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中國政府資產龐大」

        我在談到恒大財務危機一文中,提及中國政府資產龐大,立即有網友回應不對,中國政府現在跟美國政府一樣,同樣也負債累累,中央政府負債多少?地方債負債多少?都有數據。順便提一句,說國家有多少萬億外匯儲備,其實那不是國家的資產,其中大部份是企業出口賺到的外匯賣給銀行,是銀行的資產,但銀行對客戶有等量的負債。

        但中國跟美國制度不同,美國的土地都是私有的,政府要用的土地,譬如建政府辦公大樓,軍事基地等等,也是歷史上某一時期向私人手中買來的,因此美國土地上的資源也是屬於私人的,美國政府也沒有「國企」,最敏感的國防工業,主要承包商都是私企。

        而中國則不同,土地全是國家的,現在私人佔用的土地都是向國家承租的,甚至包括農地,改革開放以後將租用權活化,可以有價轉讓,才讓大量土地價值釋放出來,土地都是國家的,地下及地上的資源當然也屬於國家,這是多大的財富?中國政府還擁有大量企業,銀行,電訊,基建,交通,幾乎都是政府的,又值多少錢?中國政府還有強大的行政權力,必要時徵用一切它認為必要的資產設施。

        此外,中美政府一樣擁有印鈔權,政府缺錢開動印鈔機就行了,美元是國際貨幣,信用至今良好,全世界的中產都在儲美元,特別是第三世界,貨幣不太穩定的國家的中產,辛苦工作存美元,美元的無形收益是驚人的,所以它常將自己的經濟危機轉到全世界,這種情形有時而盡,但也許還有很多年可以撐。

        結論是大國的經濟祇要仍順暢運作,財富不斷創造出來,政府雖揹負重債,仍不是問題,政府債券成了經濟活動中不可缺的重要部份,讓銀行,保險公司這些大企業的餘錢有一個可以隨時存取的資金池。

        世界經濟就是這樣運轉,祇要不打仗,不發生大的社會動亂,經濟就這樣運轉下去。隨着科技進步,生產力發展,整體社會越來越富裕,現在除了避免大戰,另有一個課題就是保護環境,這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根本。

雜談

        「恒大財務危機應該影響不大」

        恒大地產雖是巨型企業,現在估計它的未償還債務大約為人民幣1.98萬億。08年金融海嘯,美國次按債券突然停擺,市場大約有5萬億美元,也就是三十多萬億人民幣資產突然「融化」掉了,市場出現流動性危機,恒大負債規模遠不能比了。

        而且中國政府不像美國政府,當時聯儲局長及財政部長要聯袂去眾議員,懇求議員老爺批500億美元救命錢來救銀行,中國政府是絕對有權威選擇救市方案,而且中國政府不像美國政府負債累累,中國政府有龐大資產,現在市場傳聞恒大在各省都有項目,中央準備由中央統籌由各省指定機構成公司,接管恒大資產,照顧小債主,盡量避免美元債違約。

        所以恒大不會引起全國性的危機,市場也已心中有數並不為此恐慌。

雜談

        「新加坡疫情」

        昨天看到一份新加坡防疫中心最新的報告,新加坡是管理良好的富裕城市國家,它在七月份就全國完成了80%人口的疫苗注射,主要施打的是阿斯利康及復必泰疫苗,七月底政府就改變了防疫政策,從以前嚴控努力清零,改成「與病毒共存」,逐步放開了社交距離的管制,對外國入境人員的管制也漸漸放鬆,打過兩劑疫苗,上機前有陰性證明的外國人都可以入境。

        放寬管制以後確症例就開始上升,到九月中旬每天確診過千例,超過了疫症爆發以後最高的紀錄,而且現在傳播面遍及全新加坡,各個社會層面,不像初期發生在外勞社群,但無症狀及輕微病例佔98.3%,重症需入院的祇佔1.7%,如以每天千人確診,每天重症個案祇是17個人,醫院可以負擔,所以不會再封城,而是向抵抗力弱的人打第三針,繼續開放各種限制,就是說「與病毒共存」的策略是可行的。香港推行相同政策祇是時間問題,除此之外似乎別無它途。

雜談

        「恒大地產還能救嗎?」星期六的冥想。

        恒大地產可能破產的傳言滿天飛,政府已派了工作組進駐,很多到期的債息都已停止支付,市場最想知道的是它還有救嗎?

        恒大過度借貸,過度擴充,財務有問題已經傳了有兩年了,但它的做法不是立刻緊縮而是充闊佬,資金充裕的樣子,現在充不下去了。

        恒大自己的財報,它的負債已由7000多億人民幣降至5000多億人民幣,可是現在發現它的負債可能遠不至此數。它發了很多理財產品,購買了它理財產品的大眾全是它的債主,總額是多少?似乎沒有看到確實的數據。它又強迫公司員工購買自家公司的理財產品,為數也不少。它又欠建築公司,原材料供應商大筆材料費,工程費,當然還欠銀行巨額貸款,還有購買恒大債券的機構投資者,所以它的實際負債有人估計可能高達2 – 3萬億人民幣。

        一家財團的公司要拖時間,準時還本付息,唯一方法是變賣資產,差的資產沒有人要,賣掉的一定是好資產,現在去救它,可能為時已晚,一個原因它的優質資產能賣的一定賣了,不能賣的可能已被債權人扣住,剩下的劣質資產賣不出,也不值錢的。

        更主要的是它信譽已失,債權人不再有耐心,債權人心態可能是早一點討可能還分到一點,太晚了渣都沒有了,大家一起討債,恒大就完了。現在已是這樣情形,小債主,包括買入理財產品的,建築包工頭及工人,都已上街影響社會秩序。

        政府進駐如果政府願意拿錢出來,又下令銀行不要追債,當然可以救它,但這不符合市場經濟原則,政府也不一定願救這樣一家私企。

        最大的可能政府控制住恒大現有的資產,打包賣給有興趣的買家,收回的資金以一個折扣價還給人數眾多的小債主,不讓事件演變成社會事件,恒大宣佈破產,銀行及機構投資者排隊在最後,可能什麼都分不到了,撇賬了事,它們自己也有責任,當時為什麼買恒大債券?就因為它息高嘛。

        其它有財困的發展商要及早行動,有困難的要及早救助,希望不會形成大規模發展商倒閉潮,那就麻煩了。

雜談

        「阿富汗前途」

        阿富汗國內有四個大部族,北方有三個大部族,加起來大約佔人口一半,南方一個大部族,普什圖族,也佔人口大約一半,雖然大家都信伊斯蘭教,但有許多教派,歷史上南北各族有很多衝突。

        前蘇聯入侵,激起了各族的反抗運動。塔利班普什圖族人壯大起來,獲得了蘇聯留給傀儡政府的武器,蘇軍撤出後佔領了首都,奪取了政權,但從來都沒有控制到北方三大族的地盤。9.11以後美軍入侵,佔領的也祇是大城市,扶植了傀儡政府,但從沒消滅塔利班,美軍最後撤走,塔利班回朝,大批傀儡軍手中的武器又流入民間,政府軍裡不同族的戰士,各帶自己武器返回家鄉。

        這次反抗塔利班的北方,抵抗軍是吉爾吉斯族,塔利班雖然暫時佔上風,但在吉爾吉斯族的地盤上,他們是耽不長的,所以最後又回到各族各派分據的局面。

        外來力量是無法調和他們之間千年的仇怨的,如果沒有大國干預,阿富汗又回到封閉落後的狀態,漸漸也不受外界重視。

        像阿富汗這樣的國家,除非經濟高度發達,交通高度發達,文明高度發達,各族利益相接,共同意識到合作比對抗好,國家才希望變好,但這些條件比對今天的阿富汗,就是天方夜譚,看不到阿富汗有前途,而今天世界上像阿富汗這樣類同情形的國家,可能幾個手掌都數不清。

        迄今能夠成功地發展國家聯盟,似乎祇有歐盟一個例子。法德本是世仇,但現在理解彼此合作比彼此打仗好,這要生產力,科技,交通,文化都達到相當高的水平才能實現。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中美首腦通話」

        應美國總統拜登要求,習主席與拜登通了電話,歷時90分鐘。白宮和中國外交部都發表了新聞稿,基本精神是雙方要管控好分歧,競爭中不讓事態陷入危機,習主席則表示希望推動兩國關係重回正軌。

        從今年二月迄今,曾有美國副國務卿訪華,前副總統美國特使訪華,美國是有意修復中美關係的,但都無功而返,這一次不得不拜登親自出馬,中美關係有望緩和。

        雖然兩人沒有直接提及南海,但看美國的態度,美國已默認南海現狀,也沒有美艦敢闖南海島嶕12海里。新疆秩序穩定,香港也安定下來,美國挑起爭端拉攏盟國圍堵中國的政策全部失敗。

        一味尋求跟中國對抗,如果中國垮下來,當然美國得益。但中國很穩定,繼續對抗下去對美國毫無利益,現在是時候尋求中美雙方可以合作互利的機會了。

        美國是一個資本主義國家,不管民主黨在意識形態上與中國有多大差異,拜登上台以後一切圍堵中國的政策,前提是美國本身不痛的,沒法動搖中國,祇能尋求合作,我相信中美關係將顯著回暖。

        用外國評論員的話,兩國關係將更務實,減少彼此「說教」。

雜談 ( 2 )

        「中國為什麼全面剎停課外培訓補習行業?」

        中央最近有一系列行業監管舉措,「反壟斷」,「強調大數據安全」,「整頓娛樂界飯圈現象」,「潔淨網上遊戲的舉措」,「反三俗」。直到最近的「雙減行動」,近乎禁止了課外培訓和補習班,乾脆以後英文科取消考試,以前的校外補習英文科是最大的一頭,現在釜底抽薪,以後英文補習似乎非那麼必要了。

        中央的一連串舉措大家都有些摸不着頭腦,不知背後有沒有沒有宣佈出來的深刻的目標?

        我覺得中央有關部門可能認為「教育培訓」已發展成畸形的規模,龐大的行業 (去年總收入大約2.8萬億人民幣),吸收了大量有用的資源,但成為一個歛錢的行業,壓迫學生和家長,實質上對提升學生質素幫助不大,甚至有害,將整個行業斬掉,讓資源回流到能創造真正價值的經濟體系中去,這個想法可能是對的,對學生中的精英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必需的補習的資源家長還是找得到的,不需要那麼龐大的教培機構。根據同一思路,中央有關部門認為網上遊戲對於青少年,特別是未成年兒童影響不好,不提那些暴力,色情的遊戲,就是健康的遊戲也佔用青少年太多時間,影響他們發育成長,看上去這是一個長期政策,現在已經有了在節假日每天祇能玩一小時的政策,如果仍不見效可能出來更嚴厲政策,勒令網上遊戲,網站每天開放的時間,總之政策背後並沒有什麼其它理由,就是政府不喜歡現在網遊佔用青少年那麼多時間,影響他們健康成長。

        以這個邏輯來看,政府為什麼批評美團對送貨大哥太苛刻?政府可能不認同這樣的服務模式,美團和同類公司現在都是鬥燒錢,搶生意,如果送貨大哥的工資福利大幅提高,這生意模式還做得下去嗎?就是要逼你們停業將勞動力和資源回歸到創造價值的經濟活動中。

        「大數據」要交給國家管理,資本不能無序擴張,大型和巨型的私企,要有某種形式接受政府的監督。

        淨化社會,淨化網絡,加強政府的全面監控,當然私企仍然允許存在,有創新,有實質經濟活動和效益的仍受鼓勵,如果有巨額利潤,政府有理由多抽一些稅。

        以這個邏輯來看,主業是遊戲,閱讀,送餐服務的網絡公司都不應去投資。

雜談

        「宗教的由來及宗教對社會的影響」

        昨天跟一位博學朋友午餐,不知如何,話題專向了宗教,朋友的見解似乎很有道理,在這裡跟網友分享。

        朋友說人活在世界上,有三樣最基本的,可以說是生存的需要。一是吃飽肚子,二是要有性,傳宗接代,第三就是生存的安全感。

        人是渺小的,自然是無比宏大的,人對於明天會發生什麼?將來會發生什麼?心存恐懼,自己不能控制,明天能獵到野獸嗎 (有沒有東西吃?) 明天會遇到危險嗎?自己生了病怎麼辦?

        為了滿足人的第三種基本需求,宗教就自然產生了。原始的人認為太陽,月亮,雷電,大火,就是神的存在,膜拜太陽,月亮跟火,就是膜拜神的力量,希望神會帶來風調雨順,平安生活。

        跟着,大概距今四千年,有思想的傳道者開始出現,編造神的歷史,人跟神的關係的故事,制定拜神的儀式,於是現代宗教就產生了。有一位全能的神護衛你,有一群同樣信念的教友圍繞着你,大家互相幫助,互相關懷,每個人的安全感都大增,所以各種宗教有那麼多信徒,都是不同程度上迎合人需要安全的渴望。

        不同宗教,還定下了很多教規,有關於食物的,有關於殯葬的,今天看來,很多規矩是符合衛生和防疫的。

        根據朋友的看法,教規越嚴,對教徒約束越嚴,嚴格的教會,反而凝聚力大,而且這種信仰世代相傳,形成政治勢力,影響今天很多國家的政治。

        相比之下,中國人敬仰祖先,並沒有哪一種有神論主導過中國社會,主因是中國的文化核心是儒學,不信鬼神,中國人對於宗教並非那麼執着,即使沒有文化的平民,他不介意拜的是什麼神,祇要是神就拜,保祐他一家平安就心安理得了。

        宗教讓我們在生的時候,提供一種平安感情給我們,又許諾我們死後進天堂得永生,當然信徒不少。

        順便提一句,中國人信仰佛教,並不認為世界是由神創造的,而是主張世界本來就是存在的。又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說法,勸人為善,自己修行可以成佛,並沒有靠神來救贖這樣想法,又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限未到」的說法。我自己並沒有特定的信仰,看起來正統的宗教都有積極的意識。

雜談

        「再談疫症」

        已經好久沒有寫過疫症相關的消息了。

        我曾寫過英國和以色列是接種疫苗最成功的國家,疫苗的接種率已達70-80%,加上以前曾大量確診的人,所以幾乎是90%以上的人都有抗體,觀察他們國家的疫情是很有啟發性的。壞消息是打兩劑疫苗似乎阻擋不住疫症,這兩個國家在七月中幾乎全面開放各項活動,甚至取消必需戴口罩的禁令,但每日確診人數大幅上升,甚至要恢復公共場所及室內必需戴口罩的規定。好消息是確診的人病徵輕微,重症不多,死亡案例不多,所以放寬社交距離的限止不會撤回,輕症的在家自我隔離即可,祇要醫療系統能承受,基本上恢復正常的社會活動,在電視上看到足球比賽,看台上又已經坐滿了人。

        我們香港防疫做得很好,零確診很多天了,現在疫苗注射才百分之五十幾,當然不能放寬防疫措施,到某一適當時刻政府和專家們當然會做出正確判斷,逐步放開防疫措施。但外國不像我們能做到清零,如果我們逐步解除防疫措施,可能要接受一個新環境,就是在社會上,在我們周圍出現帶病毒的人,看來每個人要做好思想準備,適應這一新環境,最起碼的保護自己的手段就是早點打針,抵抗力弱的人可能要打三針。

雜談

        「歐洲軍的建立」

        昨天有一則新聞,不太引人注目,但實則會對未來的國際局勢發展有重大影響。消息是歐洲諸國的國防部長開會,決定成立一支5000人的歐洲應急部隊,從阿富汗撒軍撒僑是很好的藉口,需要有一支歐盟可以自己支配的應急武裝力量。

        自從前蘇聯瓦解,俄羅斯衰落東撒,俄羅斯對歐盟的威脅大減,德法對北約的體制就有不滿,德法要出兵員,出錢買美國武器,交給美國的將軍指揮,而特朗普逼德法增加軍費及美國駐軍負擔更引起不滿,建立「歐洲軍」的念頭早就產生,現在美國的影響力也在下降,又發生阿富汗變天的事件,給了歐盟很好的藉口建立應急部隊,由歐洲的將軍指揮,歐洲兵用歐洲武器,美國肯定不高興,但也無奈,開了頭以後5000人可以擴大到五萬人或有需要可再擴大,歐盟將一步步擺脫美國的鞅絆控制,國防獨立,這是美國霸權衰退的明顯的里程碑式的事件,祇是歐盟不願張揚,低調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