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21

股市隨筆

        「管控繼續鬆綁」

        內房企又開始獲准發債,碧桂園,融創都發行了資產抵押債券 (跟外國的ABS是一樣性質吧?) 世茂房地產以及其它多家房地產商都已獲准發債,集資還舊債。不去提已陷入財困的恒大,佳兆業等公司,其它資金情形比較好的公司都有新的資金補充來源了,內房股的財困情形可能正在緩解,內房債券近日急升,是難得的投資好機會。

        市場上大都數企業都是合法合規謹慎經營的,也有一些大公司倒閉的消息。

        雖然原因可能很多,各不相同,但仔細歸納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它們最初經營都是正常,而且可能是順利的,否則也不會成為大公司。但漸漸發生問題了,可能是一次金融風暴,捱不過去,主事人選擇做假賬瞞騙市場,繼續舉債或吸資經營下去,但最終都暴露出來。另一種情形是擴張過快,舉債擴張,當買入資產上升的時候沒有問題,當逆境時資產下跌,但債務仍在,問題就來了,同時可能伴隨着管理不善,高管甚至老闆本人巧立名目轉移公司資產,這家公司注定要倒閉的了。

        第一種情形,管理層有心欺騙,外人或投資者是很難察覺的。第二種情形是有蛛絲馬跡,可以看出來的,所以管理層的誠信是投資者一定要注意的要素。北京經濟政策已出現明顯轉向,放寬監管,中資的優質股會出現價值修復,就需要謹慎選擇了,總之又開始一個入市的時機。

股市隨筆

        「降准的啟示」

        總理李克強上週五提及可能降准,昨天已正式宣佈本週三也就是本文貼出時正式執行,釋放出1.2萬億資金。而也是昨天新聞,中央政治局會議結束,主題是明年經濟的部署,大前提是穩中求進,積極而穩健的財政政策,具體來說是要支持內需消費的增長,促進房地產穩步健康發展,沒有提及「房住不炒」,再聯想到中證監表示正與美國證監當局商討中概股在美上市地位問題,相信中美在經貿,金融領域是不斷在談的,雙方都有籌碼,也有共同利益,祇是不知道哪些地方可以妥協,找到雙方都可接受的安排。

        綜上所述,經濟發展又成了政策的重點,很多調控打壓可能會略為鬆綁。

        經濟如果繼續下行,其它都是空話,相信今年底至明年中應該還會有有利市場的消息出台。

股市隨筆

        上星期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都暴跌,美國證監出了新例,在美上市的外國公司,一定要披露完整的原始賬本,而中國證監有規定在外國上市公司要符合中國的規定,而並沒有包涵可以將原始賬目交外國相應機構審查。

        市場認為雙方規管衝突,中概股將不得不從美國退市,但星期天中國證監又出報告,說市場誤讀這條消息,中國證監正跟美國證監溝通此事且有進展。

        中國證監終於亡羊補牢,認識到此事的重要性。

        事件是由滴滴出行赴美上市引起的,當時嚴厲處罰滴滴的是中央網信辦,不是證監,網信辦在採取行動前有沒有和中證監溝通過?網信辦知不知道會給美國證監藉口,趕走中國企業?我們都不得而知。

        更令人疑惑的是普通消費者的所謂大數據早已通街都有,騰訊,阿里掌握的信息不是更多?為什麼針對滴滴出行?

        此外,政府的調控及反壟斷措施已嚴重打擊科網公司,如果目的已達,應該宣佈這一階段工作已完成,讓市場放心,下次有問題再來調控,隨時都可以,但不應沒完沒了,市場不知政府有沒有新政,就形成不明朗是市場大忌,政府應愛惜企業。

        今年以來,樓價大跌,市場消失的財富以十萬億計,股市大跌,市值也跌去可能有十萬億?區區降准,放出來幾千億作用不大,歷次降准,市場都沒有反應,所以這次也不需要興奮,要繼續捱下去!

        政策對股市影響太大了,面對經濟下行的實在風險政策可能也會轉向,如果中央要刺激經濟,氣氛會很快轉變。

雜談

        「李稻葵談中國經濟」

        李稻葵是中國公認的權威的經濟學家,最近他撰了長文談中國目前的經濟。他認為有三個大的壓力,一是地方政府債務沉重,有一些地方的基建效益不高,因此政府仍是嚴重依賴賣地收入,但房地產業面臨整頓,賣地收入勢將大減,怎麼辦?

        第二個問題是調整整頓了一些行業,教輔業,房地產業以及網絡的管控,但沒有出現新的經濟火車頭,整體經濟活力似在失速。

        第三個問題是碳衰退,他認為太強調減碳排放,訂立種種指標,但實際措施及新設備建造未能同步,所以會影響生產。

        他還認為疫情過後不少外資可能要將生產線撤離中國,分散它們全球投資的風險。

        最後他提了一點非常有意思,他說政府的管控政策要融合在市場的演化中,管控是要幫助經濟健康發展。

        他是不是在暗示政治正確不應壓制經濟發展?這是學者的看法,真正高瞻遠矚看清全局的有份量的學者的看法,不是網絡上大V嘩眾取寵的所謂觀點,管理經濟的高層是懂的,真正決策我們就不知道了。

股市隨筆

        「通脹比預期嚴重」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改口了,正當市場以為新的omicron病毒可能會令聯儲局放慢減買債速度,但鮑威爾改變了他多次發言,修正認為通脹不會長期持續的看法,他認為通脹是一個聯儲局必須正視的問題,並暗示會加快減買債速度,他的講話令道指又跌了600多點。

        新的變異病毒omicron專家還在研究它的特性,它的傳染性可能比Delta還要高40%,現在不清楚它的殺傷力,但一般染上的青壯年人都病情輕微,但傳染率那麼高,即使死亡率沒提高重症入院的人數總是會增加。有藥廠CEO說現在的疫苗對它似乎效用不大,真是頭痛,難道要重新來一次?研究新疫苗100天?再搞全民接種?真的沒完沒了。所以美股有了藉口要調整,新病毒的影響具體還不清楚,但對中國,香港實行清零政策的地方,暫時影響不大。

        劉鶴說今年經濟增長可以達標,明年也樂觀,中國經濟是一艘巨輪,前行慣性很大,種種折騰希望漸漸淡化,明春股市出現新的氣息。

雜談

        「批評聯想柳傳志」

        1984年,中國改革開放初,由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投資了20萬人民幣,11名科技人員離職,創辦了新公司,當時稱「中國科學院計算所新技術發展公司」,1989年更名為「北京聯想計算機集團公司」,領頭羊就是柳傳志先生。

        在四十年時間裡,聯想集團發展成世界一流的電腦公司。

        最近大陸網上出現了一系列圍攻柳傳志先生的文章,說他轉移了國有資產,說他薪金過高,總之是很多錯,但隻字不提柳先生怎麼努力,怎麼領導公司在這麼薄弱的基礎上發展成跨國公司,業務穩定上升,財務健康。

        原來打手以此為題,煽起嫉富心態,在網上有幾百萬粉絲,現在估計,他的賬號流量值2億人民幣。

        我們都知道改革開放政策開始時,中國是「一窮二白」的,全國沒有一個有錢人,沒有私人資本,許多現在非常成功的私企,當時多少沾了一點國企的光,如果不是這些企業的領袖人物的創業精神,專業知識,經營能力,這些企業也不可能成功,也正是這些企業創造了四十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奇跡。

        是鼓勵煽動仇富,還是肯定這些人的貢獻,鼓勵更多年青人走創富的路,是重要的政策抉擇,如果讓仇富成為一種思潮,這社會就不健康了,能幹的人也可能不敢創富了,有錢的將錢搬去外國,有本領的也可以去外國發展。

        如果將富人一個一個丑化就會損害普通人創富的積極性,對整個社會傷害極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