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4 二月, 2019

雜談

        「談談秦始皇」

        星期六常常喜歡冥想,想到的題目是突然跳入腦海的。小時候腦海中的印象秦始皇是一個暴君,當然是上當老師教的,秦始皇也確實是一個暴君。秦的法律嚴苛,小罪重罰。他又征兵打仗,滅楚一役動員士兵五十萬,加上後勤要多少人力?滅了六國之後,他又大修長城,建阿房宮,建驛道,民工百萬,勞苦艱辛,秦始皇祇顧及自己的功勳聲名,完全不考慮百姓的生死,還有受後人批評的是「焚書坑儒」,雖然後人的描述有些誇大,但肯定是負面的評價。

        但想深一層,他一統中國,並且在兼併六國之後向東南西北,祇要是當時所知之地,大舉擴張,南至越南,東至朝鮮半島,北至現今蒙古,西至今日甘肅,中華的基本版圖由始皇帝親手奠定。他又統一了中國的文字,當時六國雖然文字整體相近,但也有許多不同,是始皇帝下令,祇准通用秦國當時所用小篆,開始規範漢字,這是影響千秋萬代的重要決策。他又建立郡縣制,地方官由中央任命,並且地方和中央直接由文書溝通,中央的政策可以直達底層。

        秦雖然早已覆滅,但始皇帝的建樹可以說一下留傳至今,在中國歷史中的地位不可抹殺,是一個偉大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