中招的人,政府都有免費的特效藥獲派發,相對來說少受很多苦,反觀大陸都是「X X 清瘟」「X X 清瘟茶」,這些療效不明的藥,不知有多少人不該死的死了,不該受那麼大苦的受了,熬過去了。中醫雖是國粹,但醫學就是要治病救人,要講科學,要講療效,借着國粹的大帽子事實是強大的利益集團在謀利,藥房貨架上都擺滿不知療效的中成藥,這種情況是不是到了需反省一下的時候?

        西醫現在已到了分子醫學的年代,Covid的病毒電子顯微鏡鏡頭下看得一清二楚,甚至哪一個刺突是可以進入人類肺部的「鑰匙」都知道,而中醫是全然蒙查查的,不懂細菌,更不懂病毒,西藥開發出來以後,清楚知道藥是什麼成份?是多大劑量?通過一種什麼樣機制來殺死細菌或病毒?什麼都清清楚楚,容不得半點馬虎。

        反觀中藥,列了一堆草藥名,攪碎了混在一起就可以上市了。最令人費解的,以前中藥都是要熬成湯的,現在有了粉碎機,都是打碎成粉服用的。我曾問過中醫熬過跟沒熬過植物中的有效成份植物碱的成份都完全不同了,怎麼藥方仍是相同的?那醫生低頭避開沒有回答我,草藥治病是原始狀態下,人的醫藥知識缺乏,祇能尋求草藥,是一種很原始的醫學狀態,西方幾百年前也祇有草藥,還有放血療法,隨着現代醫學的興起,西方推崇創新研究,從解剖學,病理學,臨床對比,直到發現細菌,發現病毒,醫學每天都在進步,是現代科學中進步最大的學科,我們中醫甚至放大鏡都不需要,還在原地踏步。中醫當然也有作用,但從國家政策的層面看,不應誇大中醫作用,藥品市場不應被那些中成藥的大廠利益集團霸佔。

        「連花清瘟」對新冠有療效嗎?製造商自己都沒有說過,祇是含糊地說它對「瘟」病是有效的,而就是中醫本身都說它藥性太「寒」,並不適用於每個人,現在人人都在搶「連花清瘟」,想想真是可悲!

        什麼是「瘟」?什麼是「熱」?什麼是「寒」?兩千年來其實沒說清楚過!

2 responses to “雜談

  1. 老師的對中醫的理解,學生有點不同的經驗:

    我女兒中四開始每三個月就會發燒,一路直至中五去理工開放日暈了,去到醫院醫生找不到原因,估計是中暑。
    之後我開始找中醫替她治療,經過了一年時間,她體質好了很多,也沒時不時發燒。
    另外她打了3針BNT,可是今年在大學迎新會中被新生傳染了新冠發高燒。
    因為先前已經問了中醫若感染OMG新冠如何應對。
    我們便跟建議:
    發燒加痰咳:用小柴胡沖劑。
    發燒加乾咳或小小喉嚨痛:用古方銀翹散沖劑。
    若一两劑未有退燒就用最強的連花清瘟膠囊。
    果然兩服小柴胡,未能完全退燒。再食連花清瘟膠囊後,半天就沒發燒了,而且精神起來。
    另一例子:太太也被他治療好。太太幾年前胃時常不適,但西醫照胃鏡都說沒問題。找他治療時他說先理順身體一點再看。食了兩個療程後,他說已經可以,並建議太太買一款可曾加胃蠕動的西藥胃藥(因為純中藥治療的時間和金錢會高)。只需要比正常建議分量的四分一就可以,連續服用兩星期左右就可以。幾年了,太太的胃不舒服都沒有復發。
    這位中醫師十分年輕在國內修讀中醫本科,他說大學中醫課程必須修讀基本西醫理論。
    這只是個人意見經歷供大家分享。

  2. 周顯

    2022年3月3日
    美國會不會是故意引誘俄羅斯出兵?
    在討論烏克蘭局勢之前,我想講一個故事:「朝鮮戰爭」,香港人稱為「韓戰」。

    二戰後,美國和蘇聯分割了原來是日本領土的朝鮮半島,以38度線來劃分南北。北部面積佔半島的57%,人口佔40%,由蘇聯傀儡金日成統治,南部佔半島總面積的43%,人口佔60%,由李承晚統治。

    1950年6月5日,金日成政權揮軍南下,打響了「朝鮮戰爭」的第一炮,其後美國參與、中國參與,蘇聯在背後支持,儼然是小型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問題在於,當時蘇聯的國力遠遠不及美國,為甚麼會甘冒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風險,侵略南韓呢?

    要知道,斯大林向來是謹小慎微的人,欺小怕強,當年和德國開戰,只是迫不得已,想不到希特拉反口撕破互不侵犯條約,才被迫拼命大打。如果說他一心主動用金日成去試探美國的底線,給他一萬個膽子,也一萬零一個不敢。

    真正的關鍵在於,在1950年1月12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Dean Acheson)提出:「美國在太平洋地區防務範圍應是日本——琉球群島——台灣——菲律賓——澳洲這條近海島嶼鏈。」

    這條有名的「艾奇遜防線」(Acheson Line)並不包括朝鮮半島,就是這欺騙了斯大林,令到他誤以為美國將不會派兵保護朝鮮半島,因而他才會命令金日成,悍然揮軍南下。

    「艾奇遜防線」是前車之鑑,這一次在俄烏戰爭發生之前,美國總統拜登居然表明,不會出兵烏克蘭,是不是本質相同的「戰略欺騙」呢?

    要知道,拜登就是再蠢,畢竟也做過了多年的外交委員會主席,絕也不會蠢到連這基本的原理也不懂:就是你用不著知道或說出策略,總之是戰略模糊,永遠為自己留下最大的彈性,和最多的可能性,就算是完成了職責。

    現在的情況,美國的反應遠比在俄羅斯開戰時激烈,這究竟是美國改變了對俄對烏的政策,抑或是之前的說法是「戰略欺騙」?

    如果是後者,未免令人細思極恐,皆因這等於美國引誘俄國人來攻打烏克蘭,目的不消說,是為了對俄作出迎頭痛擊,則這場戰爭,亦不可以輕言完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