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對俄經濟制裁有效嗎?」

        經濟制裁是美國經常用的手段,但從結果看都成效不大。美國制裁北韓,北韓發展核武和遠程火箭的努力沒有停過,制裁伊朗,伊朗也生存得好好的。2014年開始制裁俄羅斯,影響非常輕微,這次俄烏戰爭爆發,有美國智庫人士指出切斷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出口,俄國經濟就會崩潰,沒錢打仗了,當然釜底抽薪,理論上正確,但實際上很難做到。

        現在最大一頭是在西歐,特別是德國,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達40-55%,天然氣價格近一年漲了5倍,德國經濟已受重創,俄羅斯沒有切斷現在天然氣管供氣,但要求用盧布支付,一些歐洲國家在壓力下同意了,德國仍未同意,但實在不能沒有俄羅斯天然氣供應。美國的天然氣要液化,建液化氣船運送,歐洲要建接收的設施都不是很快能完成的,而且價格非常昂貴。

        德國也有出路,就是繼續保留煤發電及核電,但綠色能源在歐洲有重大政治影響力,德國現在是社民黨跟綠黨聯合執政的,要綠黨放棄環保政策,支持煤電核電,那他們存在的價值都沒有了,所以成了一個難解的政治問題。

        印度是祇要俄羅斯油便宜它就會買,不理會西方制裁,俄羅斯輸向中國新天然管已經開通,中國的需求是如此大,多多益善。

        所以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是打不死俄羅斯的,俄羅斯發動了侵烏戰爭,現在發現烏克蘭不是好啃的骨頭,俄羅斯的偵察衛星,導航系統,無線通訊系統似乎全都出了問題,烏克蘭有西方智能武器,有西方情報支援,戰場上俄羅斯似乎漸落下風,頓巴茨決戰也一樣,俄羅斯推進緩慢,而西方援助的重武器很快就會到烏軍手中,所謂頓巴茨決戰也可能俄羅斯失利,沒有可能烏軍攻入俄羅斯吧?最後總要有個第三者撮合雙方和談。

        美國可能希望普京體制垮台,國內生亂,中國可能希望保住普京體制,俄羅斯最終倒向中國,未來的事難料了。

6 responses to “雜談

  1. 操縱美國政府的寡頭壟斷資本、軍工集團能否成功完成這樣前所未有的全球霸業呢?關鍵是俄羅斯、中國乃至其他國家會否被美國分而治之,逐個擊破,其中也包括瘋狂自殺的歐盟、日本,也關鍵在於美國歐洲、中俄各國的人民會否甘受美國寡頭資本的奴役。二次大戰是反法西斯戰爭,今天則是反美國霸權戰爭。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坦言集:反美戰爭
    https://orientaldaily.on.cc/content/%E8%A6%81%E8%81%9E%E6%B8%AF%E8%81%9E/odn-20220423-0423_00184_001/%E5%9D%A6%E8%A8%80%E9%9B%86%EF%BC%9A%E5%8F%8D%E7%BE%8E%E6%88%B0%E7%88%AD

  2. Chan Man Zee
    《西人大拼演技》 轉載文章

    ……
    ……
    這裡稍微要介紹一下:大帝這人,其實也挺會演的。
      他之前的人設,向來是俄羅斯的沙皇那種,居高臨下,充滿威嚴,所以很能吸引人。
      至於硬漢形象,純粹是國內一些人的錯覺。
      但大帝畢竟不是專業的,所以這次戰爭一起,就有點不那麼如澤連斯基。
      今天他也來了一場,現場有視頻。
      他在克裡姆林宮召見國防部部長紹伊古。
      紹伊古向他彙報準備怎麼進攻亞速鋼鐵廠的事。 其實這種事,一般來說,屬於軍事機密,不大對著鏡頭直接講的。
      能對著鏡頭直接講,那至少是雙方已經有了心靈默契。
      我之前說過:馬里烏波爾這城市很難打,因為它就是為戰爭而設計的,其中最難打的,就是這個亞速鋼鐵廠,它地底下有好幾十公里的地道,能扛核打擊。
      一般的炮彈,甚至鑽地彈之類的,打這種地方,效果不大好。
      最後的烏克蘭守軍,大約2000多人,就全躲進地道里去了。
      紹伊古跟普京彙報說:他準備派部隊,進地道強攻。
      在視頻里,普京是這麼說的:
      “我認為針對工業區(亞速鋼鐵廠)的打擊是不恰當的,我命令你取消! 我們必須考慮保全我們士兵和軍官的生命。 ”
      他還說:俄軍士兵的生命很珍貴,沒有必要爬進這些地下墓穴,並在亞速鋼鐵廠地下爬行。
      之後,他下令:將亞速鋼鐵廠封鎖,為的是“不讓蒼蠅亂飛”。
      有沒有感受到那份威嚴?
      現在瞭解到的情況是:地道里其實沒多少糧食。
      這就意味著這些烏克蘭的守軍要麼餓得不行,自己從地道里鑽出來,但普京已經下令封鎖鋼鐵廠,鑽出來幾乎死路一條;不鑽出來呢,其實也是死路一條,等於在裡面活活餓死嘛!
      這個視頻,顯然是刻意放出的,想要說明什麼?
      我之前說過,烏克蘭這國家的城鎮,在二戰時幾乎全毀,所以很多城鎮是按照巷戰標準建設的,很難打。
      近段時間,俄羅斯正在烏克蘭東部集結重兵,想要以20餘萬兵力,消滅烏克蘭東部10多萬人的重兵集團,這股兵力被殲滅,烏克蘭就再無能徵善戰的部隊了。
      但這些烏克蘭部隊在東部經營多年,構築了堅固的工事,其中不少是地下工事,俄軍真要想打下,其實並不容易。
      在這關鍵時刻,放出這個視頻,其實就是對烏克蘭東部重兵集團的一個嚴重警告:要麼投降,要麼像亞速鋼鐵廠這些鑽入地道的守軍一樣,以慘不堪言的死法投胎。
      好了,聊到這裡,按照老規矩,要來個總結了。
      大致來說,是這麼幾句話:
      第一句話是:這個世界啊,正在變得越來越分裂。
      這從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就可以看出來,這種會議么,其實挺專業的,就是談經濟政策,談協調,現在世界經濟問題一大堆,但大家都放著正事不幹,去玩表演藝術。 連媒體也不關心會議能解決什麼現實問題,反而關心誰會上表現怎麼樣,就太可怕了。
      第二句話說:這個世界,正在變得越來越可怕。
      這種分裂意味著什麼? 首先當然是經濟上的不協作,是貧困,還意味著饑荒、戰爭等一大堆的事。 幾個月前,誰能想到,在歐洲的東部,會發生這麼大規模一場戰爭,會有數十萬人被殲滅,城市和家園化為廢墟,很多人會戰死荒野?
      更可怕的,還是亞速鋼鐵廠的地道被封鎖后,在那暗無天日的地道里,那沒什麼糧食儲備的2000多人中間,會發生什麼慘事? 這種事,細思極恐啊。
      第三句話:我已經說過很多遍,過去的那個世界,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甚至我們很多現在抱怨的東西,過段時間,說不定會覺得:那些東西算什麼呀! 真是太幼稚了!
      這些“演出”的背後,不是可笑,而是恐怖。
      世界正在露出它最殘酷和猙獰的一幕!
      珍惜當下吧!

  3. C觀點文章
    施永青 – 歐洲無法長期制裁俄羅斯

    烏克蘭戰爭爆發得很突然,大部分歐洲國家事前都沒有心理準備,更談不上有甚麼實質上的準備。然而,為了政治上的理由,他們必須跟隨美國一齊制裁俄羅斯,不讓俄羅斯用SWIFT系統作貿易上的結算。這當然會對俄羅斯造成傷害,但同時亦害苦了歐洲。

    歐洲太依賴俄羅斯進口能源
    原因是大部分歐洲國家在能源上都相當依賴俄羅斯,若果不能從俄羅斯進口能源,就只能在市場上找新的供應商,令市場上的需求驟增,價格飛漲。市場的原有入口國家多少還可以依賴一些舊合約在價格上的保障,但歐洲國家就只能簽新合約,接受新價錢。

    結果,他們沒法一下子截斷從俄羅斯的能源入口,只好偷偷地與俄羅斯作交易。只是美國叫停SWIFT系統後,俄羅斯不肯再收歐元與美元等國際市場上常用的貨幣,因為收了也沒法透過SWIFT系統買其他國家的產品。那就逼使俄羅斯非退回原始的以物易物手段不可。

    具體的做法是:俄羅斯要求歐洲國家用盧布(俄羅斯自己的貨幣)來買俄羅斯的能源產品(其他產品也一樣)。歐洲向來沒有儲備盧布,唯有賣俄羅斯需要的產品給俄羅斯,以換取盧布去買俄羅斯的能源。結果等同破壞了向俄羅斯的禁運。

    俄羅斯這一招,令盧布的需求大增,盧布的匯價迅速收復俄羅斯與烏克蘭開戰後的跌幅,而俄羅斯亦可以輕易從歐洲買到他們需要的商品,令國內的物價得以穩定下來。

    美國金融制裁非萬能
    經此一役,美國應開始明白,金融手段並非萬能,尤其是打起仗來,不能不顧實體經濟。歐洲國家面對實際的能源短缺,如果美國沒法替他們解決實際問題,就只能接受歐洲沒法在金融制裁上鎖死俄羅斯。

    現在,歐洲國家為了急於賺盧布去買俄羅斯的天然氣。只好積極去替俄羅斯搜集俄羅斯需要的商品賣給俄羅斯,成了制裁俄羅斯的積極破壞者。而美國亦不敢對這種破壞的行為予以長臂管理,難道美國可以把這麼多的歐洲國家都一併制裁?

    現實是禁止俄羅斯使用SWIFT系統後,國際油價急升,歐洲國家的生產成本大漲,經濟可能會因而進入衰退,民間的不滿情緒已愈來愈高,反對黨都蠢蠢欲動,想藉此推動權力更替。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也不敢向盟友過度施壓,以免逼使盟友「退群」。

    俄羅斯的經濟體系其實比中國小得多,僅是中國的10%,連一個廣東省也比不上,已能令SWIFT的制裁無所施其技。往後,美國若想利用SWIFT系統向中國施壓時,一定會更加審慎。因為此舉只會破壞美國自己建立起來的,對美國極為有利的金融體制。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貿易國,如果不能用SWIFT系統,等同叫SWIFT系統自廢武功。

  4. 強詞有理:歐洲沒落
    法國總統選舉塵埃落定,馬克龍擊敗極右翼候選人瑪琳勒龐而成功連任,歐洲媒體說「歐盟放下心頭大石」。其實放下心頭大石的不只歐盟,北約尤其是美國同樣如釋重負。瑪琳勒龐多次表示,若她贏得大選,將倣效戴高樂時期的做法,退出北約軍事指揮體系。可惜這個願望隨着其敗選而幻滅,歐盟和北約避過再度分裂的命運。

    當年戴高樂認為美蘇對抗,歐洲被裹挾在內是不明智的,一旦爆發戰爭,法國等歐洲國家必將首當其衝,所以他毅然帶領法國退出北約,致力於建立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不願再做美國的傀儡。如今的事實證明,戴高樂確有先見之明,美俄對抗終於引發俄烏戰爭,法國等歐洲國家果然首當其衝,統統成為輸家。

    歐洲最大問題是無法獨立自主,始終受制於美國。而美國控制歐洲從來都是出於自私自利,一是防止它超越自己,二是把它當槍使。對此,瑪琳勒龐倒是看得很清楚,她指美國只是想樹立敵人,好讓「盟友們都團結在它的統治之下」,可謂一語中的。奈何歐洲主流社會早已被美國洗腦,根本聽不進另類聲音。特別是俄烏戰爭爆發後,歐洲被美國進一步綁架,更是身不由己。
    當然,馬克龍對美國操控下的北約並不是沒有異議,他曾直指「北約已經腦死亡」,建議組建「歐洲軍」,擺脫美國控制的意圖顯而易見。可惜說易行難,美國不肯鬆口,歐洲軍便只能止於紙上談兵。難怪「黃背心」們批評馬克龍政府窩囊無能,法國長期受到美英「盎格魯撒克遜」聯盟歧視,甚至被美英合謀搶走澳洲的巨額潛艇訂單,卻只能逆來順受,充其量發幾句牢騷。現在更被美國綁上對抗俄羅斯的戰車,完全沒有自主性和發言權,明知前面是火坑,也要被迫往裏跳。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歐洲政客一代不如一代,意味着整個歐洲日益沒落。法國現任總統馬克龍固然無法和戴高樂相提並論,德國現任總理紹爾茨的政治智慧也明顯不如其前任默克爾,兩個歐盟大國尚且如此不堪,其他小國更是可想而知,他們跟隨美國指揮棒起舞,也就不足為奇。或者只有等到哪一天,法國或德國再次出現敢於對美國說不的政治家,歐洲才有可能實現真正的獨立自主。瑪琳勒龐無疑敢對美國說不,可惜她被標籤為極右民族主義者,始終難登大雅之堂。
    評論員 陳競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