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9 十月, 2018

雜談

        「美國副總統彭斯的講話」

        我在早幾天的博文中評過他的講話,意猶未盡再寫幾句。

        彭斯的講話,意識形態的味道是很重的,他不喜歡大陸今天的政制,並讚揚台灣是中國民主的燈塔,由於他的講話,市場就將眼前發生的中美貿易戰升級,認為不單純是經濟和貿易的問題,有政治及意識形態的鬥爭在其中,所以問題難解。

        這件事令我想起美國小布殊總統出兵伊拉克,打敗侯賽因薩達姆時發生的事。當時的副總統叫切尼,不知網友是否還記得?切尼也在一次對智庫的演講上提到,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美國的真正目標是改造伊斯蘭的文化,要將西方制度引入中東。

        結果呢?十年過去,美國花費超過五萬億美元,打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仗,死掉美軍5000多人,傷者不計其數。而伊拉克和阿富汗陷入內戰,美國人根本無法調停也無法鎮壓。美國實在太痛了,奧巴馬就憑結束這兩場戰爭的口號上台,撤兵回國,阿拉伯的文化和政治改變了多少?真是天曉得!

        今天彭斯的演說,跟當年切尼的演說何其相像?祇是對象不同了,美國所用的手段不同了。中國不同阿拉伯小國,那麼大的國家,擁有核武,擁有遠程導彈,打仗是不可能,現在用經濟手段試圖壓迫中國。

        中國是願意妥協的,如要求中國增加從美國進口減少與美國貿易逆差,中國很樂意,要中國開放市場准入開放金融,保險市場,中國也可接受,但要中國改變體制,損害主權是絕對不可能接受的。如果貿易戰長期進行下去,而美國又達不到目標,就是失敗的政策,而美國的商界不會為了美國政府的政治目標,願意犧牲自身利益,反對聲浪一定越來越大。

        我始終堅持一種看法,美國要打壓它國,必定是自己不痛的。它制裁伊朗,它自己本不用伊朗的油。它制裁俄羅斯,它跟俄羅斯來往很少,反是歐盟很痛。但烏克蘭,克里米亞那些事發生在歐洲,歐盟不得不跟隨制裁俄羅斯,但心底裡是不情願的。

        如果中美貿易戰拖久了,美國很痛,它就不會再打下去,就像在中東碰壁,它就退回去,祇是我們不知道特朗普政府能忍多久,假如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浮現,嚴重影響美國經濟,特朗普也要很快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