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6 一月, 2019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白人比黑人聰明」

        美國著名科學家沃森 (James Watson) 是研究生物和醫學的,他是第一個發現基因及基因有雙螺旋結構,因而獲得諾貝爾獎。

        他2007年時,就向「周日倫敦時報」記者在訪談上提到,根據他的研究,黑人的智商比白人低,而現在社會政策是假設所有人智商一致,所以他對非洲的前景看得暗淡。他的原意是指出黑人的弱點,在社會政策上應該對他們多點幫助,但言論發表後引來激烈攻擊,他不得不道歉。

        去年,美國公共廣播公司 (PBS) 又派人訪談,沃森堅持他的這一觀點,被所在的工作單位開除,他因經濟困難,將諾貝爾獎的金牌也賣掉了,現在92歲,晚年悽涼。

        此事細細思量,有很多方面值得研究。

        首先,沃森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家,並非民粹主義的政治家,他也沒有野心靠貶低黑人來達到什麼個人的目標。現在以他的言論提倡種族歧視,將他重罰。假如他的理論有基因學的證據支持,說出了一個事實,他有沒有權利說出一個事實?說出他的觀點呢?有這樣類的觀點的人和書其實是很多的,我就見過猶太人寫的,講猶太人比其它人種優越的書,也見過有文章批評說,世界上最笨的人是印弟安人,看過以後也將信將疑。

        從科學探索的角度看,這些研究如果是嚴肅有證據的,應該可以讓研究者發表出來,不同意的人可以反駁。

        但從社會政治的角度看,不同膚色的人彼此著書立說互相批評,那就是大問題了,所以說這樣的話題是禁忌,不能去觸及的。

        你有再多的證據,你有再強的信念,也不可公開提出你的觀點。

        類似的情形其實有不少。

        例如不久前有中國科學家進行了基因編輯,原意是避免有愛滋病的父母生下有愛滋病的孩子,但觸及基因編輯,用科技去干預自然的生育,就是犯了大忌,出發點再好也是錯的。

        人類不同的社會中,還有不少禁忌,可能涉及政治,可能涉及宗教,在交通便捷,溝通方便的情形下,懂得一些禁忌,可能也是很重要的。

雜談 ( 2 )

        「英國脫歐」

        今天香港午夜是英國下議院表決政府的脫歐方案的日子。英國報紙有分析文翠珊政府的方案會被大比數的票數否決,文翠珊警告議會如否決她的方案,英國一是可能硬脫歐,另一可能是脫不了歐盟,繼續留在歐盟中,而歐盟表示隨時都願意接受英國延遲留歐。

        我們從香港看整個脫歐過程好像是在做一場戲,表面上是在努力脫歐,而實際上英國有龐大的勢力,在找機會留在歐盟。

        差不多三年前,前首相凱麥倫發動公投,他是以為留歐一派穩勝,議會中議員也是留歐派多,但公投卻讓所有人跌眼鏡,以微弱多數 (不到2%?) 通過脫歐,而事後的民調顯示,贊成脫歐的英國人,是教育較低,收入較低的一群人,也就是說英國的精英,上層多數主張留歐,也曾在倫敦兩次出現十萬人大遊行,要求舉行第二輪公投,工黨是反對派,批評政府脫歐協議談得不好是合理的,但大批保守黨議員反戈,是很特別的,這些人可能正是代表不想脫歐的那一半人。

        事情變得撲朔迷離,假定文翠珊的方案被否決,英國就會申請延長留歐時間,歐盟也會接納,然後工黨提出不信任投票,保守黨在議會是多數,大概也不會通過,那就會是保守黨換黨魁,真要名正言順留在歐盟,恐怕還是要第二次公投。

        英國脫歐兩年多以來耗盡政府精力,外國銀行,外國公司紛紛撤走,英國內傷很重,如果結果是不脫歐,真是啼笑皆非的事,已經走的,未必回來,經濟再要找新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