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中國經濟奇迹四十年背後的深層原因」(之二)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新中國經歷了很多次政治運動後,到1958年更是大搞「三面紅旗」,農村裡的「集體化」運動嚴重傷害了農民勞動的積極性,農村經濟已是凋敝,但領袖得到的可能是不同的信息,他推動體化更進一步,大辦人民公社,農民手中小小的一塊「自留地」都要交出來,結果是農業失收,飢荒蔓延。59,60年代餓死了四千萬人,報紙上還在吹噓畝產糧食十幾萬斤!

        休養生息了幾年,1964年領袖又漸漸站到台前,並在1966年以非常規的手段發動「文化大革命」重奪大權,接着的十年,就是「階級鬥爭為綱」,不停地鬥來鬥去,幹部鬥幹部,群眾鬥群眾,打倒這個又打倒那個,全國陷入一片混亂。到七十年代末鄧小平復出,中國經濟一片斷垣殘壁,人民生活困苦。

        鄧小平提出發展經濟是硬道理,開啟了「改革開放」的新時代,中國迫切需要資本,技術和管理,但中國開放,並不等於外資就會進入,中國資源貧乏,沒有高品位的鐵礦,石油蘊藏量很小,自己用都不夠,森林耗盡,中國社會貧窮,也沒有消費市場,唯一優勢是人口眾多,勞動力廉價。

        八十年代初中國工人的收入是美國工人收入的3%,是香港工人收入的十分之一,當時開始發展「來料加工」。

        當時政府總理趙紫陽很清楚這個現實,他提出的口號是「經濟兩頭在外,立足中國」,兩頭在外就是原材料從外國來,產品外銷去外國。

        各種各樣加工廠如雨後春筍在中國建起來,最早進入中國的是香港的紡織製衣業,外資的一切投入包括機器設備,土地租金等等,全部用加工費抵銷。

        隨着香港商人投資的成功,台灣資本,華僑資本,日本資本,歐美資本相繼進入中國,中國迎來了經濟起飛,每年GDP增幅都在10%以上。

        外資到中國來,不但帶來了資本,技術,管理方法,還帶來了外國的市場。譬如一家美國的自行車生產商,本來工廠在美國,銷售的市場也在美國,現在閉掉了在美國的工廠,遷來中國,產品依然是銷去美國的。

        而聰明的中國人在那家美國工廠工作的,很快就學會了相關的技術,也掌握了美國市場的買家,而這個聰明人就自己開一家一模一樣的廠,成本更低,產品款式轉換更快,最後可能將那家美國工廠擠出了市場,中國開始積累自己的資本和技術。

雜談

        「中國經濟奇迹四十年背後的深層原因」(之一) – 集裝箱運輸

        有網友對我貼出的「中國經濟奇迹四十年背後的深層原因」很有興趣,但覺得敘述太簡單,看不太懂。

        幾天的長假期中,讓我慢慢來解釋。

        上了年紀的朋友一定記得,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是看不到今天我們的習慣見到的集裝箱,當時的運貨卡車,車頭後面就是裝貨的平台,三邊有鐵的圍板圍住,貨物打包吊上平台之後還要設法綁紮固定,如果下雨還要用油布遮起來。1960年在美國加州有一家大的運輸公司,有上千輛卡車,從事在美國西岸由南面聖地牙哥到北部俄勒岡州的運輸,老闆每天都在想如何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他第一個念頭就是將裝貨四週的平台用安裝波紋鋼板並裝一個頂,本身就是一個結實的防雨的結實的箱子,貨從後門裝卸,裝完以後鎖上後門就可以走了,省卻很多固定包紮等工作,卡車的裝貨平台長度是標準的,二十呎,圍板的高度是八英呎,後門的寬度是八英呎,就是今天我們見到的貨櫃的前身。

        這個老闆又想到整個運輸路線都是沿着大西洋海岸的,何不用一艘船裝着貨車航行到目的地碼頭讓貨車從船上開走,省掉幾千輛行南北來回跑的柴油,這個構思也得到很大的成功,他的運輸公司成本比別人低很多。

        過了一年,這老闆又想到將卡車拖頭開上船是多餘的,祇有一箱貨下面有一個車架就可以了,到了碼頭從當地開一架拖車頭上船將箱和車架拖下來就可以了。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又想到箱下面的那個有輪的貨架也是多餘的,到了目的地將裝貨物的箱從船上吊下來放在來接貨的拖車上不就行了?這樣就成了今天我們隨處可見的集裝箱了!

        隨後全世界的運輸都向這個方向發展,今天最大的集裝箱船可載8000個20呎標準箱,到了碼頭由計算計控制的吊車一小時可以吊下50個貨櫃,下面拖車等着,直接送去客戶門口,現在更在發展無人的碼頭,一切都自動化操作。

        有很多很多統計數字,運輸從散裝到貨櫃化,成本降低了95%!

        正因為運輸成本的降低,在生產成本中勞力成本及其它成本,例如土地租金,變得比重大增,工廠開始由高生產成本向低成本生產地區轉,其中最大的得益者是中國,發達國家也得益不少,從上世紀80年代迄今,四十多年全世界通脹極低,背後最重要一個因素是中國的平價勞動力進入世界的工業產業鏈!其它的因素下次再談!

雜談

        「中國經濟奇迹四十年背後的深層原因」

        最近讀到一篇兩年前某外國經濟學家寫的論文,感覺非常貼地,內容深刻,文章太長,簡介一些主要內容:

1)    集裝箱運輸技術到七十年代未趨向成熟,跟傳統的散裝運輸比,成本節約了95%,這令到工業由發達國家遷移到不發達國家成為可能,由於運輸成本低,消費地和生產地區離遠近影響極小。

2)     中國開始了改革開放政策,中國有大量低成本勞動力,80年代初中國勞工的平均收入祇有美國同等工作的工人的3%。

        政府就外來投資實行優惠,便宜的勞動力,便宜的土地使用費,優惠的稅制吸引大批工廠遷入中國。

        事實證明中國工人心靈手巧,刻苦耐勞,遵守紀律,是全世界難找的勞動力市場。

3)    中國政府外交政策的配合,低調,同美日歐等發展友好關係,他特別提及,當年鄧小平要訪日,改善兩國關係,吸引日本資本來華投資,當時日本政府提出了釣魚島主權問題,中國讓了一步,在堅持擁有釣魚台島主權的同時,承認該島主權是跟日本有爭議的,這樣才順利地訪問了日本,改善了中日關係。

4)    香港發揮了獨特的作用,是香港的企業家率先將工廠遷入中國,起了一個示範作用,中國改革開放早期進入中國的所謂「外資」主要都是香港資本,遷入中國的港企全都獲得了豐富的回報,美、歐、日的資本才相繼投入中國,並大部份都很成功,直到今天.。

5)    中國內部,政府放棄了計劃經濟,在90年代政府將大批國企 (省級以下的) 私有化,激活了中國內部經濟。

6)     政府將農地的租賃權賦與農民,而且允許租賃權可以有價轉讓,不僅釋放出大量財富,而且令土地向最有能力經營的人集中,奠定了今日中國農業現代化的基礎。

7)     原來城市中政府擁有的房產,價值雖然龐大,但祇能收到少量租金,像農村土地一樣,政府將租賃權賦與當時租住的人,而且允許租賃權轉讓,又釋放出巨量的資本。

        這樣的文章令人耳目一新,眼光開闊不少,跟各位分享。

        「財困房企有救了」

        附上一條新聞,工商銀行 (01398) 上海分行為上海16家房企提供意向性融資,額度2400億。不久前類似的一條新聞,也是工商銀行,它的北京分行跟17家房企簽約,意向貸款4700億人民幣!

        請注意這祇是工商銀行一家,祇是北京上海兩地準備好貸給房企的資金就有7100億,其它大中城市,其它商業銀行,都跟陷於財困的房企有類似協議,可惜沒有總體的貸款數字,房企的困難已不是區區幾百億可以修修補補,由央行作後盾幾乎無限量的貸款才可以救房企。

        如果沒有重要的發展商會倒閉,商業銀行也就不會有大量的壞賬,商業銀行的業績就不會太壞,而它們2023年的業績應該非常好。

        這麼重要的消息卻似乎沒有受到市場足夠的重視。

 

關於工商銀行一條新聞

雜談

        <政府委派「黨委書記」入私企>

        剛寫了一篇關於「金股」的短文,恐怕全世界的公司法都沒有這樣一條,肯定是創新,偉大還是不偉大,則需要時間去證明。接着又有新的舉措了,消息報導陝西省政府向省內25家民營企業派出了黨委書記。共產黨組織在大陸是無處不在的,黨員有八千多萬?小的機關企業裡,工作人員不多,大概祇有一個黨支部?黨員人數再多一些,就有一個總支部,在大的機關企業裡可能黨員過千,就有黨委了,在國營企業裡到底是廠長職位大還是黨委書記權力大?改革開放以來就是一個有爭論的議題,從來沒有過明確的規定,有相當一段時間,企業的業績很重要,而廠長是懂技術懂管理的,所以似乎實權大一些,從近年來政治正確似乎比業績更重要,可能黨委書記權力更大。

        在私人企業裡當然也是有黨的基層組織的,但長期以來跟企業管理沒有關係,黨委書記應該也是該企業內部的員工,祇不過他多了一份組織黨務的工作,這次高調的從省級政府派人入私企擔任黨委書記,也是新的舉措。

        這個黨委書記肯定不是普通的一個私企職員了,是什麼身份?有權參加企業管理嗎?現在都沒有清晰的報導。

        政府要加強控制私企已很清楚是一種大的政策方向。

        會不會使很多私企老闆躺平不做事了?會不會引發大量的人事和利益的衝突?現在下結論都還為時過早。

        四十年來改革開放的成就就是市場化,私有化,自由化的成功激發了人民創富的積極性,現在反其道而行之,曾有的歷史教訓不是很清楚了嗎?

        可能新思想是有更宏大的構想?我們小百姓今天想不到的?

雜談

        「同股不同權之<金股>」- 星期六的冥想

        上週五香港各大報都用頭版頭條的形式報導了一條新聞:中國政府的一個部門已經入股了騰訊旗下的兩家子公司以及阿里巴巴旗下的兩家子公司1%的股權。這個1%的國家的股權稱作「金股」,持有人可進入董事局並有權否決他認為不適當的任何董事會決定。

        不知道中國的公司法裡面有沒有這麼一條條款?但沒關係,必要時叫全國人大通過一條法律就行了。

        什麼公司?在什麼情況下國家可以來入股?這些細節新聞報導裡都沒有,但可能出現這種入股的情形,加強國家對私企的管控市場上早已流傳了幾年了,現在果然出現。

        記得上世紀1949年,新政府在沒收了前國民黨政府的資產以後,又沒收了「官僚資本」的財產,即是前國民黨政府有關的高官大家族的資產,但當時仍有私人企業,即所謂「民族資本家」及小資產階級,前者是略有規模的工商業家,後者則是開一家夫妻老婆店的小商家之類。到1953年,政府發動了一場「三反五反運動」,清查這些私企的經營賬簿。隨着運動結束,這些私企的老闆或因為偷稅,或因為賄賂官員,而欠下國家大筆稅款或罰金,這些私企老闆都無力繳納,所以1956年國家實行「公私合營」,將所有私企收歸國有,那些小老闆都是敲鑼打鼓衷心歡迎的,因為欠國家的稅款罰款也一風吹了。

        眼下雖然國家在全力救經濟,但加強對私企的管控,這個大政策不知會以什麼形式出現?會走多遠?私企老闆的耳朵都豎起來了,不知等待着他們的未來會是什麼樣?

        記得當年上海街頭巷尾有不少夫妻老婆店,像現在的7-11一樣,從早開到很晚,賣香煙,肥皂,草紙,「公私合營」以後改成八小時上班,老闆成了國企員工,都沒有那麼勤力了。

雜談

        「關於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在二十大以後已正式成為中國未來追求的目標。共同富裕是千百年來人類的共同理想,能實現當然是好的,但怎麼定義共同富裕?採用什麼手段來實現共同富裕,並沒有明確的闡述,魔鬼藏在細節中,如果方法不對,很可能出自良好願望,但損害了經濟發展。

        有一些文章出來了,說中國已有底氣,生產力已達一定水平,通過第一次分配,即市場運作完成一部份的財富分配,然後通過政府徵稅,讓高收入人士,高盈利企業多交一點稅,然後由政府實行再分派完善失業保障,福利保障,照顧弱勢社群過有尊嚴的生活。還有第三次分配,讓有能力的團體無償捐助,成立各種慈善基金,幫助各種有需要的人。

        這樣的方案西歐一些富國的社會民主黨政府正在實行,而且實行得非常成功。

        但中國式的共同富裕好像是有所不同的,從這個口號提出來以後,第一次以此為名的行動,如果我沒有記錯,是要求國營的金融公司,劵商的高層減工資,減花紅,而且幅度不小。

        當然這些高管的工資花紅是相當高的,一年上千萬甚至幾千萬人民幣收入的人是很多的,比做到省級,部級大官的收入要高幾倍。

        出發點是否正確,做法是否合理,我們不太懂,也不敢評論。

        但問題是這樣做,政府不是直接介入了公司的管理嗎?政府是否有權這麼做?如果是國企,可以說大老闆的決定,如果是私企呢?政府可以去限制它們高管的收入嗎?如果是外資呢?

        另一個大問題是如何判定是否富裕呢?去普查人民個人的賬戶?曾聽到一個流言,說是要查銀行存款餘額千萬以上的所有人的財產來源,如果違法行為,追朔期為40年,我當然不信這些謠言,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如果有這樣的事,將會影響經濟的穩定。

雜談

        「為什麼在嚴冬放開防疫?」

        北京衛健委負責人,中國最權威的防疫專家出來說話了,社會上有強烈的質疑,為什麼不在去年夏天放開防疫?而是在最容易得病的嚴冬放開?權威說因為去年夏天在為老年人接種疫苗,當時接種的人太少,放開防疫危險。而現在為什麼放開?是因為再不放開,夏天接種的疫苗防護力要過期了。

        大家都知道因為「社會面」清零雖然辛苦,但很成功,因此人民不認為需要打疫苗,又因為對疫苗的誤解非常多,所以大陸很多人是沒打過疫苗的,就是打疫苗也是在2020年時打,免疫力早就消失了。去年夏天政策是「動態清零,決不動搖」,誰可以質疑這個政策?誰可以放開防疫?

        看到地位這麼高的權威,當着幾億人的面說謊話,心中真不舒服,下面的人都要跟着他的腔調說假話。1958年「三面紅旗」,不是很偉大嗎?59、60年代餓死了四千萬人,現在「清零」也是偉大的,疫症爆發可能要死幾百萬人,現在的情形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雜談

        「美股大升,中國民企老板齊唱好中國經濟」

        上週五美國道指大升了700點,出來兩個重要數據,一個是就業市場火爆,失業率降到3.5%,要知道美國許多年來正常失業率是4.5%,勞工市場那麼緊張,合理的預測是聯儲局會堅定加息,股市應跌,但同時傳出一個消息,市場原來預測工資加幅5%,但數據出來是4.6%,工資加幅比預期低,顯示聯儲局不必那麼急,那麼大幅加息,市場選擇後面的看法,股市大漲。

        現在全球生產鏈在復常,能源,大宗商品,農產品價格都在回落,加息後樓價和租金也必然回落,擔心的祇有工資上升推動通脹,但罷工不會每個月罷,工資也不會年年大漲,祇要工資不漲,通脹就會回落,很多遠期的預測可能都不準的,對美股不需太悲觀。

        而中國經濟正在一個截然不同的週期,因為防疫,因為房產崩盤,大量勞動人口失業,經濟萎縮得很厲害,政府在救經濟,穩住房地產,大力推動復常。

        很有趣的是北京中央電視台搞了一個「唱響中國經濟光明論」,請了二十一位民企大佬上鏡,包括阿里巴巴張勇,復星國際郭廣昌,大家都說要埋頭苦幹,堅定前行,明顯地中央在安撫民企,但民企大老闆的表態顯然是有點曖昧,真要搞好經濟祇有搞市場化,自由化一條路,祇怕經濟好起來,那些民退國進,打土豪,均田地的政策又再現,希望不會吧?

雜談

        「股市轉勢,手中應揸貨」

        港股新年過後繼續大升,還是政策市,可以看到政策從打壓發展商轉為扶助它們持續經營。

        大陸的私人發展商,經過重重打壓,幾乎全體崩盤,但房地產業太重要了,政府一定要出手救。

        最近的新聞,「旭輝」(00884.HK) 已獲准發2023年第一期債券,額度20億,發展商都沒有信用了。旭輝如果自己發債大概沒有投資者肯買,債息再高也沒有用,現在由政府的金融機構中債信用增進公司提供全額擔保,旭輝可以喘一口氣了,最近這樣的事例非常多。

        發展商另一條集資的路是發新股,但現在的股價如果發新股攤薄效應太大,老闆應不捨得,唯有靠銀行貸款及政府金融機構擔保發債。

        內地發展商受傷太厲害了,政府這樣的救助背後一定有代價有故事的,但投資者不必要清楚,祇要知道財困的發展商政府在救就可以了,但真正要地產業復甦,新樓銷售必需跟上,政府也在出力,不過效果出現是要時間的。

        中國經濟復甦是肯定的了,疫情高潮過了,會有起色,但有傳言中國的有錢人很多在考慮移民,帶走資金,如果成功的企業家想將資金向外轉移,不但影響他們經營的積極性,還會影響他們經營的誠信度,如果用短視眼光看自己一盤生意,老闆的經營態度肯定會變。

        希望國家很大,不斷有新的有創造力強,能幹的商界能人湧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