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4 四月, 2018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習主席在博鰲論談上談了大方向,負責財金事務的官員就宣佈了六項具體措施,AIA的股價大漲,當然是有人在炒作,但我們不要高興得太早了。

        外資銀行可在國內經營也有多年了。匯豐,東亞,渣打甚至更小的外資行也在大陸經營了多年,結果也讓人失望。匯豐甚至還打算沽出它的交通銀行的股權,後來沒有真的做。

        就算中國政府准許外國險資獨資經營,也一定有許多規定,保險產品要政府批准,我估計絕對不會允許國內的外資保險公司買境外的保單,沒有這一優勢外資不一定能跟境內險資競爭,國內的保險公司經過多年經營都站穩腳跟了,不怕外資。AIA當然是好公司,但買了收息不錯,再叻一點高賣低買才賺到錢,並不是長期可以增值的公司。

雜談

        「廢除領袖任期限制」

        在一個民主制度裡,都有規定最高領袖的任職期限,大約都是可連任一次,總任期八年至十年。

        這是重要的約束權力的制度,防止執政時間長了,領袖安插親信,獨攬權力。有一句名言:「權力令人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令人腐敗」。任期有限制還有一個好處,令執政者不必為再連任而費盡心機,反而會在有限的任期內好好集中精力,為國家,為人民做一些好事,可以名留青史。

        一旦權力任期取消了,一連串的問題會產生。首先,原來的同僚變成了君臣關係,說得現代一些,變成上下級關係,這會觸動多少人的利益?多少人的神經?大概沒有幾個是會因此而歡喜的,隱隱然的一個權力鬥爭就會因此而產生。

        其次,此時最高領袖最關切的可能不再是百姓的福祉,國家的強大,他最關切的可能是如何保持權力,一屆一屆做下去,即使他本人不這麼想,但跟隨他的那一班幕僚,享受着權力的榮耀的那些人,不希望主人失勢,護主心切,中國歷代皇朝同類的事不知發生過多少次了?

        更有甚者,人是會老的,六十幾歲七十歲可能還英明神武,八十幾歲呢?生了病呢?如果還是不肯放權 (也許身不由己,身邊人不讓他放權),那麼國家大事怎麼辦呢?由一個糊塗老人決定,或者一切都拖延着不辦?這樣的事中國歷史上也發生過。

        我們小百姓說說是沒有用的,歷史會告訴我們結局,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如果這條路向回頭方向走下去,對獨裁者肯定不好,對國家也肯定不好,不知要反覆多少次,歷史才能走向正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