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中美關係改善」

        最近有一系列中美間互動,都是向着減低對抗衝突的方向移動。中美領袖通電話,中國承諾不再境外建煤發電廠 (應美方要求),加拿大又釋放孟晚舟,楊潔箎飛瑞士與沙利文會見,敲定雙方領袖今年底前視像會談。為什麼要拖這麼久?大概有不少雙方關切的事要做,要落實,我相信已談妥,祇等執行了。而最新的美方貿易談判代表戴琪表示很滿意跟劉鶴的視像會談。

        中美之間的關係是複雜的,有全球老大之爭,有科技戰,有軍事博奕,但雙方有共同的非常巨大的經貿利益。說得極端一點,美國若沒有中國製造的各種各樣價廉物美的生活用品進口並沒有替代的來源,自己又不生產,民生將大受影響,所以美國正在轉變對華政策,一邊圍堵中國,派軍艦在南海騷擾,一邊打台灣牌,給中國製造壓力,中國則說你不要同時要從中國得益又打壓我們,現在就是這種局面,我覺得美國的反華會適度收歛而追求實際經濟利益。

        很難想像一邊追求跟中國交往的經貿利益,一邊又不斷在政治,軍事上挑釁,中美爭端本質上不會放緩,但不會那麼露骨。

雜談

        「保險公司的經營」

        一般人都認為保險公司很好做,拿得到牌照就發達了,坐着收銀,收進來的總比賠出去的多,似乎是穩賺的。事實上保險公司是很難做的一盤生意,無論外國中國,大的小的,倒閉了的保險公司是很多的。

        首先保險公司要有一支訓練有素,人材濟濟的保險推銷員隊伍,訓練和管理好這一支隊伍就已經不容易。

        其次保險公司要設計出市場歡迎而本身又賺錢的產品,產品不受歡迎賣不出去當然失敗,產品設計中有漏洞賣出的保單發現自己是虧本的,這樣的例子也很多。

        保險公司收到了保費,那還不是利潤,燈油火臘,推銷員的佣金都是巨大的開支,賠償是隨時發生的,所以要準備好一筆錢。

        最後,決定保險公司業績的是投資成績,保險公司最大比例是投資國債,無風險,流動性又好,但現在國債息率似有實無,回報太低了,而且保險資金龐大,不得不投資在股票,企業債及房地產,風險就來了,中國平安那麼大的優質的保險公司,它的股價大半年來跌去了50%!

        做財產保險,意外保險的保險公司,風險就更大,很難計算風災地震這一類自然災害的保費要多高才算合理的?你收費太高,客戶寧願不保了,聽天由命。收費太低,真的發生大災難保險公司破產的已經不在少數?當年殼牌石油公司在加勒比海的鑽井漏油,保險公司賠了幾百億。08年次按危機,美國的國際保險公司 (香港AIA的母公司),政府借了1500億美元給它,否則當時就破產了,當然政府通過它的手救了很多銀行。

        最後說說我們散戶跟保險公司的關係。買健康險,醫療保障,當然沒問題,這也是保險公司穩賺的一個重要生意。對買的人來說,確是增加一份保障,但隨着年齡增加,保費是年年有增無減的,也沒有議價的餘地,所以買之前先要想清楚你願不願意長年累月,越供越多?供斷一次你以前付出的金錢都付諸東流了。

        至於保險公司推出的投資類產品,更要想清楚,保險公司拿去投資,跟你自己去投資,項目是差不多的,你的資金給了保險公司,推銷員要分佣,保險公司要賺錢,剩下一點點才是你的,划算嗎?

        但也有十分有錢,但完全不懂投資的人,聽見有信譽的保險公司有保本的投資,鎖定一定年期,「保本」兩字已令他們安心,搬了大量現金來投資,保險公司當然笑了。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 及 ( 2 )」。

        「再談疫症」

        新加坡自實行與疫症共存政策以來,確症人數急增,昨天的數目已達4500人!醫院病床緊張,單日死亡9人。

        以色列情況也差不多。

        看起來注射兩針防疫針還是擋不住病毒。

        有了前車之鑑,中國不會輕易改變零確診的目標,寧可封關時間長一些,承受一些損失和不便。

        但香港和澳門不同,兩地都是中國的一部份,通關是近期要達到的目標,大家採用同樣嚴格的外防輸入的措施,內部實行健康碼,恢復正常交往,這個思路很合邏輯,港澳居民如要返大陸,沒有理由不配合。

        假如實行「與病毒共存」的政策,我們周圍,社會上就會出現大批帶毒的人,像現在新加坡一樣,也是令人擔心的,對外維持嚴格的外防輸入,新內爭取跟中國大陸澳門開通,大概是目前最理想的情形。

雜談 ( 2 )

        「特首的施政報告」

        林鄭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出台了,終於大篇幅地描述了香港房屋發展的方向。現在的新界北將發展成北部都會區,可以容納250萬人生活,又有科學園及各種設施,當然還談了很多其它的問題,房屋問題談談至少有二十年了,香港也不是真的沒有地,新界的地主都很想將地賣出來分錢!問題在政府的不作為。現在可能中央有指述,要解決香港的住屋問題,又有中聯辦督辦,政府這一般官僚終於動起來了,但林鄭描述的僅是一個願景,真的動起來會碰到很多問題,看政府是不是有決心,是不是快馬加鞭辦,如果一如從前,樣樣事都要走程序,官僚文章一大堆則不知何時才能真正實現。

        但總之算是一個好消息。

雜談

        「中美關係漸見回暖?」

        中美之間近期有一系列的良性互動,最新的消息是美國貿易代表戴琪發表報告,她雖然說中國未能完全完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美國保留增加關稅的選擇,但重要的是她表示要與中國談判,可能有條件地取消部份中國入口貨的關稅。貿易戰打了三年,美國從中國進口沒有減少反而大幅增加,中國製造已成了美國經濟不能缺少的一部份,而中國也是美國農產品最大買家,雙方誰也離不開誰。

        中美首腦通話後,中國國務委員外交部一把手楊潔箎又飛瑞士,與美國國安事務沙利文會晤,事情好像很急,上次阿拉斯加會議楊差不多當面跟美國談判代表面翻枱。瑞士在中美地理的中間,雙方各飛一半路完全平等,談什麼事當然我們不知道,祇知道是「管控雙方競爭」,這是新發明的詞,表示雙方不會踩雙方利益的底線,一切爭吵祇是做做樣子。

        俄羅斯自從柏林牆倒下,已被北約逼到自家門口,雖有核武,但人口祇有1.4億,經濟不振,軍備老舊,沒有財力,已淪為二流國家。美國對手祇有中國,美國的右翼很想壓垮中國,但壓不倒而自己經濟很痛,祇能回頭跟中國尋求有共同利益的題目合作。中美可以合作的範疇還是很大的,中美有共同利益綁住,和平相處對世界是好事。

        這篇是昨夜寫的,今天已有新聞,楊潔箎,沙利文談了六小時,安排習拜視像會議,兩國的最高領袖會談不會翻枱,一定都安排好,中美關係重回正規,好不到哪裡去,但也壞不到哪裡去,經貿應該增加,打壓應該減少。

雜談

        「香港社會深層的民生困難」

        記得兩年前我寫過一篇博文,我的看法香港民生的困難主要有兩點:一個是住房不足,住房昂貴,私樓貴到年青人買不起,租不起,公營房屋供應太少,滿足不了需要。

        香港政府有錢,政府儲備雖因疫情關係花了一點,但外匯基金仍有增無減。2021年7月底的官方數字是4948億美元,加上政府財政儲備,政府坐擁四萬億港元以上的財富,土地也有,新界農地地主是肯賣出來的,問題是港府官員都是公務員出身,沒人願意承擔,大刀闊斧,大規模起公屋,現在可能是中央指示,中聯辦在推動,單是新界北就可以發展8100公頃土地起50萬公屋,香港底層民眾解決住屋問題有望了,天大的好消息,公屋收到的租,足夠維修保養,所以花一筆有限的錢,就可以安置一個小家庭,是最有效的扶貧措施。

        另一個民生困難,是養不起孩子,政府應該直接發放幼兒津貼,外國成功的經驗很多,但這個問題比較複雜,規模太小沒有用,規模太小沒有用,規模大了要想辦法闢財源。專家很多,不用我們小百姓出主意,問題是要有決心在做,有房子,能結婚,能育兒,青年人才有前途!

雜談

        「有形的手與無形的手」(終篇)

        經濟理論總是落後於經濟本身的發展的,古典經濟學鼻祖亞當•斯密士,發表「國富論」是在1776年,英國由農業社會轉入工業社會已有一百多年,凱恩斯發表「經濟通論」是在1936年,當時市場經濟,全世界的生產規模都已相當發達,跟斯密士的年化不能相比了,市場的運行模式也大不相同,複雜了許多。凱恩斯看到的市場經濟是跟亞當•斯密士看到的市場經濟大不相同的,他發展出了新的理論。

        今天,我們距離凱恩斯的年代大約八十年,自從二次大戰結束,世界經濟又發生了重大變化,人口大約增加了一倍,生產力大幅提升,全面實現了「自動化」,「電氣化」,今天進入「智能化」,互聯網時代,有了電子支付,虛擬貨幣,更有了貨幣寬鬆及存款負利率這樣的新現象,大概需要有新的偉大的經濟學家來告訴我們新的理論,祇是很可惜,至今為止還沒有看到論述QE及負利率的有內涵的文章。負利率在歐洲和日本也已經實行了好多年了,但歐,日的經濟也看不到明顯的復甦。

        至於QE,美國的國債已達28萬億美元,而且還在快速上升,經濟體本身產生的盈餘,已經填補不了政府赤字,要靠聯儲局買債,變相要印鈔,才能維持美國經濟體系的運作。聯儲局發新債還舊債,當然仍沒有問題,問題是巨大的國民財富,名義上存在,以國債的形式存在國債的資金池裡,實際上這筆債務並沒有對應的資產擔保 (沒有金本位制),根本是空的紙上富貴,市場已經不太相信政府能還這筆債,甚至不相信政府有想還債務的誠意,但別無選擇,市場照現在的遊戲規則繼續玩下去,人們不禁要追問能永遠玩下去嗎?

        我們沒有了金本位制,紙幣靠政府的信用,我們沒有了預算平衡的政府,政府已經負債累累,政府的信用搖搖欲墜,是不是會有一場終極的大災難?

        還是用凱恩斯那句話:「In long run,we are all dead」,不必想得太多吧?

        最後我想提一句:現在的極低存款利息甚至負利息,實則是在剝奪存戶,通漲很高,利息那麼低,中間的利益去了哪裡?答案是資產價值高漲,富人越富。

雜談

        「有形的手與無形的手」(下篇)

        凱恩斯理論確認是成立並實用的之後,國家有了合理正當的理由插手管理經濟,美元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宣佈與黃金脫鈎,美國以及其它國家都因為經濟衰退和戰爭,政府預算有大筆赤字,至此古典經濟學的兩大基石:貨幣的價值擔保沒有了,意味着政府可以隨意發行貨幣,而政府的平衡預算也沒有了,古典經濟學被世人拋在腦後。

        政客和有權勢的人,可以利用操控經濟為自己謀利。許多國家的許多政黨,為爭選票開出種種福利承諾,甚至大幅減稅,造成經濟嚴重失衡,典型的可以用希臘作例子。

        而歷史上更發生過兩次更極端的由政府主導國家經濟的試驗,叫做「計劃經濟」,一次是上世紀初列寧領導的前蘇聯的布爾什維克革命,土地和一切生產資料國有化,皇室貴族被消滅,國家在農村搞公有制農業,在城市搞計劃生產,結果是全國大肅條,逼使政府改行「新經濟政策」,允許部份私人經營,經濟才開始好轉。中國在改革開放前也試行類似計劃,也是以失敗告終。人是自私的動物,祇會在為自身利益工作時,才會最勤勞,最積極,最有創造性,一切貌似平等的平均主義的分配,結果是人人懶惰,經濟崩潰。

        不論是古典的還是現代派的,即使極力主張社會正義公平的,經濟學家也都承認,政府干預越少越好,政府的指導必定是扭曲市場,可能是出於好意,限止這樣,限止那樣,但被限的生產力最後一定緊缺,造成價格更高的上漲。

        美國聯儲局給自己定下的責任是兩個,一個是充份就業,一個是避免通漲,那是什麼意思?讓無形的手去運作,經濟不出事就不要干預,不要干預得太多,太緊,太細。

        政府職責如能做到鼓勵人民創富,經濟繁榮,生活提高,弱勢社群得到照顧,已經是非常成功的了,不能因為自己權力很大,出於一個善良意願,要建立一個理想國度,後果就堪虞了。

        中國要回到五十年前的計劃經濟已是不可能了,那祇有在所有企業,農莊都國有化的體制下才能做到,要尊重私有產權,政府最多祇能以國家安全或全民利益為理由,實行國家指導下的市場經濟。假如私人財產不受尊重,私人投資的積極性就會重挫,私人資本外流就會發生,行政手段越多,下有對策也越多,良好意願可能造成極惡的結果。

雜談

        「有形的手與無形的手」(上篇)

        從亞當•史密斯寫了「原富論」開始,現代的經濟學理論出現了,很長的時間裡以亞當•史密斯為旗手的古典經濟學理論認為,祇要貨幣是有牢固的價值擔保的 (後來的金本位制),祇要政府收支平衡,市場上各經濟要素彼此牽制,自動調節,經濟自然會運作得很好,市場的自動調節機制就是所謂「無形的手」。

        但到上世紀二十至三十年代,全球經濟出現衰退,失業增加,工資自然下調,經濟滑坡政府稅收自然減少,政府就裁員減薪,結果是經濟更差,螺旋形下跌下滑,各國更築起關稅壁壘,保護本國工業,結果是衰退更加嚴重。

        凱恩斯一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寫了很多文章,並在1936年出了「經濟通論」一書。

        他認為衰退是社會總需求不足,唯有政府可以提高總需求,辦法就是實行赤字經濟,由政府舉債,大搞基建及公共建設,提供大量職位,就業的人多了,消費自然增加,經濟可以復甦。

        美國羅斯福總統上任,基本上採用了他的方法,大興土木,結果果然有效,此時政府的手介入經濟了,就是所謂有形的手。

        即使凱恩斯也認為正常情形下,政府最好少介入經濟,讓無形的手去管會更好一些?

        由於凱恩斯認為政府有赤字未不足為慮,當時很多人質疑他,怎麼能長期繼續呢?將來怎麼辦?凱恩斯說了一句出名的話:「In long run,We are all dead」。

        凱恩斯的思想在今天更被運用到極致。2008年金融危機,當時聯儲局局長貝南克就採用了量寬的政策,由聯儲局買債,財政部發債,大印銀紙解決困難。當年由於次按債券危機,市場上大約六萬億美元,相關債券的價值突然融化掉了。後來聯儲局做QE,待危機過去,聯儲局資產增加了六萬億美元,不是巧合,剛剛補上那個破洞。

        現在歐洲,日本,美國QE似乎常態化,各國都有龐大赤字。譬如美國,08年之前每年政府也都有赤字,但本地銀行,保險公司有大筆現金 (存戶存款,保險公司收到的保費),正好用於買入國債,還有外國政府,外國的中產增加美元儲蓄,所以是一種可以永續的態勢。但現在3.5萬億美元預算即將通過,赤字可能近二萬億。本土的金融機構已沒有能力填補這個大洞,唯有聯儲局繼續做買家,現在聯邦政府負債已達28萬億美元,現在信用還在,但能永遠這麼做下去嗎?

雜談

        「中美關係在鬆動?」星期六的冥想。

        習主席以視頻發表了在聯合國大會的講話,承諾中國今後不再在境外建造煤火力發電站。

        在亞非發展中國家幫助它們建先進的煤發電廠,主要是日本,南韓和中國。日本和南韓,響應聯合國呼籲,今年五月先後表態以後不在境外建煤發電廠,這也是美國氣候特使克里兩次訪問中國提出的要求,而中國兩次冷待克里,這一次算是給了美國一個正面的回應。

        而拖延了三年的孟晚舟案,也終於解決了,美國已全力打壓華為,再扣押孟晚舟也沒有意義。這一次了結此案而中國也同一時間釋放兩位加拿大公民,挭在中加關係之中的一根刺也挑去了,似乎美國也回應了中國的要求,中美之間可以理解為釋出了一點善意。

        希望是一個好的開端。

        中美對抗中,我最擔心的是南海人工島嶕可能引發的軍事衝突,現在似乎全世界都默認了這些人工島嶼的存在以及主權屬中國。維吾爾族人權問題,香港實行國安法,美國都翩動不起風波,圍堵中國越南,新加坡,南韓,日本都不願表態,打壓中國也已經黔驢技窮,而且對抗對美國沒有實利,拜登政府可能對華政策慢慢轉到多些合作這個方向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