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9 十月, 2018

雜談

        「為什麼發達國家民粹主義抬頭?」

        近年來民粹主義在西方抬頭,在法國有勒龐,法蘭西第一,已經鬧了很多年了,近年來漸漸得勢。在德國,新納粹主義雖遭嚴厲鎮壓,但從未停止活動,近年借反收留難民,也漸漸得勢。在美國這個西方民主的老大哥,選出了一個特朗普,他是什麼貨色大家都知道了。

        為什麼這種狹隘的,自私的,短視的思想會成為一種思潮,背後是有原因的。

        我以為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因為貨櫃運輸的普及,大大提高了運輸效力,降低了成本,因而造成了工業由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轉移的全球規模的大轉型,發展中國家勞工成本低。記得四十年前,改革開始初,中國的勞工成本祇有美國的三十份之一,中國適逢改革開放,大量吸收外資,外國工業技術,外國管理方法,成就了經濟奇跡,這是在發展中國家產生的有益的進步。看看西方發達國家,工業轉移祇有對資本有利,對高級技術人員和管理階層有利,但是對普通勞工卻體會不到什麼好處。以前工廠在,企業利潤好,工人就可以要求加工資,資方不同意就罷工,勞工可以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現在,資本是可以快速流動的,流到發展中國家廉價勞力供應無限,發達國家裡的工廠都遷到發展中國家了,廠也沒有了,工人被迫轉業,本來有的技能可能完全沒有用了,工資反而降低。

        所以過去四十年,資本有可觀回報,有錢的人更有錢了,普通勞工收入不升反降,貧富差異擴大,普通勞工階層的不滿和怨氣是可以理解的。

        正是這種對現狀不滿的情緒,催生了排外,排它的思潮。

        有了難民湧入的問題,大量非法移民問題和所謂不公平貿易問題,讓一些政客有機可趁,鼓吹什麼美國第一之類的口號。

        將來高新科技高速發展,資本依然是得益者,但年青人會分化,能趕上潮流掌握高新科技的,就有高薪厚祿,如不能趕上潮流,祇能墮入低下收入階層。

        要世界均富是不可能的,祇能指望生產力高度發展,就是社會中的窮人也能過上有尊嚴的生活,真正的老、弱、病、殘、孤兒寡婦,能得到足夠的社會救助。

        社會是在向那個方向發展,能不能讓大多數人都滿意現狀,祇有天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