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8 十二月, 2018

雜談

        「改革開放四十年」

        鄧小平接掌權力時中國經濟凋敝,到了人民要吃草的地步。他自己三上三落,被趕到一家工廠監視勞動,他的戰友劉少奇,淒涼死於監獄中。痛定思痛,開始考慮中國要走一條新路,所謂搞「改革開放」政治上改革,約束獨裁的權力,規範行政權力,讓人民享有多一點自由和表達的權利。經濟上就是放開私有化,承認私有產權,老百姓為自己利益工作,不再是為國家打工,積極性才能真正發揮出來,四十年來中國巨大的進步也是有目共賭的。

        今天,形勢有了新的變化,老百姓不敢議政,不敢批評政府,因為有了一條新的罪名,叫「妄議時政」。從強調以法治國,現在變成了黨的利益高於一切,最高領袖的任期限制這樣憲政,明文規定的重要的約束權力的條款,也輕易地被否決了。可以回到以前的領袖終身制的情形,經濟上所謂「國進民退」,一些民企的大公司,國家都想派人進董事局,甚至要在合資企業設立黨組織,黨組織可不是工會,它在企業管治中是什麼地位?當然現在沒有實行,如果實行起來,可能外資都要撤退了。

        現在一樣在高喊改革,但改革是領導說了算,沒有了放權和放手發展市場經濟的方向,不明白在「改」的是什麼東西。

        基辛格說中國現在這麼強大,但中國從來都沒有解決權力移交的制度安排,這一點令他擔憂。

        理性,有思想的中國人也一樣在擔憂。

        華維這樣超級大公司 (是公是私?我們都不清楚),副董事長明明是個中國人,還是當今中國社會中的權貴人士,也要揸外國護照,中國究竟怎麼了?人民怕什麼呢?為什麼不想做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