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中國富強之路」

        閒來無事,回看自己寫的Blog。2015年我寫了十幾篇談中國富強之路 (打開我Blog左方有索引,點擊中國富強之路,就可以看到),六年過去了,當年的許多看法正在變成現實,其中多篇我特別讚揚了朱熔基,他當總理的時候將省級以下的大批國企私有化,其中很多家以前長年虧本的公司,現在發展成了大規模的跨國公司。朱又賦與農民土地租賃權,而且租賃權可繼承,可轉讓,釋放了大量財富,也造就了今天的集約化農業,農業現代化了,許許多多人富起來了,城市的國有房屋也給予使用者租賃權,租賃權可以有價轉讓,活化了大量財富。朱熔基的年代更開始了高速公路,電訊網絡等全國性的基礎設施建設,為今天的現代化打下基礎。

        今後的「開放」還應該是改造國企,滲入私人成份,檢視在香港上市的那麼多大陸企業,經營成功,充滿活力的都是私企,國營企業一方面是體制綁手綁腳,主持人難有作為。另一方面從上到下,大家都啃國家,靠着壟斷地位吃飯,依然效率低下。

11 responses to “雜談

  1. 朱熔基是我最尊敬的國家領導人之一。給我印象是能力高,十分清廉 ,又不戀棧權力。

  2. 可惜香港一部份新生代不愛讀中國近代史,無根無身份認同。無國民教育,無讀中史所致。獨立思考下、才能看到西方的虛偽及雙重標準。
    中國和西方亦有清官,同時有貪污。人性不變。
    中西交流互惠兩代相依才是皇道。

  3. 好文章,必須詳細閱讀。

    1. 這樣的美國,除非中國自我毀滅,或被它毀滅,憑中國人上下一心的勤奮努力,必然會超越美國,也必然會被美國視作生死大仇人,不斷進行各種各樣的攻擊。攻擊中國,自必然尋找中國最薄弱的環節,香港便是美國攻擊中國的最佳入手處,此所以有2019年的顏色革命。若非中央出手,香港早已全面淪陷,沒有硝煙的戰爭已蔓延至內地了。

    2. 美國攻擊是絕對的威脅,香港政府與社會喜歡與否都不可能避免。不可避免便要積極備戰對抗,備戰便不可能是甚麼美國倡議的金融創新,而是要重新設計制度與政策的防禦,更要在美國體制之外另尋出路,以攻作守。

    坦言集:香港要備戰

    我在本欄不斷強調香港要備戰,當然備的不是熱戰,而是冷戰。理由是美國亡我之心不死,中美之爭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爭,也不是甚麼意識形態之爭。這些因素都包含在內,但不是主要。最主要的是美國要維持其全球霸權的地位,不容中國挑戰,而且不僅不能挑戰,中國也不能比美國有更好的發展,超越美國。重心便是美國優先,即使美國不努力,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不能因努力而超越美國。

    這樣的立場,一是否定競爭,只能讓美國以不公平的競爭或者不作競爭而壓倒對它有任何競爭的對手。二是否定市場,一切唯美國利益、美國旨意為尚。除了美國,任何國家都沒有發言權,也不能反對,不能容許公平的市場在起調節分配作用。美國的霸權便是天賦神授,不需道理,就如猶太教的部落信仰,一切都是上帝賜給猶太人的,不需解釋,不能反對反抗。這樣的政治思維、立場、政策,與極端的恐怖主義哪有分別?差異只是信奉的神名稱不同,可誰能證明實際不是出自同一個人造的神祇呢?

    這樣的美國,除非中國自我毀滅,或被它毀滅,憑中國人上下一心的勤奮努力,必然會超越美國,也必然會被美國視作生死大仇人,不斷進行各種各樣的攻擊。攻擊中國,自必然尋找中國最薄弱的環節,香港便是美國攻擊中國的最佳入手處,此所以有2019年的顏色革命。若非中央出手,香港早已全面淪陷,沒有硝煙的戰爭已蔓延至內地了。香港成為中國抗美的最前線,不可能事事要中央出手防禦,香港便應在中央支持、督促下備戰,以應對美國不停的騷擾、制裁和最終還會來臨的終極一戰。

    美國拜登的對華政策正沿着特朗普的方向發展,對企業和個人制裁只是小事,現在更是要美國企業在香港撤退。或許這需要一段時間,美國企業唯利是圖,未必即時乖乖聽話,但撤資相信只是為了清空戰場,以準備更大的金融攻擊來打垮香港,與中國決戰。

    美國攻擊是絕對的威脅,香港政府與社會喜歡與否都不可能避免。不可避免便要積極備戰對抗,備戰便不可能是甚麼美國倡議的金融創新,而是要重新設計制度與政策的防禦,更要在美國體制之外另尋出路,以攻作守。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4. 他說有道理, 中國不能只是一味退守, 必須準備付出巨大代價來解決台灣問題。

    坦言集:台灣回歸

    美國對付中國和俄羅斯是不停地找機會衝擊它們的底線。美國並不是想打熱戰,而是以此配合其他金融經濟輿論的攻勢,製造出新冷戰的氣氛來壓迫中俄,也對內外顯示其軍事與政治力量。拜登政府的戰略是出擊,但不是特朗普的胡鬧盲動。拜登的假設是中俄兩國只會是艱難回應美國的出招,不懂反守為攻。主動權在美國。美國的挑釁可以層出不窮,即使制裁弄不垮中俄,這樣的不停挑釁卻可顯示美國的強勢。在國際上佔盡主動的優勢,逼壓中俄以外的國家來服從美國霸權,與中俄為敵,也以此製造對中俄內部的壓力,挑撥中俄內部的矛盾。

    這或許是美國的一廂情願。但中俄退守,即使俄羅斯較為進取地與美抗衡,可是獨力難支。美國便可乘勢欺壓其他不服從的國家,最近對付古巴便是一例。美國壓制住中俄,在其他地區便可重整霸權,其後可利用其他國家的資源反過來對付中俄,也便無後顧之憂。應對美國這樣的戰略,俄羅斯已開始強力對抗,只是力量有限,或許這應是中國認真地與俄配合,轉守為攻的時候了。
    轉守為攻最厲害的一招應是統一台灣,直接行動並公開步驟。借美國的挑釁作為藉口,首先定下美國在台灣撤退的日期,民進黨政府清理台獨勢力的要求,最後由北京政府定下台獨的標準,以此逼迫民進黨政府。若美國與民進黨政府不依從,便把統一的步驟逐一推動,先圍後攻,公告天下,也讓台灣民眾知所迴避。

    北京要言出必行,不許美國與台灣有幻想。美國或可訴諸國際壓力,但俄羅斯守住聯合國安理會,中國可以國家內政理由抗拒,制裁中國的能力不可能大。中國在大疫之後亦已有所準備,美國不敢出兵,也不可能用航母守台灣海峽,台灣民心亦容易潰散。台獨分子多會逃美,民進黨是無法對抗。美國也早已在戰略上棄守第一島鏈。台灣回歸不僅是完成國家統一大業,也是去掉美國制華的一大部署。美國在台灣棄守,便不能在香港搗亂。整個東亞將會大變,屆時日韓只能與華合作。美國失守台灣,也將在半導體的國際競爭中潰敗,若台積電、聯電等回歸,美國怎樣對抗?內地與台灣半導體產業合體,不僅可協同大發展,更可打壓美日歐。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5. 數臭美國, 也體現中國的優越!

    今日 11:16 時事脈搏 兩岸
    外交部:美窮兵黷武給世界帶來深重災難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在天津與訪華的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會談時表示,美方應該首先解決好自己的人權問題。從歷史看,對土著居民搞種族滅絕;從現實看,消極抗疫造成62萬美國人死亡;從世界看,長期窮兵黷武,用謊言挑起戰爭,給世界帶來深重災難,質疑美國憑什麽以全球民主人權代言人自居。

    謝鋒指出,假使沒有中國共産黨堅強有力的領導,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政治制度,沒有一條適合國情的發展道路,倘若老百姓都被剝奪民主、自由、人權,中國人民怎能釋放出如此巨大的創造力和如此巨大的生産力,中華民族怎麽能在短短的100年間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他又引用西方民調顯示,中國民衆對中國政府的滿意度超過90%,強調這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驚人的,認為美方沒有資格在中方面前指手畫腳談民主人權。

    • Philip Chui
      有把炮才可以强硬,老美睇定呀!

      Kings Leung
      無欲則剛 !

      Jimmy Lim
      係時候要咁做啦!

      學者料中美關係惡化 北京勢更強硬
      2021-07-27 00:00

      https://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2379387/%E6%97%A5%E5%A0%B1-%E4%B8%AD%E5%9C%8B-%E5%AD%B8%E8%80%85%E6%96%99%E4%B8%AD%E7%BE%8E%E9%97%9C%E4%BF%82%E6%83%A1%E5%8C%96-%E5%8C%97%E4%BA%AC%E5%8B%A2%E6%9B%B4%E5%BC%B7%E7%A1%AC

        (星島日報報道)中美官員昨天在天津會晤後,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接受本報訪問時認為,「中美關係較之前相比明顯惡化」,按照目前的狀況,「中美之間任何一個重大的爭端問題,都不可能得到顯著和經久的緩解,更不要說任何一個問題得到解決。」另一名北京學者袁征則認為,中方對美的戰略發生微妙的變化,凡是涉及到核心利益的問題,北京不再隱忍。

        時殷弘表示,三月中美在阿拉斯加會晤,焦點是關於美國干涉中國內政,但近期美國聯合盟國指責與中國有關聯的黑客對微軟發動網絡攻擊,又呼籲世衞組織在中國展開新冠起源次階段調查,「相較四個月前,中美關係的激烈爭端和對抗領域有所擴大。」但他認為,中美雙方都注意防止中美對抗引起更深層次衝突的危機,在情況很糟糕的時候,緩解對抗熱度和烈度,仍然是必要的。

        外界形容今次會談「火藥味濃」,直指中方「火力全開」。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袁征對中通社指出,實際上從阿拉斯加會議後,中方對於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和態度就有了更清醒的認識,看到了美方並沒有改變特朗普時期那種歇斯底里的反華的做法。現在看來,和美國一味的隱忍退讓解決不了問題,立場也變得更為強硬起來。

        中方的這種強硬立場,很可能成為未來與美國外交的一個常態。袁征說,「你愈是謙讓,美國愈會認為你軟弱、虛張聲勢、沒有實力,就會步步緊逼,愈來愈倡狂。我們現在一定要扭轉這種形象,否則其他國家也會效仿美國。」

        對於中美關係前景,袁征認為談不上樂觀,但也沒有那麼悲觀。他指美國人玩的就是一種「誰先眨眼」的遊戲,「仗着自己好像很強大的模樣來嚇唬你,對你進行政治戰甚至軍事攻擊這種心理上的壓逼」,所以有時候,中方要敢於走到危急的邊緣,讓美國人意識到:原來這樣很危險,這個時候,美國人才會來討論一些正兒八經的務實的問題。

  6. 李彤「外交短評」王毅教仔咁教定3條底線。中方成功搶奪話語權,美國死雞撐飯蓋。 21年7月27日

  7. Karmen Lee
    世界充斥著政治與民粹主義,無論世衛或奧運如今淪為政治工具世道如此實是可悲。作為中華民族經過百年苦難奮鬥至今,好不容易找對了路,作為華夏民衆絕不放棄艱辛得來的成果,這過程中受到的種種打壓侮辱我們會一一記著,但並非將此作為憤怒與仇恨的印記,而是把這種種的打壓與侮辱化為迎難而上奮發向上的動力,如今中華人民共和國做到了,這是最好的世代最好的時刻,所有艱難歲月的歷鍊做就了當下的一切,我們永不放棄追求幸福的意志,過好生活過好人生。偉大民族精神展現於每一個平凡百姓身上,華夏民族是善良好學愛和平在血液裏蘊含著堅毅克苦的精髓,我身為中國人倍感自豪。

    逢星期一至五,早上 7:30-8:30am,巴士的報《晨早直播》,充滿養份 認識世界,香港 國際 時事 財經 評論 趣聞 新知。

  8. Philip Chui
    是否冷戰不知,但中國對美國的欺凌逆來順受的日子肯定是過去了。
    Kings Leung
    [如果你越界,将會很快将你趕回界內] ~是的,而且必需 !

    羅奇:中美步入冷戰初期
    https://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2379805/%E6%97%A5%E5%A0%B1-%E6%B8%AF%E8%81%9E-%E7%BE%85%E5%A5%87-%E4%B8%AD%E7%BE%8E%E6%AD%A5%E5%85%A5%E5%86%B7%E6%88%B0%E5%88%9D%E6%9C%9F

  9. Kailim Chung
    王毅在天津會見舍曼時提出三道紅綫,不要改變中國現行政制,不要阻礙中國發展,不要破壞中國領土完整。舍曼即時回應不會跨越两條紅綫;説無意阻礙中國發展,恪守一中政策及不支持台獨;但是仍然不否定美國要推翻中共政權的企圖。

    原來吹嘘了幾十年,説只有實行其自由民主政制的國家才會富有,否則一定貧窮;這個神話早已被中共打破,已經很多年没有在這樣宣揚自由民主政制優點。而今眼看中國一步步發展,勢將崛起成為强國;是近代三四百年第一個憑本國民眾努力工作,以經濟發展作為崛起基礎的强國。反觀包括日本在内的西方强國都是依靠對外侵略、掠奪、剝削、殺戮等暴行,而崛起成為强國;現時所有西方强國都清楚知道將來歷史學者會怎樣評論西方。西方認為:首先是中國富起來是重罪,然後强起來是死罪;這根内心深處的刺,不能明言,中國越接近强國階段刺的越痛。

  10. 世界觀

    坦言集:骨牌效應

    繼阿富汗之後,美國又要從伊拉克撤軍,實際亦是從敍利亞撤出。沒有伊拉克基地的掩護,美國特種部隊在敍利亞難以運作,也不可能繼續在敍利亞偷盜當地開採的石油。反敍政府的叛軍,以至敍境內的庫爾德人勢力便難以維持。這樣的骨牌效應可能衝擊美在科威特、巴林等地的海空軍基地,早在中國在吉布提設海軍後勤基地,已使美國在當地的中東與北非空軍基地受到約制。

    骨牌效應便會是美軍在中東基地大規模地撤銷。一如從阿富汗撤軍倉皇敗走,中東的撤退亦會一樣。土耳其想替代美國,無論在阿富汗與中東都是有野心,卻無軍力財力。以色列亦孤掌難鳴,早晚要與伊朗和談。伊朗新政府不急於與美國談判核協議是看到美國的敗走,看到中東大局變化,待塵埃落定後才討價還價。美軍撤,當然還留下作反的因素。但一如阿富汗只能搗亂,無法逆轉形勢。

    伊朗在這樣形勢下便不用大動干戈。伊朗、伊拉克、敍利亞與黎巴嫩4國合作(還可加上巴勒斯坦)。沒有美軍坐鎮,中東戰事可逐步平復。沙特阿拉伯亦早晚與伊朗解決也門之戰,中東便進入和平重建的階段。俄羅斯以軍力鎮壓任何叛亂,或美式顏色革命,歐盟亦會棄美國而與俄羅斯及中東各國合作,趁美國撤退,重返中東。而中國已與巴基斯坦和塔利班協議重建阿富汗,亦參與敍利亞重建。俄以武力和政治來維護中東的和平重建,中國則以資金、技術力量、工業條件來協助重建。若能這樣,這將是中東在鄂圖曼帝國崩潰、英法殖民之後,出現真正的區域發展,對世界變局,意義巨大。

    美國自必不甘心,可卻無奈。要打仗,一直都打不勝,只是消耗金錢、人力和自身的國際聲譽。在俄羅斯武力介入,俄背後還有中國的財力,美國只能倉皇撤離。美國現時政府外債28萬多億美元,國內通脹上升,利息只會升不能再降,還本還息負擔沉重。美國也不可能再工業化,缺乏投資也缺競爭力。國家與社會負債最佳的希望只是減緩增加,不可能抑減。當全球主要國家致力去美元化,沒有美元支撐,美國難以維持經濟增長。貶值與通脹將是雙重夾攻,不從海外戰場退回來,全國財經崩潰便迫在眉睫。美國不是不想重振霸權,只是力不從心。

    伊朗、俄羅斯也能看透,中國難道不懂嗎?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