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22

雜談

        「印度 – 很奇特的國家」

        印度有13億人口,但它的國家人口統計是非常不可靠的,因此有些研究說它的人口可能實際上超過14億,超過了中國,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

        美國在亞洲召開四方會談,美日澳印,印度是問清楚會上不會公開反華,它才參加的,金磚五國它也有份,據說是問清楚會上不會公開反美,它才參加,又似乎是立場中立,左右逢源。

        網友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們生活中幾乎沒有「印度製造」的任何產品,香港有不少印度裔的港人,所以不是沒有渠道,而是印度沒有有競爭力的產品。

        我去過印度很多次,馬路上都是印度製造的設計落後,製造粗糙的本地汽車,政府用超高關稅保護自己的汽車工業,因此製造商也不必更新技術,更新設備,反正沒有競爭,日子很好過。其它的工業產品也一樣,本地產品靠關稅保護,不思進取。

        工業不行,農業也同樣不行,農村裡像中世紀一樣,靠人力畜力耕作,人口那麼多,殼物產量低有中國的一半,畜牧業也是家庭式小規模飼養。印度人平均能吸收的營養熱量是非常低的,印度有十七個邦,種族,語言,文化,都是不同的,是英國在印度的殖民統治,將它們併湊在一起,直到今天邦與邦之間的貿易還是有關稅的。

        全國的鐵路公路非常不足而且老舊,城市的老舊和敗壞是很驚人的,沒去看過,你很難想像的。

        網友是否記得多年前有一架馬來西亞航空的航機失蹤?那班航機在失蹤前是飛經印度安達曼島及印度東海水域,當時國際民航管理機構曾向印度提出要求,希望它能提供線索,回答是晚上的時候,防空雷達是關閉的!

        我去過印度很多次,貧窮落後,什麼事都馬馬虎虎的,生活態度是令人吃驚的,是一個奇特的國家。

        它正在自己造一艘航空母艦,已經造了十三年,建造期間失火兩次,事故無數,到今天都沒造好,這就是印度。

雜談

        「大陸經濟重新啟動?」

        去年初將輔教行業一錘打死了,幾萬高端的就業職位消失,不少人因此失業。接着又針對房地產私營巨企進行調控,一系列措施令到幾乎所有發展商都週轉不靈,房地產市場市場冰封,接着又「反壟斷」,打擊網絡巨企,房地產市場冰封,價格大跌,跟網絡股市值大跌,造成巨大的資產值減值,立刻出現經濟緊縮效應,地方政府財困,出現公務員,教師都減薪減獎金,經濟急速下行。李克強召開十萬人電視大會後,重視經濟工作了,各地取消了房產限購,又出台了種種措施,鼓勵民眾買樓,但民眾信心受挫,許多人又面臨失業減薪,樓市依然很靜。

        政府經濟政策在兩個極端搖擺,經濟已受重創,修後之路應該困難不小。

        現在地方財政困難,國務院已三令五申,今年下半年不會向地方派錢,地方政府已經沒錢還要搞常態化核酸檢測,真不知結果如何?

雜談

        「石油供應」

        有報導中國5月份從俄羅斯進口984萬噸原油,比去年同期增55%,實際上從3月從俄羅斯進口就開始增加,優質煤從俄羅斯進口也增加,同期從沙特阿拉伯進口,跟去年同比跌9%,這樣的情形完全符合我們預料。

        可以想像加拿大油砂增產,它不會大聲嚷嚷,祇會悄悄的接觸買家。同樣OPEC成員國偷偷出售都可以預料,所以市場上石油短缺祇會維持很短時間,年底前油價應回落。

        油價上漲對印度,巴基斯坦,印尼這樣國家影響遠遠大於發達國家,這些國家居民煮飯主要是用煤油爐,油價一漲對這些窮人來說就是僅有的一點錢,買油還是買糧食,是生死問題,出現社會動亂不奇怪。

        糧食也一樣,小麥價格一漲,加拿大,澳洲,美國,閑置的農田立刻會開始生產,半年以後就能補足需求。苦的是非洲的貧民,他們依靠烏克蘭小麥,供應中斷或大幅漲價,它們政府能否應付?許多地方甚至處於無政府狀態,這些貧民可憐了。

        近兩年美英歐房價都漲,但要等租金上升才會傳導至市場引發通漲,加息冷卻樓市是立桿見影的,所以最終即使引發西方經濟衰退 (兩個季度負增長),也不是太嚴重的事,無需太悲觀。

雜談

        「原油價會上升到140美元?」

        上週五原油價跌去7.11美元/桶,跌至110美元,有大行鼓吹期油會升上140美元/桶,我抱懷疑態度。

        加拿大的油砂煉油成本大約40美元/桶,美國頁岩油成本也相當,當原油價跌至30美元,甚至20美元一桶,它們祇能停產了,甚至更苦,為了設備保養不得不繼續開工蝕錢,現在油價過了100美元,可以想像許多設施都開足馬力,全力生產了。而OPEC產油國,不守配額是常事,正式的宣佈是拒絕增產,理由一籮籮,誰也不肯講增產這一句話,油價高企生產商偷偷增產,此事無需問阿貴,一定已在進行。再說俄羅斯產的油跟天然氣並沒有退出市場,西方不買賣給印度中國,印度中國買了俄羅斯的油必然會減少進口別處的油,所以油價漲到這個水平已是出乎意料了,相信不用太長時間就會下跌。

        木材也是原材料,價格一度暴漲一倍,現已跌回正常價,原油也一定會這樣。

        長期供應充沛,價格會恢復正常,短期卻不一定,市場有炒賣力量,如果做空的人多了,莊家將價格再推高幾十元也是可能的。

        原油漲價是全球通漲元兇,但樓價上漲導至租金上漲,疫症下工人難求,導致工資上漲,這些引到通漲上升的原因難解決,唯有靠加息來冷卻,樓價下跌,就業轉差,就是下一波可能發生的事。

雜談

        「俄烏戰爭」

        二月二十四日俄軍入侵烏克蘭,向烏克蘭全境開火,主力撲向烏克蘭首都基輔,當時俄羅斯的戰略目標是佔領基輔逼烏克蘭投降,然後可能是設立傀儡政府,全面控制烏克蘭,但烏軍抵抗,俄軍也不夠強,不得不修訂目標,放棄攻佔基輔,僅以佔領烏克蘭南部及東部俄裔佔很大比例的國土,現在俄羅斯已基本達成目標,戰爭膠着。

        再看烏克蘭這邊,它也有內部矛盾,雖然西方有武器和財政援助,但西方並不想見到戰爭長期拖下去,烏克蘭獲勝,所以在重型武器裝備上西方的援助是很謹慎的。最近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一番講話很有意思,他說「西方盟國對援助烏克蘭已有倦意,它們 (指西方大國) 有他們的想法,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法德最早表態,現在美國也含蓄地表態,希望戰爭早些結束,烏克蘭失去一些土地亦可接受。

        小國是可憐,烏克蘭被俄羅斯打成一片廢墟,大量人民流離失所,而烏克蘭如沒有美、法、德、英這些西方大國源源不斷的財政和武器援助,它是打不下去的,各方正在博奕,俄羅斯最少可以奪得完整的盧甘斯克及頓涅茨,甚至可能獲得赫爾松和馬里烏波爾,普京不會太失面子,戰爭可能持續下去,當和談開始激烈的爭奪便會停下來,和談會拖多久沒人能知,烏克蘭逃脫不了受人擺佈的命運。

雜談

        「中證監批評外資行高層收入太高」

        有消息指中國證監召見了一些外資投行高層,包括高盛,瑞信,UBS,批評它們高層收入太高,不符合中國「共同富裕」原則。報導的通訊社指出這樣的事全世界投資界似乎沒有發生過,而外資投行近年因為中國政府政策不清晰,已很久沒有大公司赴外國上市,而境外發債以前主要是地產商發債,現在也已基本停頓,所以外資行一邊聆聽訓話,一邊開始裁員。

        外資行抱着很大期望來中國開公司,它們的作用是聯系中國市場跟外國的投資者,它們的地位可以說是很重要的,由政府去干預外資公司的內部事務,歷史上似乎是聞所未聞的,而有關議題也不是有特別的重要性,中證監的行動令人費解。

        這次的新聞,也是第一次見到有「共同富裕」的原則落實在具體的政策上,相關部門的官員的思路似乎不合邏輯,外資行僱員如果薪金很高,根據稅收法可以向他們收更多稅,由政府來還富於民不是更好?這不是一件大事,但細想想,如果政府可以隨意干預外資內部事務,不會令人害怕因而卻步嗎?會不會有一天說「你賺錢太多!要罸歸國庫?」

        總之隱隱地看到現在出現一種「限富」政策的影子?

股市隨筆

        美股因通脹升至8.6%,市場憂慮會大幅加息引發衰退,所以大跌。

        以前通脹都是經濟過熱引起的,所以加息是萬試萬靈的,這一次通脹有些不一樣。

        首先是疫症引起經濟停擺,歐美日本都大灑金錢,結果是需求未減而供應減少了。而疫症持續了兩年,生產鏈紊亂,物流混亂,供應不穩,通脹更高。而今年又爆發俄烏戰爭,俄羅斯的油氣供全球15%,現在要將它排除在外,更引發天然氣瘋漲,再加上上海封城,中國疫症清零,所以引發通脹的很多因素不是傳統的經濟因素,加息未必有用。經濟更需要的是時間來調整,例如俄羅斯的油不能賣給西方,當然就會賣給中國,印度,中國印度就必然會減少向中東的進口,油價高企,各地閑置的產油設備都會開動,供應自會增加,物流和生產鏈的紊亂,也會隨疫症減輕漸復正常,聯儲局按部就班,加息是對的聯儲局,如果到年尾加息到3厘或3.5厘,而半年時間裡世界市場自動調整到比較平衡,全球經濟不會太差,特別是中國經濟,如能以抓經濟為第一位,無論能源,糧食,中國都不短缺,下半年經濟應該向好。

雜談

        「取消強積金對沖」

        立法會已二讀通過這一法案,三讀祇是必須程序,最終必獲通過。

        我是支持這個法案的。當初成立強積金,僱員,僱主各出顧員薪金5%,成立強積金,初心是為打工階層退休留有一筆錢,保障他們退休生活,不管夠不夠,但有總比沒有好,結果又出來一個僱主可用強積金支付僱員離職金或退休金,僱員離職或退休本有一套法例規定僱主是要支付一定金額的服務金的,現在可以用僱主出的強積金對沖,等於僱主沒有出強積金?跟設立強積金的初意不符。

        商界代表你要他公開表態,他的立場決定他一定是反對的,但我認識的不少商界朋友卻是不反對的,他們認為社會公平很重要,社會和諧很重要,這一點勞動保障是應有之義,商界也是負擔得起的。香港現在的勞力主要都是從事服務業的,如果立法會通過,僱主的負擔確會增加,但對僱主來說勞工成本是大家一起增加的 (還有政府補貼,其實增加不多),所以不會在經營成本的競爭優勢上產生影響,其結果可能服務成本上升,服務的費用也自然上升,結果是整個社會共同承擔的,僱主受到影響是極小極小的。

        香港在「共同富裕」的道路上終於跨出了一小步,這是由政府權力來實行再分配完成的。

        人類社會在創造出財富時,按照制度的規定,不同社會地位的人,都分到了自己的一份。佃農和地主,工人和老闆,都分到了自己的一份,然後是政府,通過收稅及政府開支,進行第二次社會財富的分配,對高收入人士徵高額的稅,對企業徵利得稅,通過社會保障,社會福利和援助,醫療保健的保障,將整個社會的產出進行再分配,在經濟發達,政府運作有效的發達國家,可以說已經實現了「共同富裕」。

        香港還比不上世界上最發達及均富做得最好的國家,但香港也已經消除了絕對貧困,沒有吃不飽飯的人,沒有有病看不起醫生的人。

        像這一次取消強積金對沖,即將提高最低工資的提案等等,都是走在共同富裕的正確方向上。

        但多勞多得,能者多得,這一大原則不能打破,如果搞平均主義,所有的人都會選擇偷懶,結果是共同貧困。

回應網友  – 特倫斯

        特倫斯:你好,謝謝留言。

        Swift祇是一個全球性的支付系統,方便全世界的人做生意的,但俄烏戰爭一爆發,俄羅斯就被踢了出去,作為一個制裁措施,會讓俄羅斯跟外界貿易造成困難。曾有人形容是金融核彈,但俄羅斯是一個糧食自足,能源自足而外貿並不特別重要的國家,俄羅斯要求西歐用盧布向它買天然氣和原油,德國都不能不答應。

        但對香港來說,如果被踢出Swift,後果就嚴重了。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立即失去,航運中心,海運中心的地位都會失去,不知多少人要失業了?

        Swift本來是一個世界各國互利合作的工具,但因為用美元結算,美國就有了特別的影響力,如果將香港和中國踢出,雙方貿易會嚴重受損。其實美國都會受害的,正常情形下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但普京會在21世紀的今天出兵打烏克蘭,沒有人會預料到,所以本以為不可能發生的事都發生了。

        香港最有錢的人,早已將資產移去國外,甚至在香港的不動產,都用海外公司的名義揸住,小市民一是留下來,不去想,因為這種最壞的情形發生的機會也不大,或是走移民這條路,也是困難重重,為香港未來前途美好祈禱吧!

                                        祝

                        好!

                                        DPZ

股市隨筆

        近期A股好消息很多,首先是防疫解控,而且防疫政策出現了微妙變化,各地復工復產都在進行。其次李克強總理開了萬人幹部大會搞經濟,不少地方政府都推出了刺激房地產的措施,不少地方准許動用公積金買樓供樓,還允許一人買樓動用父母的公積金,總之用各種辦法推動樓市,推高樓價。

        關於網絡股幾天前李稻葵出來說網絡股干預政治,所以對它們加強監控,現在已是「零干預」,所以這一階段監控也結束了。昨天又傳來好消息,網信辨已結束對滴滴出行的國安審查,該公司現在的運行完全合規。解鈴還需系鈴人,我曾提及國務院的三十三項措施金額不大,影響不大,政策層面上一定要設法澄清,恢復市場信心,現在果然在做了,股市立竿見影。

        這一次中國的房地產業受傷很重,新經濟股受傷很重,體系中失去價值太多,一定要設法修復資產值,否則經濟收縮難避免。

        照現在政策看,中美證監達成協議機會大增,中概股還會上漲。而基本停頓的獨角獸上市也會重啟,港交所也將受益。

        經濟是一個巨大的複雜的體系,政策介入打亂了它的正常運作,扭曲了它的資產價值,傷害了大量優秀人材的創富決心,很短時間就可以重創經濟,要恢復卻不是那麼容易,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