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特區政府增設架構」

        特區政府決定增設兩個局,三個副司長,正在徵詢意見,當然是不會有什麼意見的,小市民有意見,聽見了還是當作沒聽見。

        全世界的政府都有一個趨勢,就是越長越大,特別是財力充裕的政府,特區政府當然有錢,可以增聘員工。

        政府各部門首長都希望手下能指揮的人越多越好,自己當然增加了一份成功感,而要增聘的藉口是很多的。

        各層機構架床疊屋,最忙的就是開會,天天開會,一天幾個會,會議有紀錄,有文件,就需要大家傳閱,確定認可,許多事情可能牽涉其它部門,於是根據程序就開始了公文旅行,每個部門從下至上,層層轉遞,人人都很忙,都在開會看文件,但就是沒人做實事,要辦成一件實事,不知要何年何月?

        這是全世界政府的通病,大家都在喊小政府,高效率,但改來改去總是越改越大。

        官僚體系就是這麼來的,不可能改變。

雜談

        「香港樓價的過去及展望」

        香港樓價從1985年中英談判完成至1997年樓市崩盤,其間12年,平均樓價升了十一倍,是非常誇張的。其間有一些特別的原因:

  1. 中英談判期間港幣大跌,聯系匯率將港元和美元匯價訂在7.80港元兌一美元,當時的港元極度低估。

  2. 談判限止港英政府每年賣地50公頃,根本不能滿足市場對房屋的需要。

  3. 當時美國從八十年代高利率的衰退中恢復過來,不斷減息,而香港處在通漲高企的不同經濟週期,但由於聯系匯率,被逼減息,更刺激樓價。最後一個最重要因素是:

  4. 當時大陸改革開放,許多港人在這一波中賺了大錢,許多大陸的新發財也將錢調來香港,大家齊齊入市搶樓,造成樓價飛漲。然後到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當時香港樓價高至不合理,供樓的負擔指數超過100,金融危機令樓市泡沫破裂,從97年至2003年沙士,樓價大約跌去75%,沙士以後樓市又有一波升幅,03至18年樓價看不同地段升了大約2倍至7倍,豪宅升幅最大,這跟香港的金融市場壯大,港人收入增加以及大量大陸富戶來港置業有關,需求增加了,供應跟不上。

        未來的樓價怎麼看呢?我是比較保守的,這祇是一種看法,供大家參考。

  1. 未來的供應會大增,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甚至租不起房子,是一個相當嚴重的社會問題,特區政府必定會大建公屋,以前由於主政的人不敢承擔責任,這件事說得多做得少,以後必定以倍計的大建公屋,這是可以預期的,雖說公屋跟私樓是兩個市場,如果公屋跟居屋大量推出,私樓的需求必受影響。

  2. 未來私樓也會增加供應,地產商手中的很多農地已獲准發展。

  3. 香港的私樓狂升的時候,有20-30%是賣給大陸來的人的,大陸經濟高速發展的時間已過,大陸又收緊了外匯管制,大陸人來買樓可能會大幅減少。

        所以最近有朋友問我可不可以現時買樓?如果自住的當然可以,如打算投資等升值的我就勸他們三思。現在的樓價不低,收租不夠付分期,利息還可能升,買樓發達的夢未來可見的幾年內都看不到。

雜談

        「再談疫症」

        香港現在每日確診低三位數,確診了就在家隔離,過了五至七天也痊癒了,大家也漸漸習慣了與病毒共存,政府正在不斷放開社交管制,放寬出入境限制,正走在正確的軌道上。此病最直接的影響是提前了一批老弱的人群離世,對整個社會影響不是很大。

        香港大學醫學院預測香港第六波疫情大約在兩個星期後到來,也就是六月初,港大對第五波疫情的預測是非常準的,相信他們新的預測是準的。第六波疫情將比第五波弱很多,畢竟現在社會上已有一層免疫屏障,相信祇要重症不是太多,政府不會再關閉社會,而老弱的人已經走了很多,第六波的重症將會大大減少,應該不會影響社會生活秩序太大。

        東亞本是是防疫比西方好得多的,現在香港,新加坡,南韓,台灣,甚至北韓相繼爆發疫症,因為Omircon的傳染性太強了,各國雖然有早有遲,但疾病爆發至減緩的過程基本相似,大陸還在不惜代價清零,看世界各國的經驗,發生一次大爆發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雜談

        「援烏局勢徵妙變化」

        二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全世界特別是西歐大吃一驚!看到烏克蘭有抵抗決心,美國和西歐開始軍援烏克蘭,並提出了幾千項對俄羅斯的制裁,到今天戰事已進行兩個多月,現在戰場上膠着,五月九日普京勝利日演說也非咄咄逼人,整個援助烏克蘭抗俄形勢出現微妙變化,拜登政府的400億美元援烏方案遭參議院否決,美國出現了理性的聲音,希望雙方及早停戰。

        西歐國家匈牙利不同意對俄制裁的一些措施,意大利也發出了不同的聲音,就是德國也開設了盧布賬戶,準備用盧布支付天然氣的費用。瑞士也解凍俄羅斯資產,一個很重要原因是德法為首的西歐看到俄羅斯並非那麼強,一個烏克蘭都對付不了,已經對西歐沒有太大威脅,而能源,殼物的需求關係民生,是更現實的問題。

        西方還是會支持烏克蘭,仗還是要打下去,但早日結束戰爭是更大的關切。謠傳馬克龍要澤連斯基同意割地跟俄羅斯停戰,可能不是謠言,是法德真實的想法。

        制裁俄羅斯是一把雙刃劍,傷人100可能自損也100,特別是對西歐國家,制裁是否能全面執行?能維持多久?都是問題,現在希望盡快停戰的聲音正在上升。

雜談

        「法德首腦會議」

        新聞報導法國總統馬克龍赴柏林跟德國總統朔爾茨會談,會談結束後二人去勃蘭登堡門下亮了亮相,現場打出黃藍烏克蘭國旗的光,新聞報導說兩國堅定支持烏克蘭,並會共同努力,建設強大歐洲。我沒看到新聞全文,報導似乎完全沒有提到北約及美國,建設強大歐洲才是他們真正的目標。

        俄烏戰後世界將出現美國,中國和歐盟三強的局面,似乎是確定的了,其中政治,意識形態,經濟影響力將出現三強博奕的局面。

        俄烏戰爭有很多新聞,但看英國傳媒每天發佈的戰況圖,交戰雙方前線是膠着的,近兩週來雙方都沒有大規模的推進或後退。

        戰爭繼續到現在已78天了,俄羅斯沒能速勝,反而艦艇,坦克,飛機損失不少。而烏克蘭有西方源源不絕援助,軍備比俄羅斯先進,戰事如繼續俄羅斯未必佔上風。

        烏克蘭澤連斯基總統明確說了,祇要俄羅斯退回2月24日出兵前邊界線,雙方可以和談。而普京總統在5月9日勝利日閱兵,也沒有提要加強進攻,也沒提核威懾,雙方和談的基礎是存在的,如果西方提供的重武器都就位,烏軍有力反攻,和談就有希望了,世界也漸漸從最初的驚愕中冷靜下來,靜觀其變吧。

雜談

        「美國加息縮表」

        近日由於通脹高企,美聯儲加息50點子,並宣佈開始縮表,每月950億美元。

        由於加息預期及俄烏戰爭地緣風險,美元成避險貨幣,美匯指數升上104的高點,日元,歐元,英鎊都大貶。

        先談談縮表。由於2020年疫症開始,美聯儲宣佈無上限QE,兩年中美聯儲購入美國國債增加了大約5萬億,美元市場上流動性泛濫,縮表的方式是將到期債券交回美國財政部,並不是在市場沽出,效果是市場銀根不會抽緊,而財政部由於不需贖回這些到期舊債,所以也可以少發新債,避免抽緊市場銀根,所以全球美元市場的流動性受到影響應該不大,寫到這裡感到QE神奇。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就是因為美元轉強,資金回流美國,而亞洲新興國家泰國,印尼,馬來西亞來幣都大跌,而當地金融機構及商界負債都是以美元計算,引發金融危機,導致上述三國甚至南韓損失慘重。這一次亞洲各國儲備充足,有了97年的經驗,應該不會出現危機。香港外匯儲備巨大,不怕衝擊,但港幣跟着美元轉強,對經濟是不利的。

        再看加息,美國經濟底子不好,政府做QE,湧出大量銀紙,股市好是虛火上升。這次由於疫症,由於俄烏戰孚引發大宗商品,特別是原油價大漲,引發通脹,必需加息,加以遏止,所以肯定嚴重影響經濟,所謂軟着陸,即通脹受控,經濟仍有增長,可能難以實現。GDP會下降,股市會下降,樓價會下降,投資者做好壞的準備才是對的,增加公用股及一些穩定收入的公司的股票,增加現金應是正道,現在千萬不要去火中取栗,投資者先要在逆境保持不輸或少輸,才有機會在順景時有子彈投資。

雜談

        「對中國經濟的擔憂」

        國務院在年初就已經指出中國經濟在今年面臨嚴峻的經濟下行的風險。

        去年初,打擊教輔行業一夜之間整個行業接近清零,幾千億的資本消失,失業人數估計十萬,這還是小事。

        接着是整頓房地產,劃出三條紅線,踩着紅線的企業拿不到銀行信貸,企業發新債還舊債也遲遲不批,地產公司預售樓的款項也凍結,結果製造出一個發展商財困債務違約的風潮,相關的影響正在擴大,地產商沒資金,地方政府土地拍賣沒有買家,地方財政緊張,公務員跟教師這一類本是鐵飯碗的工作,很多地方降獎金,福利,佔這些人收入比例很大。群眾的購房能力削弱了,今年第一季雖已放鬆按揭,放鬆限購,但樓宇銷售對比再跌近50%,房地產業的困境並沒有解決,不知多少相關工作停下來,相關人員失業?

        接着又是「反壟斷」,「監控網絡」,網絡巨企市值跌去60%甚至更多,幾萬億資本消失了,網絡公司開始裁員。今年Omicron開始流入中國,西安封城,上海也封城,各地方領導害怕病毒傳入當地,都在高速公路上設置關卡,不讓外來車輛人員進入,全國物流形成阻塞,經濟損失難以估量。出於種種原因外資正在低調地快速離開中國,這就是A股跟港股在世界股市包尾的原因。

        失業增加,收入下降,工廠停工,經濟收縮,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如果沒有有力措施提升市場的信心,情形可能繼續壞下去,情形令人擔心。

雜談

        這次中央政治局會議召開前,市場上一片樂觀情緒,認為促經濟是主題,防疫政策可能有調整,要積極回應外資訴求,放寬平台管控,結果卻令人困惑,防疫依舊是動態清零政策,絕不動搖,對外資及平台經濟明確的提出是加強監控。

        所謂監控也沒有法律條文界定多大範圍?如何進行?市場疑慮沒有消除,反而更添疑慮。

        國家資本不用討論了,國家想怎麼用就怎麼用,私人資本跟外資就不同,如果它們都是守法經營,國家能去管嗎?如果它們經營中有違法行為,現在法律都已有規範,所謂監管是什麼意思呢?

        如果工廠在中國,市場在中國,這些資本大約暫時不會走。如果工廠在中國,市場在外國,這些資本很可能要離開中國,去一個對資本更友善的地方經營。至於新的資本,如果是外資,大概不會投回中國,政府要管又不知如何管法,在外商眼中風險太大。

        至於中國擁有資本的人,也會擔心他們資本的安全性,政府政策越嚴厲,這些人走資的欲望也越急切。

        改革開放,引進外資起了重大作用,如果經濟體中資本的投資意欲下降,經濟就會收縮。

雜談

中央有重要的政策宣示,上圖是信報的報導

雜談

        「俄烏局勢」

        網上各種消息都有,甚至有澤連斯基宣佈投降,普京宣佈投降的消息,當然都是假消息。

        作為一個旁觀者,可以冷靜看到俄羅斯不但不能獲勝,且正在戰場上失利。它從北部烏克蘭撤退,軍隊顯然受損很嚴重,整編以後又在頓巴斯展開全面進攻,但顯然進展很慢。

        而烏軍獲得各西方國家武器,最近更有重型武器,顯然也在整編訓練,由於武器較先進,情報掌握全面,烏軍可能漸佔上風。如在烏軍接受到新的重備及訓練完成之前俄軍沒有突破性進展,最後可能會捱打。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接見外媒採訪時,又發出了核武器威脅,也說明在常規戰場上俄羅斯形勢不樂觀。

        美國國務卿跟國防部長訪問了基輔,當然是給烏軍提振士氣,又承諾更大力的軍備援助。

        但布林肯也講了一句:「如果俄烏以烏克蘭保持中立,不加入北約作為條件,美國予以尊重。」表明美國立場也不是非要這場戰爭打下去,領土問題布林肯不能插嘴,那是烏完克蘭主權問題了。

        俄羅斯的意圖似乎是要拿下整個烏東,盧甘斯克,頓涅茨,還要拿下馬里烏波爾,赫爾松直到敖德薩,所以戰爭可能拖延。

        戰爭打下去損傷最大是烏克蘭,畢竟是在烏克蘭領土上,而俄羅斯也損失嚴重。

        而俄烏一開打,也界能源供應大亂,價格大幅上漲,西歐經濟嚴重受損。

        美國表明了態度,也不想逼俄羅斯到無退路,端上核武器,現在要看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政治領導人拿出政治智慧,談成停火。

        頓涅茨之戰,看來至少有兩個月才能看出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