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6 九月, 2022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再談疫症」

        香港政府23日宣佈,外來人士檢疫規定從3+4改為0+3,即酒店隔離完全取消,其它社交距離措施也逐步放寬。

        每天有近5 – 6千人確症,實際數字還不止此,所以每個地方都可能有帶病毒的人,有一種感覺,遲早每個人都會中招,現沒中招的人都是在等着某一天會發現自己中招了。

        香港現在已是中過招的人比沒中招的人多,就是還沒中招的,也看到周圍親戚朋友中招,雖都有些頭痛發熱,但都已痊癒,我認識好幾位九十以上老人,中招後也都康復了,對疾病的恐懼心也在降低。

        年輕沒基確病的人,基本上完全沒問題,年紀大的還是要小心,如果中了招感覺不好,應該進醫院,醫院有藥有設備比較安心些。

        開放是必然的了,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

雜談 ( 2 )

        「俄烏戰爭結局如何?」星期六的冥想

        俄羅斯在今年二月二十四日全面入侵烏克蘭,這是二次大戰後規模最大的戰爭,影響了全世界。俄烏戰爭將如何結局?可不可以用博奕論的方法推理一下?前提是博奕各方都是為了自己的最大利益,同時假定博奕各方都是理性的。

        博奕的主要一方是俄羅斯,是它出兵烏克蘭,博奕的另一方是烏克蘭,是受侵略的一方,烏克蘭軍備,物資,都比俄羅斯弱,但有反抗的意志。

        博奕的第三方是西方,包括德,法,英,但最主要的是美國,大量地提供武器,物資,並提供情報,軍隊訓練,沒有美國的支持,烏克蘭是打不下去的。

        俄羅斯的目標是短時間內打敗烏克蘭,併吞烏克蘭,但顯然它的力量做不到這一點,所以第一種結局:俄羅斯全勝已是不可能。

        烏克蘭的目標是抵抗並打敗俄羅斯,收復失地。但烏克蘭絕對依賴西方的支持,特別是美國支持,所以戰爭能否繼續不是烏克蘭能決定的,決定權在美國。

        美國支持烏克蘭當然是不願俄羅斯再度稱霸歐洲,俄羅斯軍事上表現如此之差,也讓全世界所有人跌眼鏡,美國的利益就是利用這一次戰爭削弱俄羅斯的國力,並摸透俄羅斯常規軍的實力及戰法,戰爭繼續到今天,可以說美國人已達到目的。

        俄國由於戰事不利,已收縮它的目標,改為佔領烏南,頓巴斯地區本已在它的控制下,現在佔領了赫爾松及馬里烏波爾,相信這四個地區併入俄羅斯,普京可以在國內有個交待,聲稱勝利,維持俄羅斯穩定。但最近的戰況對俄羅斯不利,烏克蘭在戰場上節節進逼,俄軍顯然處於劣勢,普京的策略是急急在烏克蘭佔領區舉利公投,由於那些地方俄裔的人也不少,製造出公投入俄的結果,同時普京說將以一切手段保衛俄羅斯領土,他暗示將使用核武,保衛包括它在烏克蘭佔領的領土,不想繼續常規戰了,烏軍如再前進,他要使用核武了。

        俄羅斯在烏克蘭脫離它的控制以後,國土雖然遼闊,但工業不行,軍工產業的生產鏈在西方制裁下生產無以為繼,這種情形戰爭長期繼續它是打不下去的,但它手中有核武這張皇牌,西方肯定是有顧忌的。

        所以美國會叫停這場戰爭,俄羅斯很大機會保有現在的佔領區,較小的機率是俄羅斯退回二月二十四日的戰線,德,法,英已因戰爭苦不堪言,它們也都希望停火,烏克蘭是小國,祇能逆來順受,犧牲小國,大國瓜分,戰果是歷來戰爭結束的鐵律。

        照理性分析來看,暗中的談判可能已經開始,烏軍很可能停止大規模的進攻,大家靜待大國談判的結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