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中國經濟面臨困難?」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李稻葵,樓繼偉都相繼發表了看法,中國經濟面臨困難,下行風險很大。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最後定稿的文件上,提到了二十五處「穩定」,就是說中央擔心經濟不穩。

        房地產業在國民經濟中佔比很大,而且現在居民財產的大頭都在房地產。最近的調查居民財產的70%是擁有的住房,另外30%是現金儲蓄或其它,當樓價一跌,人人覺得自己窮了,財富效應影響消費,影響投資。

        發展商財困,當然沒資金買地,繼續完成在建項目都有困難,地方財政沒有賣地收益,無以為繼,大批工人失業。

        取消輔教行業,大約有十萬人失業,資產損失上萬億,反壟斷又讓行業增加了不確定性,科技股跌去市值以十萬億計,整個行業人心惶惶。

        中央已提出明年工作以經濟工作為中心,不但要維穩,還要穩中有進,中央當然做得到,不知各部門能否合作通力配合?

雜談

        「國企私企」

        在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市場經濟成熟的經濟體,很少很少國有企業的。有些時候出於特殊理由,政府接管了企業,甚至整個行業,在情況回復正常時也會將持有的企業再私有化賣掉,政府不會來經營實體的一家工廠或銀行,因為太多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政府經營的公司企業都是效率低下的。在美,英,德,法,日這些國家,甚至軍工企業,擁有最尖端軍事科技的公司,都是私營的。

        國營企業有兩個顯著的體制缺陷,一個是大鍋飯制度,憑着行業壟斷或國家資本,人人都不思進取,能偷懶就偷懶,「做不做36」就是這個意思。而企業高福利高津貼,甚至長年虧蝕都無所謂,企業中充斥冗員是普遍現象。國企另一個體制缺陷是企業領導不必進取,除非接到上司指示,否則企業領導不需思考如何擴張業務,如何提高效益,所謂「不做不錯,多做多錯」就是這個意思。

        中國由於是在改革開放過程中轉制而來,所以國企特別多。朱鎔基做總理時將省級以下國企都私有了,以後的三十年中國經濟因而發生翻天覆地變化。

        私有化以後企業管理者成了老闆,他的生活,吃粥吃飯就要看他是否能將企業經營好,中國經濟運轉的效力大大提高,創造了世界奇跡,許多原本僵硬虧本的國企,發展成了國際大公司。

        朱鎔基年代國企普遍虧蝕,向銀行借債發工資,彼此之間也互相拖欠,形成「三角債」,私有化以後這些問題迎刃而解。

        有一種說法,中國的體制可以窮一國之力,辦成大事,如是發展導彈,製造航母,這需要國家體制,不計成本,網羅人才,祇求達到目標,但日常的經營就不是這麼一會事。

        所以改革開放,發展經濟的思路還是要鼓勵私企,鼓勵個人創業致富。

雜談

        「再談疫症」

        新變種Omicron的出現曾引發全球恐慌,它的傳染力比原始病毒以及其它多種病毒要高好多倍,但隨着對病毒認識的深入,發現此病毒致病力很低,確診的感染者大多數無症狀或症狀輕微,很少個案須要入院,而據說發現Omicron至今,並沒有因Omicron感染而死亡的紀錄。

        甚至有一種樂觀的說法,認為Omicron的病經過兩年傳播變種,已經成為像普通感冒那樣的疾病了。而由於Omicron的高傳染性,它很快會壓倒原始病株及各種變種,取代它們成為主要的致病源,也就是說即使確診Omicron也不可怕了,它反而提高了受感染人的免疫力。

        其實我們每個人身上至少都帶有一、兩種無害的病毒,有的人身上甚至有五、六種,都是不知甚麼年代曾經施虐人間的病毒,經過長期演變,變成可以跟人體無害共存。

        是有這樣的理論,歷史上也有這樣的經驗,但Omicron畢竟很新,還需多點了解它,據說打三針復必泰是足夠防範的了。

雜談

        「李稻葵談中國經濟」

        李稻葵是中國公認的權威的經濟學家,最近他撰了長文談中國目前的經濟。他認為有三個大的壓力,一是地方政府債務沉重,有一些地方的基建效益不高,因此政府仍是嚴重依賴賣地收入,但房地產業面臨整頓,賣地收入勢將大減,怎麼辦?

        第二個問題是調整整頓了一些行業,教輔業,房地產業以及網絡的管控,但沒有出現新的經濟火車頭,整體經濟活力似在失速。

        第三個問題是碳衰退,他認為太強調減碳排放,訂立種種指標,但實際措施及新設備建造未能同步,所以會影響生產。

        他還認為疫情過後不少外資可能要將生產線撤離中國,分散它們全球投資的風險。

        最後他提了一點非常有意思,他說政府的管控政策要融合在市場的演化中,管控是要幫助經濟健康發展。

        他是不是在暗示政治正確不應壓制經濟發展?這是學者的看法,真正高瞻遠矚看清全局的有份量的學者的看法,不是網絡上大V嘩眾取寵的所謂觀點,管理經濟的高層是懂的,真正決策我們就不知道了。

雜談

        「批評聯想柳傳志」

        1984年,中國改革開放初,由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投資了20萬人民幣,11名科技人員離職,創辦了新公司,當時稱「中國科學院計算所新技術發展公司」,1989年更名為「北京聯想計算機集團公司」,領頭羊就是柳傳志先生。

        在四十年時間裡,聯想集團發展成世界一流的電腦公司。

        最近大陸網上出現了一系列圍攻柳傳志先生的文章,說他轉移了國有資產,說他薪金過高,總之是很多錯,但隻字不提柳先生怎麼努力,怎麼領導公司在這麼薄弱的基礎上發展成跨國公司,業務穩定上升,財務健康。

        原來打手以此為題,煽起嫉富心態,在網上有幾百萬粉絲,現在估計,他的賬號流量值2億人民幣。

        我們都知道改革開放政策開始時,中國是「一窮二白」的,全國沒有一個有錢人,沒有私人資本,許多現在非常成功的私企,當時多少沾了一點國企的光,如果不是這些企業的領袖人物的創業精神,專業知識,經營能力,這些企業也不可能成功,也正是這些企業創造了四十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奇跡。

        是鼓勵煽動仇富,還是肯定這些人的貢獻,鼓勵更多年青人走創富的路,是重要的政策抉擇,如果讓仇富成為一種思潮,這社會就不健康了,能幹的人也可能不敢創富了,有錢的將錢搬去外國,有本領的也可以去外國發展。

        如果將富人一個一個丑化就會損害普通人創富的積極性,對整個社會傷害極大。

雜談

        「李嘉誠購入愛因斯坦手稿」

        新聞提及港商李嘉誠在拍賣場上出價1億港元買下了愛因斯坦研究相對論時的手稿五十多頁,消息很有趣,我想李嘉誠大概不是自己對物理有興趣,也不是收藏了想將來賺錢,他大概是買下來想送給某一博物館或大學,也可能他自己想辦一個博物館?

        愛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猶太裔,出生在德國,1879年生,1955逝世,他對現代物理學的貢獻是無與倫比的,開創了人類對自然和宇宙的嶄新認識。

        在愛因斯坦之前也有許多偉大科學家,以牛頓為例,他發現了力學三定律,奠定了傳統力學的基礎。但是在牛頓之前已經有無數科學家做了無數力學試驗,祇是他們都沒能找出複雜現象背後的基本規律。牛頓總結了前人的經驗,精煉昇華,發現了力學三定律,他做到了。

        愛因斯坦不同,他提出的廣義相對論,並沒有前人的啟發,完全是從他腦中流出的概念,經過邏輯推演發展出來的。愛因斯坦自己估計,當時世界上能理解他的理論的人祇有六個,許多著名的物理學家都不理解,但也沒有能反駁他,大家都明白一個嶄新的物理學年代誕生了,此時愛因斯坦在物理學界已有很高聲望,推薦他應獲物理學諾貝爾獎,但愛因斯坦的理論一直都無法用實驗去證實,所以他也一直未能獲諾貝爾獎。1922年,他終於獲頒諾貝爾獎,但不是因為相對論的貢獻,而是一件愛因斯坦在光電效應上的一個沒那麼重要的發現。愛因斯坦提出重力對光的傳播有影響,這一點在天文觀察上獲得證實,他的理論更為大眾接受。他又發現了能量跟質量轉化的公式,著名的能量=質量X光速² (E=MC²),這個公式在原子彈發明以後,獲得證實是對的,這也是愛因斯坦憑空猜出來的,在當時並沒有理論根據。

        所以愛因斯坦這樣的人,有人說是上帝派來啟發我們人類的,也許真是這樣?

雜談

        「中國共產黨十九屆第六次中央全會」

        這是一次非常重要會議,港人當然應該關心。這次會議通過了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文件將黨的歷史分成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從建黨到取得政權,第二階段是從建立新中國到毛主席逝世,第三階段是鄧小平主政,提出改革開放,江澤民,胡錦濤繼續貫徹這一路線,取得了全國飛躍發展的巨大成就。而十八大以後,習主席主政,九年來中國各方面都取得了更大的成就,都是在習主席的新時代社會主義革命的新思想指導之下獲得的。

        所以,作為一個小百姓,我們要明白我們現在是處身在一個新時代,甚至比鄧小平開創的「改革開放」的時代更進步更偉大。

        鄧的思想是「發展是硬道理」,任何政策祇要是有利經濟發展,改善人民生活都是好政策?他是把經濟發展放在第一位的,江,胡繼承了這一政策,但習主席的新時代新思想是有所不同,經濟發展跟政治正確可能要同時並重。政治正確包括鞏固黨的領導,社會正義和公平,具體的做法包括:清除社會的不良意識形態,反對壟斷以及提倡共同富裕,建立自主的高端的科技系統,降低英語學習的重要性,整頓房地產業,打擊超大的網絡公司等一系列政策的深層動機。

        中國有十四億聰明勤勞的人民,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國家要發展靠的是調動人民為改善自己生活而勤奮工作,勤奮創造的積極性。新民主主義時期,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這一大二公政策的失敗是深刻教訓,中國將在習主席帶領下的新時代創造出更偉大的成果。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雜談。

        「中國樓市的限跌令」

        新聞報導中國有幾十個二、三線城市發出了「樓價限跌令」,限止發展商賣樓不能低於一個政府規定的底價,目的是防止「發展商惡意地降價賣樓」。

        不知道這樣禁令如何執行?要不要立法?還有沒有對市場經濟和私人產權的一點點尊重?發展商為什麼要降價賣樓?因為銀行舉債,市場發債,上市集資種種資金補充的路都堵死了,就剩下賤價賣樓套現這一條路,這一條路也堵死了,民企發展商已是無路可走。

        昨天新聞,發展商向銀行發債這篇門已開啟,首批大約300億元人民幣,多是國企的發展商,它們儲足了彈藥可以來收購民企的優質資產,國內的房地產市場大量資產從民企轉到國企,財富的乾坤大轉移大概就要發生。

雜談 ( 2 )

        「中美元首視像會晤」

        中美元首視像會晤已經結束,雙方談了有三個小時,前半部還是實時公開轉播,後半部是密談了。

        這對雙方肯定是好事,管控緊張關係,不會發展到衝突的地步。

        可以解讀為美國開始接受現實,承認中國是影響力巨大的大國,美國也準備平等地跟中國談實務了。

        中美兩國意識形態不同,中國的崛起影響了美國的國際地位,所以美國重返亞洲以後,它的政策就是要壓制中國,甚至希望中國垮掉。特朗普跟中國打了兩年貿易戰,科技戰,結果是美國自己很痛,而中國並沒有倒下,經濟力和軍力反而更強,所以拜登說美國政策並非想改變中國現體制,也堅持一中立場,反對台獨,這符合中國利益,而習主席則表示願與美國合作。

        以後在科技,國家安全領域,向第三世界提供援助,這些方面,中美仍將激烈競爭,但兩國經貿,氣候等議題上會合作。

        特別是經貿,這是利益所在,美國希望削減中國貨的進口稅,降低它國內通漲,但要用這張牌交換其它利益,大概是要中國購買更多美國貨,對美國公司進一步開啟市場,相信談判已在密鑼緊鼓進行。

        美國離不開「中國製造」,中國也離不開美國的農產品及高科技產品的供應,雙方有共同利益,所以不要提脫鈎了,雙方會走近,關係會緩和,實質的東西相信很快會看到。

雜談

        「氣候峰會」

        世界上排炭最多的是大國,中國現在是第一位,接着是美國,歐洲,日本,印度,其它國家都微不足道了。

        其中歐洲是最認真的,美國是最靠不住的,美國共和黨至今不認為氣候變暖是人類活動影響。日本肯做,但很謹慎,不願做出什麼承諾。印度則不知所謂,說的話都不可信,其它小國是來唱窮的,希望拿到一點好處,這一次令它們很失望。

        中國願意減排,但經濟正快速增長,譬如最近缺電,又要求煤礦加速生產,幾十年以後的承諾很大部份會成為空頭支票。

        現在新能源的成本已可同傳統化石能源競爭,所以光電,風電還會發展,但總的能耗,如果繼續上升,能減排多少,祇有天知道了。

        巴西伐亞馬遜森林闢作牧場農地能制止嗎?不能。印度印尼用煤油煮飯能改變嗎?不能。中國人想生活得好一些,上海人家裡都在裝地暖裝置,能制止嗎?不能。

        所以減碳會做,但能否達標祇有天知道,我是不太樂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