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3 十一月, 2018

雜談

在這裡轉貼一篇網友留言。

美國中期選舉即將舉行,雖然多數人覺得民主党會贏得眾議院的多數,可以牽制特倫普的孤行獨斷,但我看來不一定。這兩個月來特倫普的地位鞏固了不少,完全控制了共和黨,反對他的人都覚無可奈何,而民主黨又沒有人才,不是太老就是太左,政綱混亂,被邊緣化了。

現在美國兩極分化嚴重,支持特倫普約37%到42%, 反對他的約44%,中間的選民不多,只要經濟好,大都會倒向特倫普。今天的民調,有70%的人認為經濟很好,所以特倫普勝算很高。

在特倫普的鐵桿支持者中,大家只知道「白人至上,美國第一」的民粹主義者,其實更大的支持來自教會, 尤其是中西部及南方的基督教。副總統彭斯就是其代表者。教徒們意識形態很高。他們反對墮胎及同性戀合法化,反對回教及一切反宗教者,支持以色列。對他們來说這些事比什麼都重要。要推翻墮胎合法化,關鍵在最高法院的九個終身大法官身上。奧巴馬下台時,九個法官有4個保守派,3個自由派 (都是女的), 2個中間派。特倫普上台後先後有一個保守派及一個中間派大法官退休, 結果換成了兩個中年的白人保守派,所以現在比數變成了5:3:1。自由派法官中有一位已經86歲,估計很快就要退下來。特倫普如再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比數會拉開成6:2:1。這個比数可以維持20年以上,影響會極大。所以大多數教會都支持特倫普。至於他個人的道德,操守,信譽,及外交,及貿易政策都變成次要的了。我和不少教徙們講到特倫普的無恥。他們千篇一律的遁詞都是「那個政治人物不是這樣的?」可歎!

在這些因素考慮下,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還不是枱面上最重要的事。除非美國經濟快速衰退,中國可能還要面對特倫普好几年。其實近期美國利息升高,赤字增加,薪水猛漲,再加上關稅 (鋼價已增30%), 新一輪通貨膨脹的苗頭已經很清楚。現在經濟可能在一個巔峰期,下滑的可能性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