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9 二月, 2019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假期有很多時間,我看了北京社會科會院主持拍攝的「中國通史」一百集,現在剛看到三十四集,講到五胡十六國時代,尚未看到近代的部份,從已看過的部份來看,論述是很中肯的。

        現在野外考古也做了很多工作,大禹(夏),歷史上有名的治水聖人,三過家門而不入,他可以算是中國第一個皇朝(夏)的第一個皇帝。大禹年代的都城在哪裡現在基本知道了,自從破解了甲骨文之後,商代周代發生的事已不再是傳說,都是有文字記載的了。從今天開始追朔,已有四千多年歷史,加上神話年代皇帝,軒轅、堯舜,我們的文明歷史已有五千年。古埃及文明可能跟我們一樣長,而且那麼早就建造了金字塔這樣不可思議的建築,令人驚嘆,可惜的是現在的埃及人並不是古埃及人的後代。有一個說法,古埃及文明,經過克里特島傳到希臘,影響了古羅馬的文化。

        現今世界上,由同一族人,在同一塊土地上創造並繼續延續着的文化,祇有中華文明。

        中國古代出了很多思想家,所謂諸子百家,而歷代英明的帝皇,也十分重視意識形態的建設,但是中國的文化中,從沒有人人平等的民權思想,即使孟子這麼偉大的儒家學者,提出「民為貴」這樣的說法,也祇是勸喻統治者要愛惜老百姓,輕徭薄賦是皇帝恩施的。

        中國一直到滿清末年,依然廣泛存在着奴隸制。滿清末年,六擔米就可以買一個女孩為婢為妾,她是可以被轉賣的。男姓也一樣,窮人家孩子賣給富人家為奴,是有人身依附關係的。

        中國的文化中,沒有「民權」這個概念,要到五四運動才有先進的知識份子,從歐洲引入這個概念。

        我們太習慣皇帝式的統治了,大家祈禱,有一個英明的好皇帝,生活在英明皇帝的統治下,就叫「盛世」,是老百姓有福了,是不是今天的中國大家還都是這樣的思維?

雜談 ( 2 )

        春節像年年一樣熱鬧,喜慶的氣氛很好。

        中美貿易談判似乎進入一個較困難時期,中國已承諾增購美國貨,已承諾更開放市場,准許外資獨資經營,准許外資保險公司,金融企業進入,下一階段可能是比較困難的問題。美國要中國改變體制,政府不准大規模補貼企業參與國際競爭,政府不准以非關稅壁壘阻止外國商品進入……,總之有不少要求,我估計其中有一些美國要求的條款,中國已經說「No」,我做不到,但美國仍在施壓,我估計無論如何,二月底雙方會宣佈貿易戰停戰。最好的結果是取消一切貿易戰開始以來的增設的關稅,最壞的結果是雙方保留少量商品的關稅,而這些商品根本是無關重要的,雙方不一致的地方也未必在協議中寫出來,總之一團和氣,鳴金收兵。中國固然需要美國市場,美國同樣需要中國市場,美國商界和農民都等着與中國這個大買家做生意,政府怎能在中間阻撓?最後一定是好消息,市場已經預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