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2 九月, 2022

雜談

        「新的英皇登基」穩定的英國社會

        港人熟悉的查理斯皇子,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成為英國的國王了。看到那些古老的儀式,都覺得有點好笑,假如我們知道這些儀式持續了一千年,可能不會笑了,會肅然起敬。

        多年前我去溫莎堡遊覽,參觀出來以後去馬路對面一家普通餐廳吃午飯,點完菜發現菜單背後寫着「本店歷史」,圖文並茂,長長一篇文章。該店是1247年開張的,並有當時政府發的牌照的照片,經營三百多年後,賣給另一業主,轉讓價是五十九英鎊若干便士,再過三百年又轉讓過一次,就是現在的業主。1985年該店門面擴充,開多了一間酒吧,此事讓我很有感觸,近一千年中一家普通小店,可以在同一地方經營,使用同一種鈔票!這個社會多麼穩定?內部沒有革命,沒有戰亂,沒有偉大領袖,通常出現偉大領袖的時候就是人民受難的時候。

        英國政制的改革,全是經過內部各階層不斷地協商,妥協而完成的。從一個君權國家,君權退讓到完全不能干政,都是和平地完成。

        英國出了瓦特這樣的發明家,開始了工業革命,出了牛頓,達爾文這樣偉大的科學家,小小的英倫三島,稱霸世界二百年。

        它又識進退,北美殖民地反抗,它就撤退,讓美國獨立。二次戰後,它又從全世界的殖民地撤退,今天在國際上成為一個二流國家,也是它選定的,匹配它的版圖和人口,但國家是富裕的,人民是富裕的,英國超級有錢的老家族不知有多少,低調地生活着,依舊有他們的影響力。

        我們不要笑他們的古老儀式,欣佩他們尊重傳統,尊重契約的精神。

        看看今天英國的下議院,依然擠在一個不大的房間中,高貴的議員們排排坐在塑膠的椅墊上,那也是傳統,不能輕易改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