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香港的動亂」

        看到上星期六的場面真的很心痛,警民衝突像打仗一樣,如果不是示威者堵塞交通,擾亂公共秩序,挑釁警察局,香港警察本來是很專業的,很有禮貌的,現在雙方相鬥,又是火又是水的,慶幸沒有出現嚴重傷亡。

        這次起因是因政府修「逃犯條例」而起,林鄭已說了多次,修例已「壽終正寢」,不會再提的了,目的已達,示威者應該收兵了,但目前情況越來越複雜,各路外部力量各懷本身目的,希望香港越亂越好,在街上猛衝的,所謂「勇武之師」的年青人,要警惕自己成了被人利用的棋子。

        警方的策略也在改變,大舉捕人,又用上了實彈,反抗力量升級,鎮壓力量也升級,上街變得很危險。年青人前面的日子很長,不要以身試法,不要以身涉險,所謂「愛自己」是講得很對的。

        從199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並在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香港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而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十分強大的國家,有強大力量的國家機器,港人有不滿,可以抗爭,但越過底線,挑戰主權是危險舉動,每個人都應冷靜思考,不要受人唆擺,做一個理性的人。

        經過這一次,相信政府也醒悟香港有這麼多人不滿現狀,香港有這麼多人,不滿現體制。

        大陸的價值觀跟香港普遍接受的價值觀有很大不同,但短期之內誰也改變不了誰,但那不是你死我活的問題,需要包容,現在大家靜下來,給時間政府,用我們龐大儲備為大眾,特別為青年人的民生做一些工作。

        過去的派糖小恩小惠對收買人心是沒有用的,每個拿到錢的人都認為是應得的,沒有人會感謝政府,甚至會傷害到年青人的自尊心,今後政府一件事是大建公屋居屋,改善全民的居住條件,農地,郊野公園的邊陲地都可以用,不要自縛手腳。

        另一件事是政府要主導提高最低工資,改善最低層百姓的收入,至於經營成本上漲,中小企有困難都是有辦法解決的,政府坐擁幾萬億儲備,底層人民卻生活困苦,怎能無動於衷?

10 responses to “雜談

  1. 香港的動亂很難解決,問題是美國想利用香港來顛覆中國大陸。

    2019年9月2日星期一
    新華社評8.31示威:中央原則立場不讓步 「三底線」不能碰

    【明報專訊】新華社昨日就本港8.31示威發表時評,強調中央不會在原則立場問題上讓步,有「三條底線」不能觸碰,包括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及《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破壞滲透活動,明言若有人敢觸碰、挑戰,「不但其政治圖謀註定徹底失敗,而且必須承擔違反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法律責任」。

    稱示威者圖將顏色革命滲透內地

    新華社時評形容一小撮「反中亂港」分子肆意綁架香港,「突破法治、道德和人性底線的暴行罄竹難書」,更形容示威者企圖在港製造社會動亂、奪取特區管治權,摧毁一國兩制,「進而將顏色革命滲透到中國內地」。

    中央政法委昨於微信發表文章,直指示威者「不要再幻想蒙面就能躲得過逃得脫」、「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離月圓之夜還有幾天,暴徒們該自己掰着手指算一算了」。

  2. 他說得有道理!

    坦言集:調整戰略

    內地武警已南調至深圳河以北戒備。一是防止香港動亂伸延至內地;二是方便特區政府要求時,可迅速到達協助平亂。特區政府也加強力量對付暴民。

    不過,從「831」當天看來,警察守住了動亂主要針對的目標,特別是中聯辦和禮賓府,卻制止不了暴民沿鐵路搗亂,昨日也阻止不了暴民衝擊機場。特區政府與警察主要還是採取守勢,這樣不可能遏止暴民的流竄作亂。暴民的規模在幾百到上千,加上不少無知和有預謀的市民掩護,以及眾多所謂記者的阻礙警察行動,並作暴民通風報信的耳目。以香港現時的警力、現時的戰術,似乎不容易迅速平亂。

    警察也開始針對暴民的骨幹進行打擊和逮捕,搗破暴民的物資儲存和供應站,拘捕替暴動作政治掩護的立法會議員,成效不小。可惜採納這樣有效的戰略太晚,在短時間裏不易扭轉局面。或許,面對暴民將會進一步提升的暴力,政府與警察應採取更直接和迅速有效的措施。

    一勞永逸的做法是頒布《緊急法》,即時遏止動亂,並進行清理。但影響較大,既得利益者和政府內部會有異議,說服不易,強制推行則林鄭月娥政府未必有足夠的決心與勇氣。

    在《緊急法》以外,便只能把現有的戰略改善。

    一是要盡量發揮重點出擊的戰術,如「831」維園的例子,在局部地點用較多的警力圍捕暴民。圍捕的範圍要擴大,包括非法示威者和其他附從。拘捕的人數要較多,也要把拘留的時間延至法律所容許的極限,以產生更大的阻嚇力。若暴民衝擊鐵路,更可快速調動警力,封鎖港鐵站,關門捉捕,一網打盡。重點是利用大規模的拘捕來削弱暴民的力量,以阻嚇其中的協從者以及起哄附和者。

    二是有效運用水炮車和裝甲車,前者可大面積打擊暴民和旁觀者,包括現場不少假記者;後者是撞毀路障,同時快速運載速龍小隊到前線進行衝擊和拘捕。由於暴民正廣泛使用汽油彈,警察不應徒步與其對峙,而是應利用水炮車壓制汽油彈,並突襲式地拘捕擲汽油彈的暴民。

    三是全面出擊,一方面破壞其物資供應鏈,並警告市面上的五金店等,供應銷售暴動物資屬違法行為,也會有參與暴動的嫌疑;另一方面,連同地區人士拆卸連儂牆,重申刑事毀壞公共設施的罪責。這樣做是表明政府維護法紀的決心,以及重建社會的信心,不讓政治無賴逍遙法外。若這些措施再不生效,便剩《緊急法》,別無他途。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3. 中央準備最壞的打算。

    龍七公:武警雪豹出山 劍指勇武組織

    香港反修例風波引發的暴力衝突持續升級之際,內地網絡曝光短片,指武警連日來在緊鄰香港的深圳進行反暴演練,並不時有大批武警車輛在深圳河一帶疾馳。內地官媒亦轉發片段,並表示各界「拭目以待」,似乎暗示集結在深圳的武警南下平亂,已是指日可待。

    巧合的是,官媒央視軍事頻道日前亦曝光武警「雪豹突擊隊」反恐演習畫面,片中可見,特戰隊員一百五十秒之內搗毀恐怖分子營地,從樓下往樓上,擊斃一名攜帶危險爆炸物的恐怖分子,進攻用不了一分鐘,危險爆炸物則完好無損。

    嚴懲黑手 平亂鎮暴
    片中還介紹,武警雪豹突擊隊是一支國家級的反恐怖應急處置力量,也就是通俗意義上所說的「反恐國家隊」。他們訓練體能,塑造能適應各種惡劣環境的體魄;他們訓練格鬥,掌握拳拳到肉一招制敵的本領;並指他們「渴望衝鋒,渴望勝利!」

    雪豹突擊隊表面上是直屬武警總部,實際上是直屬中央軍委直接調遣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下屬常駐廣州的特戰第一支隊,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曾親自向雪豹突擊隊授隊旗。該突擊隊兵員不但質量上是百裏挑一,數量上也遠遠超出全國範圍內的任何一支武警支隊,且配備有國產最先進防暴武器,以及部分國外先進防暴武器,包括裝甲車、直升機、排障排爆車、火箭筒、狙擊步槍等,而且有出境以及在新疆反恐實戰經驗。

    兩年前,在武警部隊調整改革中,這支衞戍京師的武警最精銳部隊,突然從北京移防廣州,原因不詳,但卻表明中央或許早已預見香港將出現動亂。目前已經在深圳等待一月有餘。

    出動武警反恐部隊,目標當然也與反恐有關。中央早前已認定香港反修例示威引發的暴力衝突出現恐怖主義苗頭。隨着暴力衝突不斷升級,有部分示威者主張以「勇武」抗爭,出現投擲燃燒彈,埋伏襲擊警察等暴力行為。官媒日前為此發表文章稱,「勇武組織」顛覆政府,破壞社會秩序,蓄意暴力襲擊,與恐怖組織無異。

    文章認為,一些被「港獨」「顏色革命」等論調蠱惑的好勇鬥狠的「勇武組織」,幹盡違法暴亂之事,「其做法已難掩恐怖主義本質,這在任何正常國家和地區都絕不允許存在,必須堅決予以打擊。」強調必須盡快止暴制亂,撲滅「勇武組織」等恐怖主義勢力,「嚴懲暴徒及幕後黑手,是香港唯一的選擇。」

    值得關注的是,官媒評論定性「勇武組織」為恐怖分子的同一天,央視高調大篇幅播出武警雪豹突擊隊反恐演練場景,不排除首批進駐香港的武警,將以反恐名義南下,而雪豹突擊隊將是平亂主力,只等中央一聲令下,片刻時間即可直搗香港特區暴亂區域。

    事實上,示威亂港已接近三個月,特區政府和警隊至今依然一籌莫展,平亂無力,愈演愈烈的暴力衝突,不僅令一國兩制走樣變形,顏色革命更直接威脅到國家政治安全,事件已經上升至一國範疇,中央若按照《武警法》,主動下令武警入港反恐鎮暴,一樣師出有名!

    傳媒人 蘭江

  4. 老師, 多謝你對年輕人的善心。現在的五大訴求, 有三個是與由612起的警暴有關, 中央與港府利用警察解決政治問題, 不斷縱容警察違法, 警民關係已跌至冰點, 相信未來十年都很難修復。

    而今次修例亦喚醒大部分市民香港的政制問題 – 港府只服務中央, 而非服務香港人。七百多票選來的特首連二百萬人都不能拉下來。市民根本沒有渠道反映意見, 遊行幾乎已是惟一方法, 而暴力是政府堅持拒絕回應市民的結果, 而非目的。可憐這些年輕人並不是打家劫舍 (若非他們, 條例早已在612通過), 卻動輒面對近十年的刑期, 警暴則沒有任何後果, 試問看在眼裡的市民能服氣嗎?

    政制必是必須改革, 基本法亦有雙普選的規定。無論中央或港府都必須面對這問題, 否則香港只會輪為中國一個普通城市, 永遠失去它的光芒。

  5. 其他意見

    5354Quan2019年9月2日 上午11:41
    狐狸尾巴出來了,24名反對派議員昨晚聯署向習大大要求重開政改討論,結合G7會議指中英聯合聲明很重要,今次事件背後的目的,其實是以破壞香港經濟環境作要脇,迫中國與反對派,實即西方利益的代言人,開展談判,2047之後,基本法是否可以延續和如何延續。而中國一再重申,1997之後一切有關香港的問題,都是中國的內政,外國在這裡沒有發言權,中國一直在信守聯合聲明,依基本法讓香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會修改。2047之後的安排,更完全是中國內部事務,如何安排,中央自有安排。

    但西方利益集團,不甘心在香港用了幾十年建立的利益基地,最明顯的是互聯網亞洲中轉站樞鈕(現在有十一組海纜系統在香港,佔亞洲海纜網90%多,尚有多個系統在建設中,此所以侵侵早些時要脇不向一組將落成的系統發出營運證),最終交由中國控制。

    另外一個是港元美元掛鉤制度,使美元集團實際控制著香港的金融市場,使美元集團,可以通過香港,操縱全球匯市(沒有香港的連接,無間斷環球外匯交易系統,勢必斷開)。若2047後,基本法制度不再在港延續,中央直接接管香港金融系統,將中央一套調控匯率手段,在港實施,美元勢必失去主導全球金融的地位。

    此所以方在港利益集團,急於要知道中共的取向,好得早作安排,有秩序轉移一切,減少損失,並開始與中共政權,開展新的世界秩序談判(其實已經由侵侵揭開序幕,香港衹是其中一個重要環節而矣。)

    5354Quan2019年9月2日 下午12:29
    西方要在亞洲重置一個由西方管控,不論直接或間接,像香港這樣的"自由港",談何容易,這不單純是資本投入的問題,還有文化差異和權力制度差異問題,沒有三五十年,都不可能成功。所以時間對西方而言,越來越急逼,而中共則好整以暇,以逸代勞。

  6. 據我見到(由朋友圈,親友圈,同學圈),一般薪資與經濟無關的人是傾向黃(例如社工),反之比較傾向藍。
    這些人薪金收入不會因經濟差而減少,因為租金等降低了,反為有更高約消費力,為何不來加多一腳。什麼關愛弱勢群體都只是工作上的包裝。
    今次社運,社工界是得益者。聽聞政府已經傾向加開青年事務的社工職位。
    看來香港政府官員都….

  7. 上週末,大幅震撼地摧毀許多地鐵站和機場火車站! 香港這些騷亂團伙年輕人如何能夠獲得香港市民的支持?

    今日 06:04 時事脈搏
    新華社文章批美政客美化暴徒 包藏亂港禍心

    內地官方新華社發表署名文章,評論香港時局,指出暴徒作惡在先,警方依法處置,孰因孰果,孰是孰非,本來再清楚不過。然而,美國一些政客顛倒黑白、混淆是非,屢屢公然美化暴徒,大肆抹黑香港警察,對警方逮捕暴徒的正常執法行為橫加指摘,對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指手畫腳。如此睜著眼睛說瞎話,如此赤裸裸地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令人憤慨。

    事實上,美國政府處理國內示威和抗議活動,向來都動用武力手段,什麼「人權、文明」就顧不得了。文章反問,同樣是暴力活動,發生在美國是「恐怖活動」,發生在香港就是「美麗風景線」?這種虛偽的雙重標準和無恥的強盜邏輯,讓人深感義憤和不齒。美國政客為暴徒撐腰打氣、為暴行塗脂抹粉,其真實目的就是要破壞香港的法治,讓香港社會失序,實現其反中亂港的圖謀。

    在香港修例風波中,大量證據表明,美國就是香港亂局背後的「黑手」,他們大打「香港牌」,妄圖以此遏制中國發展的良好態勢。文章稱,「香港暴徒,美國製造」、「美國黑手,立即收手」。

  8. 今日 06:45 時事脈搏
    央視評論文章:要挺香港特首和警隊

    內地央視發表評論員文章,指出一些香港激進示威者過去兩天大肆破壞公共設施,嚴重影響社會安寧;還有一些人圍毆乘客和不同意見人士,製造「黑色恐怖」。更有一些暴徒竟然向建築物和警方投擲汽油彈。這些暴力亂港分子企圖鋌而走險,火中取栗,甚至以恐怖性質的暴行恫嚇、綁架沉默的大多數,以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這種明火執仗、挑戰文明底線的倒行逆施,必須依法嚴懲,露頭就打。

    文章稱,香港決不能成為暴力分子的天堂。在此危急時刻,止暴制亂是香港的當務之急。廣大民眾已經對暴力亂港分子的胡作非為看夠了、受夠了。任何膽敢踐踏法治底線,甚至帶有恐怖性質的暴力活動,都將得到應有的報應。

    文章表示,在此危急關頭,香港市民更要團結一心、敢於向暴力說不。要以更加堅定的態度、堅實的行動挺特首、挺政府、挺警隊,壯大「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正義力量,讓香港不再蒙塵受辱下去。

  9. 對!!! 一於用大換血,放棄香港現在二三百萬年青的一代, 中國有的是人材!

    坦言集:大換血

    一如其他社會,香港每次大規模的產業與經濟結構轉型的時候,本地就業結構會有劇烈轉變,結果令大批人適應不了調整而被淘汰。上世紀五十年代香港由轉口港變出口工業化;八十年代產業外移,工業萎縮,貿易服務業興起;近二十年全面金融化、房地產化和依賴旅遊業。

    這三大經濟轉型過程都帶來不少對原有就業的衝擊、人才的更替。五十年代的轉型是擴大就業,被淘汰的人容易轉業。八十年代的轉型也是經濟擴張,一方面向內地擴展,另一方面在香港發展相關服務業。就業轉型有一定的痛苦,但出路還多,不會造成廣泛的人才淘汰,且八十年代也與中英談判、香港回歸的過程重疊。移民他去的人不少,便是自我放逐或淘汰,反而減少轉型的就業問題。

    可是,近二十年的金融化,就業還是擴張,只不過是中產下流化,收入與職位升遷停滯不前。前十幾年影響還有限,惟積怨漸深。一四年佔中之後,卻開始香港經濟被政治破壞的過程,今年達到高潮,破壞嚴重,卻沒有政治解決結構轉型困難的任何機會。政治破壞經濟,把全民就業基礎的經濟穩定與內地因素同時摧毀,卻不可能建立起新的就業機會,結構轉型變成為破壞性的衰敗。

    假若香港在政治平復之後,大批參與示威和暴亂的人移民他去,或可減少破壞性衰敗帶來的就業困難,他們的自我放逐消除了香港人才被淘汰的部分需要。但是,這批人未必具移民外國的條件與機會,留在香港卻會成為破壞性衰敗或下一步結構轉型被淘汰的對象。

    今次示威與暴亂特別之處是牽涉廣大,遠勝一九五六年的右派暴動和一九六七年的左派暴動。假若政治平復不以他們的政治訴求為標準,他們必然心存不滿,反映在工作上的不力或不合作。政府機關與企業亦不易相信他們,重用他們,大有可能形成互相排斥的局面,打擊整體經濟、社會復原和尋求進一步發展的努力。政治平復後他們便大有機會被淘汰或自我淘汰,他們也不可能在香港努力工作,開拓香港和他們本身新的競爭能力。

    換言之,他們便變成香港復原和發展的阻力,香港的主政者不能對之有足夠的信任和寄望他們會推動香港進一步發展。

    於是,香港可能面對着長期的破壞性衰退。但是如果主政者銳意發展,卻不能依靠他們,需要另找新的支持者和香港發展新的人才動力。事實上,上世紀五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結構轉型,都有大量新移民來推動香港轉型,今後幾年亦應會如此。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10. 肥水不流別人田, 一於用大陸貨啦, 又平又夠力! 哈哈!!!
    英確認港不出席倫敦軍警裝備展

    英方上月邀請香港特區政府派代表出席明日在倫敦舉行的「國際防務及軍用警備展」(DSEI)備受質疑,據當地傳媒報道,國際貿易部已確認香港不會參加。

    香況警方過去數月的衝突中,發射最少兩千枚催淚彈,據了解,使用的其中一款催淚彈由英國公司「Chemring Group」生產,英國前外相侯俊偉(Jeremy Hunt)曾經促請暫停向香港出口人群管制裝備。

    DSEI為歐洲最大型的軍備展覽,有逾1600間參展商、40多個國家的展館,沙地阿拉伯、埃及及以色列等8個被認為人權有問題的國家亦獲邀出席。

Louis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