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習主席訪問中亞」

        習主席已到了哈薩克斯坦,過一天將去吉爾吉斯和吉爾吉斯參加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俄羅斯普京總統也將參加,印度,伊朗都已觀察員身份參加,據說中東一些油國也可能要加入。

        哈薩克斯坦領土遼闊,有二百多萬平方公里,但人口不多,祇有大約二千萬,加上它比鄰的烏茲別克,吉爾吉斯,是中亞的一片遼闊地區,以前曾是蘇聯的一部份,前蘇聯瓦解,這些國家紛紛獨立,由於地處內陸,在世界上處於邊緣地帶,少人提及也不太重要,但俄羅斯對這些國家的影響力依然存在。2001年俄羅斯拉中國和這幾個中亞國家成立了上海合作組織,二十年來中國對這些國家的影響力日益增加,哈薩克斯坦的油氣經過管從輸入到中國新彊,最近宣佈中哈鐵路將開始興建,這條鐵路規劃已久,但似乎是俄羅斯反對,害怕中國影響力太大,但現在也同意興建了,中亞和中國大陸將經過鐵路連成一線。有評論家說,中,俄,中亞,伊朗這些大陸國家正在聯成一片,改變世界的格局,在未來,中國將隱隱然成為這一片大陸國家的領袖,中國將不再依賴美國市場,在東南亞,在俄羅斯,在中亞另闢天地。

雜談

        「俄烏戰爭」

        最近消息,烏克蘭軍隊在哈爾科夫州大反攻,兩天內收復了幾千平方公里失地,俄軍潰敗,俄羅斯官方也承認這一點。從近期的報導看烏克蘭在軍事上漸佔上風。

        雖有美國和西方大力支援,但烏克蘭軍人能在那麼短時間內掌握新武器的運用,有決心捍衛國家對抗強敵,可以說一句:了不起。

        西方報導,通過偵察衛星和其它手段,西方情報部門密切監視着俄羅斯的兵工廠。報導出來某地坦克工廠已有三個月沒有出貨,某地大炮廠已有兩個月沒有出貨,這些消息如果屬實,那不用研究就知道再打下去俄羅斯會輸,沒有源源不絕的新軍備,又怎麼打下去?

        不要忘了俄羅斯是有核牙齒的,把它逼到絕路上,有可能有一天它會宣佈某月某日,我會用戰術核彈襲擊某某目標,你們快點疏散人員!如果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就各方都尷尬了,怎麼下台?

        所以我有一種感覺,最後美國會喊停這場戰爭,烏克蘭依賴西方的軍援和其它援助,如果沒有了援助它是打不下去的,所以打或不打不是烏克蘭能決定的。俄羅斯本是野心勃勃,但戰場上敗了,也是急於有一個有面子的停止,所以最後決定還打不打下去的是美國,美國想走多遠?是就地停火?還是回到二月二十四日邊界或者允許烏克蘭奪取克里米亞,我們都不知,但是打核戰邊緣一定會停火的,各方溝通的管道還是很多的,不會讓事態失控。

        俄羅斯是最大輸家,它已不是強國,仍活在強國的夢中。經過這一仗俄羅斯會大衰退,國內的不滿,中央對地方的控制會削弱,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雜談

        「新的英皇登基」穩定的英國社會

        港人熟悉的查理斯皇子,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成為英國的國王了。看到那些古老的儀式,都覺得有點好笑,假如我們知道這些儀式持續了一千年,可能不會笑了,會肅然起敬。

        多年前我去溫莎堡遊覽,參觀出來以後去馬路對面一家普通餐廳吃午飯,點完菜發現菜單背後寫着「本店歷史」,圖文並茂,長長一篇文章。該店是1247年開張的,並有當時政府發的牌照的照片,經營三百多年後,賣給另一業主,轉讓價是五十九英鎊若干便士,再過三百年又轉讓過一次,就是現在的業主。1985年該店門面擴充,開多了一間酒吧,此事讓我很有感觸,近一千年中一家普通小店,可以在同一地方經營,使用同一種鈔票!這個社會多麼穩定?內部沒有革命,沒有戰亂,沒有偉大領袖,通常出現偉大領袖的時候就是人民受難的時候。

        英國政制的改革,全是經過內部各階層不斷地協商,妥協而完成的。從一個君權國家,君權退讓到完全不能干政,都是和平地完成。

        英國出了瓦特這樣的發明家,開始了工業革命,出了牛頓,達爾文這樣偉大的科學家,小小的英倫三島,稱霸世界二百年。

        它又識進退,北美殖民地反抗,它就撤退,讓美國獨立。二次戰後,它又從全世界的殖民地撤退,今天在國際上成為一個二流國家,也是它選定的,匹配它的版圖和人口,但國家是富裕的,人民是富裕的,英國超級有錢的老家族不知有多少,低調地生活着,依舊有他們的影響力。

        我們不要笑他們的古老儀式,欣佩他們尊重傳統,尊重契約的精神。

        看看今天英國的下議院,依然擠在一個不大的房間中,高貴的議員們排排坐在塑膠的椅墊上,那也是傳統,不能輕易改變的!

雜談

        「韋伯太空望鏡」星期六的冥想

        韋伯太空望遠鏡是特別設計捕捉遠紅外線,希望看到「大爆炸」的那一個時間點。

        什麼是「大爆炸」?一種天文學理論認為宇宙本是空無一物的,在距今140億至145億年之前的某一瞬間,在一個空間的某一個「奇點」上突然發生大爆炸,噴射出來無限的星塵物質,形成了今日的宇宙星系。譬如我們的地球也是由星雲中塵埃形成的,大約有40億年壽命了,從最初的一片混沌,演變成今天的藍色星球,充滿生命,尤其是孕育出了有智慧的「人」。

        韋伯望遠鏡已經看到了距我們136億年的遙遠星雲,那裡面是一片混沌,正有新的星球產生。

        韋伯還可能看到更多,但我不認為它能看到終極的大爆炸那一點,到底宇宙是不是一次大爆發產生的?祇是一種有不少科學家從觀察到的現象,推理出來的一種猜測,本身未經證實,而宇宙最深的奧秘也不會讓人類輕易地看到。

        物理學有物質不滅定律,物質既不會增加,也不會減少,祇會由一種形式轉化為另一種形式,如果大爆發前宇宙是空無一物,那麼大爆發以後我們看到的那麼多物質是從哪裡來的呢?我們坐的椅子,俯身寫字的桌子都是實實在在的存在啊,科學家就推理宇宙中有同樣數量的反物質,或者稱為暗物質,物質和反物質相撞就歸零,現在據說已經發現了反物質,但反物質如何存在?物質和反物質是一種什麼力量將它們分隔?科學家的想像力還沒給出答案。

        宇宙有多大?我們地球在銀河系裡祇是一粒沙,而銀河系一類的大星系,很多比銀河系大很多倍,已經發現超過7000個,還有不知多少個沒被發現,所以可以想像人是多麼渺小。

        人還在分成不同陣營,彼此相鬥,真是很可笑。假如環境惡化,生存條件轉差,人跟人可能鬥得更厲害,爭奪資源,爭奪可生存的環境。

        所以全世界所有的預測都是差不多的,世界最後的結局是一片黃沙白骨,一切都毀滅了。

雜談

        「政府救經濟」

        現在面對經濟下行的巨大壓力,國務院正在出招救經濟,當然會有成效的。

        有兩招想起來是可以立竿見影,立即看到成效的,不知能不能用?會不會用?

        現在股市這麼差是跟市場信心有關的,假如國務院正式宣佈針對科技股這一輪整改已達目標,完滿結束,在科技股頭頂上的監管風險消除,投資者信心會大增,科技股股價修復增加的財富可能比國務院拿出來救市的資金還要多,事實上近期也沒出台新的整改方案,為什麼不宣佈一下呢?

        另一措施是讓尚未上市的巨型獨角獸企業來港上市,像Tik Tok,螞蟻金融服務,這樣做不但能為這些公司吸收巨資,更重要的是釋放一個政策信息,這些公司都符合國安信息披露,讓市場比較清晰地了解信息披露的底線在哪裡?國務院不可能想不到這兩個招數的,能不能做也許另有為難之處,市場疑慮不打消,資本就會流向其它市場。

雜談

        外資撤離中國,大概最早是政府打擊補習教育行業開始的。補教行業是領有牌照合法經營的,而且經營的是教育事業,看上去前景很好,外資投資在這個行業也不少,但一紙公文下來,整個行業一夜之間就熄火,看在外資眼裡政府不守自己訂下的法,引發恐慌。接着是打擊房企,打擊網絡公司,打擊「資本無序擴張」,什麼是無序擴張?也沒有定義,也沒有立法,反正政府想做就做,外資的感受是很不舒服的,它們會想在中國投資安全嗎?走得最快的是游資,很多外國大基金的年報都透露,它們大幅減持在中概股的投資。

        另一類是在中國設廠,但銷售未必全在中國的外資,很多都已在積極部署在其它國家設廠,分散風險,這對中國肯定不利,直接的影響就是失業增加。

        還有一類在中國投資的外資,生產基地在中國,市場也在中國,它們沒有走,祇要經營有利潤,總是會做下去,但他們感覺投資環境變了,中國有一種輿論「不允許在中國賺錢卻砸中國的鍋」,這種說法將政治捲入到商業中,而且是排外的,對外資不友好。

        種種因素疊加在一起,中國在外資眼中成了不安全的,環境不友好的地方,令到新的外資卻步。

        想深一步,這些問題都是無法解決的,中國也許也不再需依賴外資了?那就不會有太大影響。

雜談

        「共同富裕」

        自從中央提出這一口號,迄今大約也有半年多了,這是重要的政策宣示,今後施政的目標,但迄今未見稍為具體的描述?何謂共同富裕?有沒有可以量化的看得見的標準?如何去做才能達致這個目標?迄今為止似乎祇是一個想法,然而已引起不少誤解,央媒出來解釋不會搞平均主義,除此之外,沒有更深的解釋。

        有趣的是對如此重大而又有無限演譯空間的題目,也沒有專家大V出來發表高見,祇見一片沉默,可能中央沒有細述這些人都不敢講,害怕講錯了就是嚴重錯誤。

        中國的人均GDP現在大約接近1萬美元,西方不少發達國家,人均GDP 7萬至8萬美元的不少,特別一些小國,像瑞士,荷蘭,比利時,丹麥,撕威,國家非常富裕,執政黨基本上是社會民主黨,它們的綱領是實現一個平等,廉潔,公平正義的社會,弱勢社群得到關懷,得到妥善照顧,可以過有尊嚴的生活,窮人可以理所當然地享受免費教育,免費醫保,以及不少其它福利,但他們是受援助的一群,並不富裕。

        中國的共同富裕概念又似乎有所不同。

        人生來有勤勞的人,有懶惰的人,有聰明的人,有愚笨的人,有強壯的人,有虛弱的人,要所有的人都富裕,不容易啊!

雜談

        「戈爾巴喬夫逝世」

        戈爾巴喬夫是前蘇聯最後一屆總統,也是前蘇聯共產黨最後一屆總書記,最近逝世,享年91歲。對他的褒貶非常極端,俄羅斯的保守派認為他毀了國家,西方則讚揚他的新思維,讚揚他讓柏林牆倒下,沒有進行軍事鎮壓。

        我有些懷疑當時的俄羅斯駐德國軍隊是否還聽他指揮?是否願意出來向普通老百姓開槍?那一刻戈爾巴喬夫可能已失去權威,已失去權力。

        前蘇聯解體現在看來並非壞事,東歐許多國家脫離蘇聯,現在生活富裕很多,自由很多,就是俄羅斯也在變革,但未能擺脫沙皇式的統治,未能擺脫嚴重的貪腐。

        戈爾巴喬夫的新思維是想改革當時蘇聯政體的弊病,讓各加盟共和國有更大的自治權,讓言論更自由,但本已千瘡百孔,離心力很大的老大帝國,一下子就失去了控制,各加盟國民族主義抬頭各自宣佈獨立,包括俄羅斯,戈爾巴喬夫成了失去國家的總統。當時傳說葉利欽到克里姆林宮趕他走,他乞求留一間辦公室給他,葉利欽也不答應。

        歷史上發生了的事都不可能逆轉了,有時並不關乎領袖怎麼樣,而是社會變遷的必然結果。隨着生產力的發展,社會在變,社會的結構在變,人民在變,更有知識,更明白自己的權力,社會變革的動力來自內部,領袖的意志可能有影響,但如不符合社會發展的主流方向,領袖的意志影響也祇是短時間的。

雜談

        「再談疫症」

        近日每日確診都近萬人,由於病症傳入安老院,所以死亡人數也有增加,仔細去看死亡個案都是高齡的,有基礎病的,或者沒打針的人,年輕基本健康的人病徵都是輕微,經過三天至六天都痊癒了。

        特別提醒一句,高齡 (75歲以上?) 有基礎病的朋友,如果確診要特別小心,確診的第一,第二天,可能感覺不嚴重,到第三或第四天可能突然變得嚴重,情況惡化,所以如果確診後一天比一天感覺輕鬆,當然很快好了,如果有身體不適的情形出現,便要立即進醫院,醫院有很多搶救的設備和方法,留在家裡病情迅速惡化就危險了。

        新加坡比香港更早「與病毒共存」,它人口比香港少,每天也有近萬甚至更高確診,但新加坡已幾乎放開所有防疫措施,祇要在室內和公共交通工具上戴口罩,外國人入境都免檢疫,香港應該向這一方向走,我們仍有很多限制活動的規定,目的不是阻截疫症傳播,事實上也做不到這一點,我們的目的祇是減緩病毒傳播,讓醫療系統可以承受。

        香港絕不可以走回封控的回頭路,那樣做付出的代價太高了,而且最終會發現一切都是徒勞,在世界任何一地方病毒的大爆發是遲早會發生的事。

雜談

        「拜登政府免除部份學生貸款」

        拜登政府最近公佈了免除部份低收入家庭所欠學生貸款,這是他競選時承諾的一項,明顯是在收買民心。當時他的黨內初選對手桑德斯比他更激進,主張所有學生貸款一風吹,都免除了。

        學生貸款當然重要,香港政府也有類似的政策,以年期特長,利息特低的貸款幫助學生上大學,本意是幫助貧困家庭,學生祇要自己有出息,大學畢業就可以有好的工作,擺脫世代貧困,由於門檻太低,很多中等收入甚至家庭富裕的家庭也借這個錢。拜登的做法當然受歡迎,我想想問題來了,學生貸款計劃是不可能取消的,但開了這個先例,以後借錢的人不是都不想還了?

        牽涉的金額是非常大的,今年這一次的豁免就有幾千億美元,民眾手裡多了這麼多錢,通脹怎麼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