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1 十一月, 2019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三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雜談 (1 及 2 )」。

        沙特阿拉伯煉油設施被炸,沙特每天可提供給市場的供應量差不多要減半,引起國際油價大漲。而一切耗油的行業像航空業,郵輪業股價都大跌。

        像油這樣重要的大宗商品,平時供求基本平衡的,可是祇要供方減少供應或需求方大方增加,則5%的供應短缺可以引發50%的價格波動。

        這一次的事件背後的含意可能更加重要,就是說像沙特這樣的產油國,它的石油工業設施是相當脆弱的,無人機體型小,能載的爆炸品應該也有限,可是已可以帶來這麼大的破壞,甚至迄今美國同沙特都還沒能肯定施襲者是什麼人,無人機很小在低空低速飛行,可能很難偵察到,而煉油廠內佈滿易燃的油和氣,很小的爆炸都可能引發重大事故。中東又是多事地區,衝突各方會不會不顧一切去攻擊對方的石油設施?

        從供求關係看世界油市場增加了美國的頁岩氣,油氣供應是過剩的,所以油價漲不起來,但如果要設施經常發生這樣受襲的事,原油市場一定不穩,中東不穩,是因為它們內部種族和教派的衡突無法舒解。

雜談 ( 1 )

        「人民幣國際化」星期六的冥想。

        一個大國要成為世界強國,貨幣可以自由兌換是必不可少的條件,可以自由兌換才能獲得國際的認可,人民幣才能超越國界被廣泛使用,成為國家實力向外延伸的重要工具。

        人民幣本來在世界上是不受重視的,隨着近三十年中國經濟的迅速崛起,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人民幣開始受到重視,但是在總額達2萬億美元的世界最大進出口國家,我們用到的以人民幣結算的交易量是極小極小的,原因是人民幣資本賬並未開放自由兌換。本來在溫家寶做總理的年代,市場上還有一些關於人民幣開放資本賬自由兌換的討論,當時 (2010 – 2013)還有一些估計,認為這可能在四、五年內實現,事實上人民幣自由兌換至今沒有實現,甚至沒有人在討論這間題。

        中國太多的人,一旦發達,有了些錢,就想將部份的錢移到國外,並非外國能提供更好的回報,祇是這些人認為將部份財產移至國外更安全,所以中國政府近年來反而加強了資本外流的監管,防止太多資金外流,除非能創造一種制度,外國人及外國公司可以自由兌換人幣,但中國人及中國公司不能,這將會是一種非常奇特的制度,而且執行時會漏洞百出。

        由此看來,除非中國人富人放心地將資產留在國內,否則人民幣資本賬自由兌換將遙遙無期。

        港幣是可以自由兌換的,所造成香港金融市場的獨特性將繼續存在,這個特性無論上海自由貿易區還是澳門,都是無法取代的,所以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們門戶的角色始終存在,無可取代。

雜談 ( 2 )

        「研究貧窮現象」

        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給了三位研究貧窮現象的學者,他們深入貧困社區,在貧困社會長期研究,設立了很多研事項目,並作實際真實環境下的比對實驗,發現了很多有價值的結論,對於如何幫助窮人擺脫貧困有很多有益的建議。

        其中兩位得獎者是印度裔美國經濟學家 (Abhijit Banerjee) 和法國經濟學家 (Esther Duflo),他們二人合著了「窮人的經濟學」一書,並以此獲獎。

        窮人之所以窮,有很多理由,其中一個重要理由是受教育不足。Banerjee長期在印度一個貧困社區工作,他發現學校不足,很多村子裡沒有學校,學校設施差,教師質量差,許多教師曠課,有的教師名額不足,又發現窮人家長不重視孩子教育,寧可讓未成年孩子在家裡幫助工作,幫補家用……理由很多,但他發現孩子不去上學,最大的理由是孩子身體不健康,差不多百分百的窮苦孩子,都有嚴重的寄生蟲問題,Banerjee發動了一批志願者,出錢出力為當地孩子治蟲,孩子的健康改善以後上學率提高了80%!

        為什麼大人小孩都患寄生蟲病呢?因為當地沒有乾淨的食水!

        他們兩人又發現窮人喜歡電視機,節衣縮食,省到孩子沒東西吃,營養不良,也寧可不買食品,省錢買一架電視機或一架摩托車,理由是鄰居家有而他家還沒有。

        他們的研究長達幾十年,出的書也厚得很,我摘出一小段跟網友分享,可以想像脫貧之路依然漫漫長路,不見盡頭。

        要強調一點,這裡說到不發達國家窮人的貧窮和發達國家窮人的貧窮是不一樣的,要作為另一個題目獨立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