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8

雜談 ( 2 )

        「美國指揮棒失靈」

        仔細看近來的國際形勢,有幾件事看得到美國的指揮棒失靈。

        南韓一向是在美國的軍事保護傘之下,而且經濟非常依賴美國,以前是美國聽話的小兄弟。但文在寅總統上任之後,他的前任女總統從美國引進的薩德導彈系統,其實一直沒有啟用過,南韓政府不同意啟用這套軍事裝備,不願得罪中國。

        在北韓問題上,美國是想跟中國,南韓一起向北韓施壓,要北韓廢核,但中國不必提了,北韓又成了聽話的小兄弟,而南韓依然跟北韓發展關係,完全不理會美國對北韓禁運,制裁的政策。

        日本也是開始不聽話了,美國和西方在制裁俄羅斯,安倍卻跑到海參威去見普京,普京並答應履行1956 年的俄日協定,歸還北方四島中的兩島給日本,兩國在拉關係,在美國向中方施壓的同時,日本跟中國在改善關係,雙方同意管控分歧 (擱置爭議),發展關係。

        在制裁伊朗的問題上,歐盟公開不同意美國立場,日本則陽奉陰違。

        美國的指揮棒漸漸失靈了。

雜談

        「試分析特朗普的徵稅策略」

        特朗普大約在今年二月份開始發動他針對全世界的貿易戰,初初市場不以為意,認為他祇是為美國中期選舉造勢,似乎全世界所有國家都在貿易上佔美國便宜,歷屆美國政府都不能糾正這個問題,他要來做這件事,美國第一,為美國爭利,市場以為他虛張聲勢,雷聲很大,實質祇觸及貿易量很小的商品,純粹是一種政治姿態。

        接着他似乎認真起來,要求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重開談判,又對歐盟、日本開始要徵稅,並要求進行貿易談判,特別是開始強硬對付中國。

        市場估計不到他會認真起來,沒有人敢相信他會實行自己痛也要別人痛的愚蠢政策。經過了近半年的局勢演變,我們開始明白,特朗普及他身邊的智囊,不是不明白大家都懂的道理,他們是明白的,他們的想法是利用美國在經濟上優勢,以加徵進口關稅為藉口,要求重開雙邊談判,逼對方接受美國的條件。他及他的智囊一廂情願地認為,在美國強大的壓力下,貿易對手會很快屈服,接受美國的要求,重訂貿易協議,大家恐懼的貿易戰對美國來說不打就已經結束了,簽了新的貿易協定美國已經獲益了,不必再打下去。

        對墨西哥這一招成功了,對加拿大已經不順利。其實美國爭的是很小的利益,但加拿大也有大選,政府也要向選民交代,頂住了不讓步。現在騎虎難下的反而是特朗普政府,美國國內反對搞亂美加貿易架構的聲浪極大,加拿大政府採拖字訣,時間對它有利。

        而這一策略用到中國,初初是有效的,中美貿易很重要,中國是準備讓步的,也達成過一些協議,但特朗普要價太高,達到中國政府無法接受的地步,再加上美方的言而無信,態度傲慢,中方才採取強硬不讓步策略。

        加拿大,中國不讓步,美國經濟就真的要痛了。國內商界反對的聲浪一天比一天高,現在是美國政府騎虎難下。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下一步應是雙方找下台階的方法了,如果美國的貿易戰策略失敗,特朗普威信盡失,信用盡失,難有作為了。

        中國也應該採取低調的政策,給美國一點下台階,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以後中美間的摩擦衝突會不斷有,希望鬥而不破,不要拉破臉,維持正常的互利的關係。

雜談

        「中美貿易戰」

        從中美貿易戰開打的第一天我就提出來,像美國這樣民主國家,除了國家處於戰爭狀態,政府可以要求民眾捍衛國家,不計犧牲,在和平時期民主國家的政府是不能做出損害國民既有利益的事的,老百姓是要大吵大鬧反抗的。特朗普向中國商品徵稅的政策,不利美國經濟,損害了很多美國人的利益,第一期向500億美元進口貨他做到了,但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大,這一次美國主動要求中國恢復貿易談判,2000億美元徵稅也不見提及了,不必提後面的2670億美元的徵稅了。

        特朗普的性格是莽撞大膽的,他又死要面子,如果真是因為商界反對 (他們才是美國的真正老闆),不得不停下來,找挽回面子的方法,應該不是特朗普的性格,他已被幕僚拉住了,不能作出決定,如果這一假設屬實,特朗普威望大降,他在美國極保守頑固的右翼一群人心中的英雄形象也立刻失色,往後兩年總統任期難有作為了。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中美貿易戰」

        美國特朗普政府本來氣勢洶洶,待國會聽證會一結束就會宣佈向中國2000億美元進口貨徵收關稅,但國會聽證會上星期四結束,遲遲也不見美國政府宣佈,昨天更傳出美國財長邀請中國副總理劉鶴邀請重開貿易談判,對華關稅問題可能有變數。

        外電報導聽證會期間收到6000份意見,都是反對政府這麼做,美國有2000個商會,包括最大的零售業商會更發起聯署致函白宮,表示對華制裁,損及美國重大的核心利益。

        而各大巨企包括波音飛機,福特汽車,通用汽車,思科公司……全都表態,反對政府進一步向中國進口貨徵稅。美國的制度是民主制度,老百姓不滿是可以罵的,政府再不聽,上街示威都可以,特朗普不能頂著民意硬上的。

        大企業還有自己的說客去影響華盛頓,通常這些代理人就是議會裡的參眾議員,他們的選區中有這些巨企的總部,或大工廠,他不能不出來為這些巨企的利益說話,這些巨企更有他們的人脈,必要時向政府施壓。

        更有趣的是新聞報導,中國副總理劉鶴會見美國在華企業的代表,向他們表示在貿易戰中不會向美商在華企業報復,表面上是安撫的話,但政治常是說一套做一套的,也可以理解為中國政府提醒它們,你們可能是貿易戰的頂罪羊,美商在華商會代表600家大企業,已經急急向白宮表態,希望停止對華貿易戰!

        所以在貿易戰中是中國政府忍得住呢?還是美國政府忍得住呢?不言自明的了。

        這種損人1000自損800的政策在民主國家是行不通的!

雜談 ( 2 )

        「害怕易卜生?」

        易卜生是挪威作家,1882年創作了話劇「人民公敵」,內容是一個小鎮裡的正直的醫生,他想揭發鎮上的工廠污染溫泉,但卻被自己哥哥擔任鎮長的彼得阻撓,又有一幫既得利益者聯手,指責這位醫生是小鎮的「人民公敵」。

        北京大劇院邀請德國話劇團演出了三場,劇中的情景以及劇終時演員和觀眾的互動震撼了北京,互聯網上湧現大量同情醫生,聲討鎮政府的言論。

        此劇團本來預訂要去南京演出三場,已被有關部門取消,另有多場以易卜生為主題的文化討論會也被取消,現實真是令人沮喪。

        此外,今年大陸中學的歷史課本,談到「文革」的極左錯誤,又被修改,以前輕徵的批評毛的語句都被刪去,歷史就這樣被權力隨意竄改,祇能嘆息。

股市隨筆

        股市跌不停,貿易戰是最大不確定因素,再加上中國政府差不多每天都出新政策,發改委什麼都要管,規管手遊;規管殯葬;放寬鋼鐵限產;調查建材價格;規管民辦;教育……,每項政策或傳聞都令市場波動。

        但股市由高位下跌大約有6000點,淡友得勢,沽空金額很大,也就潛藏着反彈的動力,甚至美國宣佈正式向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稅,都會成為反彈的藉口。我的感覺中國是一個十三億人,十四萬億美元GDP的大經濟體 (實質可能更大),經濟結構完整,產出正常,股市的反應可能是過份了。美國的關稅慢慢會消化的,經濟會調整重組,不至於太壞的。

        現在有一種理論,說中美之間是新冷戰關係。人民日報也發表文章,說外國打壓是大國崛起的必經之路。我倒是有些擔心這樣的思路,如果引來錯誤的決策,事情向自我實現的方向發展,中國和西方就會產生敵意,希望政治領導人不會墮入這樣的陷阱吧?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1 及 2 )」。

        「中非高峰論壇」

        剛在北京召開了中非高峰會議,這會兩年開一次。非洲共有54個國家,這次來了53個,而且來了很多位元首,足見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會上習主席宣佈中國將援助非洲600億美元。

        非洲是現在世界上最不發達地區,那裡工資低下,土地等資源的價格非常低,600億美元是天文數字了。報導中沒有提及「無償援助」,大概還算是借款吧?不過將來如果受援國聽話,這一類債務大概是隨時可以豁免償還的,沒有好處那麼多元首會來?這就叫「有錢使得鬼推磨」。反過另一面看,中國也絕對不是沒有回報的。剛果的鈷礦,納米比亞的鈾礦,現在都是中國公司在開採,其它的資源項目多不勝數,非洲沒有資本,沒有技術,沒有勞工 (人懶,沒有紀律),中國人正好填補進去。

        其次,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可能已有幾十萬,上百萬的中國冒險家湧入非洲,他們大多數是帶着中國價廉物美的日用工業品去的,初初可能在集市上擺個攤位,生意大了就開始起了商店。

        當地華人積累了資本,就做起更大生意,私人開礦,開農場都是可以的。

        不過在那裡營商政治風險及安全風險是很大的,政府更迭了。前任答應的事都可以不算數,新上來掌權的人也許會要更多的錢。至於地方上的治安更是可怕,看到你富有隨時會有一幫人來搶掠,死了都不知道死在誰手裡?政府的管治能力成疑,各地無數的地頭蛇,武裝團伙,政府管不了。

        中國人多,為了想發財肯冒險的人也多,希望中國政府的影響力越大,可以給這些去非洲的中國冒險家多一點保障。

雜談 ( 2 )

        「中美貿易戰」

        上星期是美國關於開徵進口中國貨進口關稅聽證會最後一天,原來市場預期,也是特朗普政府事前放風的,聽證會一結束就會宣佈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開徵關稅。結果星期五,星期六都已過去,特朗普發表了講話,說美國政府主意已定,端視中國政府的態度,如中方不能令美方滿意,不但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還可能再增加267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

        特朗普使用的是狡猾商人用的卑劣的恐嚇手段,我信中國政府不會屈服,中國已表示目前不想與美國再談,習主席也不會見特朗普。

        在相關的聽證會上,美國貿易戰代表收到大量意見,幾乎是一致反對擴大貿易戰。蘋果,思科,英特爾,惠普,這些巨企都表示強烈反對,還有100多個商會,包括最大的全國零售業商會,都去信美國貿易代表,表示了最強烈的反對和擔憂。

        特朗普在Twitter上貼文,輕佻地對蘋果說「你們快把廠搬回美國,現在就搬回來」,這種輕佻態度,更會激怒這些大企業。

        美國真正的老闆是這些大企業,不是華盛頓的政客。大企業的不滿會回饋到國會,到輿論界,我看特朗普的日子很不好過,色厲內荏,惡不了多久了,他會成為跛腳鴨,什麼事都幹不了。

        上次美國國務卿訪問北韓,態度傲慢,指指點點,北韓外長都受不了,金正恩都不見他,你不尊重人,別人當然也不給你好臉色,特朗普周圍都是些這樣的人!

        中國經濟不會因美國徵稅而垮下來,特朗普自己可能頂不住國內的反對。

        北韓已重投中國懷抱,北韓外長還訪問伊朗,美國束手無策,美國制裁伊朗,這一次沒有國家跟從它。伊朗七月、八月石油出口不跌反升,大概是中國在大量購買吧!(?,有大的折扣?) 所以美國的國際地位在急速下降。

        美國是世界大國,要講道義,幫助弱小,鏟除豪強 (薩達姆) 才像個領袖。特朗普領導下,政府好像成了一家做生意的公司,整天圍着蠅頭小利,吃虧便宜打小算盤,不像個大國了。

雜談

        最近美國一位資深記者出了一本書,書名叫白宮中的恐懼,描述特朗普周圍的人如何擔心特朗普有什麼魯莽行動,損害美國利益。事隔一日,紐約時報又刊登著名的白宮高級幕僚的告密信,揭露特朗普如何無原則,無底線,時刻改變主意令幕僚無所適從。

        報導的真實性很難求證,但特朗普正是這樣的一個人,無道德,無誠信,傲慢,自私,傳媒替他塑造的形象是真實的。

        特朗普的向外國開打貿易戰的政策,在國會聽證會上受到強力反對。美國媒體報導商界和勞工界在做最後一分鐘努力,促使政府跟加拿大達成貿易協議,促使政府不要再對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可能特朗普一意孤行,還是要做,但民間的壓力是永遠存在的,不滿的聲音可以越來越大。加拿大為什麼能態度強硬?就是等美國政府讓步。所以我認為貿易戰即使打起來,時間也不會太長,各種寬鬆,豁免的政策會出現。現在美國還沒有真正嘗到互徵關稅的痛苦,這種痛苦和對美國經濟的打擊一定會出現的,特朗普就神氣不了了,要灰溜溜地下台。

        看到他在白宮會議桌上的發言,他說尊重習,不願看到中國股市跌了25%,你會感到這是一個壞人,壞透了的人,你尊重習,卻向習的背上桶刀子,中國股市跌了,你幸災樂禍,這種錄像錄音當然是白宮特意安排的,顯出特朗普是多應了不起,我想即使是美國人,也會覺得他偽善吧?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昨天恒指跌了700多點,淡友天下,除了特朗普可能明天 (?) 或下星期宣佈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的憂慮。造淡的還有一個重要理由是彭博通訊社報導,中國央行曾做3000億人民幣正回購,這個消息讓市場嚇一跳,傍晚央行出來辟謠,說是報導不實。彭博是財經新聞的權威而重要的來源,有這樣的不實報導也不是第一次了,用陰謀論的眼光去看,是不是有大鱷在造市?也不是不可能,市場本已人心虛怯大鱷趁機做淡,波浪更大。

        至於特朗普向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已不是新聞,假如央行收緊銀根是假消息,假定美國加徵關稅還有一較長寬限期,或分期執行,有可能都變成好消息。

        上次97年金融危機,香港適逢樓市崩盤,經濟也跌得很慘,但目前樓價雖高,但金管局多年來嚴厲規管,樓按的成數及槓桿並不高,樓市不會跌幅太大。

        總之,有能力持貨的到今天如自信揸的是優質股,也不要輕易沽出去,股市變幻可以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